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64章 够义气

第1164章 够义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把门板弄出来!”
  
  正堂前,曹佾正在磨刀。
  
  磨刀是个细致的活计,每一个战士都必须要会,而且自己的长刀必须自己打磨,但凡把这活计丢给别人的,多半是扑街货。
  
  长刀要自己磨才能人刀合一啊!
  
  这是沈安的说法,实则是自己打磨长刀的过程,就是熟悉它的过程。人与兵器当然是结合的越深越好。
  
  家仆进去,稍后出来,“郎君,门板铺好了!”
  
  老奴近前道:“郎君,您这精神还好啊……”
  
  老曹家是生病了才需要躺门板,可曹佾现在看着没毛病啊!
  
  曹佾抬头,“晚些估摸着就能用上了。”
  
  正说话间,外面有人敲门。
  
  曹佾拿起长刀,用布擦拭着。
  
  角门打开,来的是王冀。
  
  “国舅……”
  
  王冀一脸兴奋的冲进来,欢喜的道:“皆大欢喜,皆大欢喜啊!”
  
  “怎么了?”曹佾杵刀起身,看着颇有气势。
  
  王冀笑道:“官家责罚了沈安,让他去金明池凿冰,一百块,一块都不能少。”
  
  他见曹佾发楞,就解释道:“那些人本来想去堵皇城,后来听到消息就回去了,国舅,您这是……”
  
  王冀指着长刀,有些诧异,“您不会是想去和他们厮杀吧?”
  
  曹佾淡淡的道:“为何不可?”
  
  王冀差点就跪了,“您这个……话说您支持他就够了,为了他还得去拼杀,值吗?”
  
  什么叫做上等人?
  
  上等人做事大多会考虑收益,做事之前会把此事的收益和损失对比一下,看看值当不。
  
  曹佾就是上等人,所以王冀觉得这厮大抵就是疯了。
  
  曹佾把长刀归鞘,说道:“当年曹家无人问津,安北却毫不嫌弃。某知道锦上添花者多,在大姐进宫之前,曹家不差这些人的锦上添花。可后来呢?后来曹家败了……只能蛰伏,那时候谁是曹家的朋友?”
  
  曹佾的眼中有些泪光在闪烁着,“是安北,只有他不管那些忌讳,和某交好……你可知道那是什么吗?”
  
  王冀低头,“是雪中送炭。”
  
  “是啊!他能雪中送炭,某难道就不能为他出个手?”
  
  王冀点头,然后说道:“一百块冰,怕是他的手要冻掉哦!”
  
  ……
  
  沈安要倒霉了。
  
  某家酒楼里,大清早就被人包了下来,一群权贵在里面喝酒。
  
  “一百块冰……谁知道怎么凿冰?”
  
  “找人来问话!”
  
  稍后几个男子被带了进来,看着手都是红肿着,还有些发黑,脸色苍白。
  
  一个权贵举着酒杯,用左手掩着鼻下,厌恶的道:“说说,一个人凿冰一百块会如何?”
  
  “贵人,手脚会被冻僵。”
  
  这几个男子就是专门凿冰的,不过他们是给私人干活。
  
  “只是手脚被冻僵吗?”
  
  那个权贵觉得手也挡不住几个男子身上难闻的气味,他喝了一口酒,然后问道:“一百块冰弄下来,手可会……就如某这般的人,手可会变成你等这样?”
  
  一个男子举起自己的手,说道:“贵人您是说笑呢。”。他觉得这些权贵哪里可能会去凿冰。
  
  那权贵冷冷的道:“说话,否则某让你生死两难。”
  
  男子打个寒颤,说道:“能。”
  
  尼玛,就你们这么身娇体贵的人去凿冰,不把你们的手脚冻掉才见鬼了。
  
  那权贵闻言就笑道:“好事,让他变成苦力,手脚冻僵,看他以后可还能在汴梁得意。哈哈哈哈!”
  
  “去,叫人去金明池边上盯着,去打探,若是看到有人帮忙,就马上来报。”
  
  权贵们欢喜的举杯相庆,那几个凿冰的男子出去后低声道:“他们说的是谁?”
  
  “好像是沈县公。”
  
  “呸!”一个男子回身冲着酒楼呸了一声,说道:“沈县公可是咱大宋的名将,就他们这群吃饱撑的畜生,也配让他老人家冻僵?”
  
  “不是,沈县公被官家责罚,去了金明池凿冰,说是要一百块呢!”
  
  “啊!”
  
  ……
  
  “哥哥要去金明池操练,不要吓到你嫂子。”
  
  沈安很是轻松的出发了。
  
  而陈忠珩则是有些惨,大清早就扛着凿冰的工具,一个人孤零零的骑马去金明池。
  
  “一百块啊!”
  
  他昨夜就打听过了,一百块冰凿下来,这人会被冻的发僵。
  
  太苦了啊!
  
  他一直到了金明池的外围才遇到了沈安。
  
  “你怎么来了?”
  
  从昨夜开始,陈忠珩就卸任了,所以消息不灵通。
  
  沈安没带工具,很是轻松的道:“官家罚某凿冰一百块,你这是……”
  
  陈忠珩苦着脸道:“某也是啊!”
  
  一对难兄难弟面面相觑,陈忠珩问道:“你的工具呢?没工具难道你想用手刨?”
  
  “某不急。”
  
  沈安很是淡定的道:“某先歇息几日,老陈你也别急,跟着某歇歇。”
  
  “你还歇啊!”陈忠珩苦笑道:“你能歇,某却不能。若是被官家知晓某在金明池偷懒,回头某定然会被丢到琼州去。”
  
  等进了金明池之后,水军的人很是恭谨的安排了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