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59章 汴梁骇然

第1159章 汴梁骇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159章汴梁骇然
  
  皇城司很出名,那是在朝臣之中。朝臣们担心自己某些见不得人的事儿被皇城司的人知道了,然后报给官家。
  
  皇城司不怎么出名,那是在百姓的眼中。
  
  在百姓的眼中,皇城司就是个存在感不怎么强的衙门。当然,大伙儿都知道皇城司里的密谍多,可密谍不会浪费精力对付老百姓,那个耗费比不高。
  
  所以当看到皇城司的人乌压压的一片出了皇城司,外面摆摊的小贩都有些吃惊。
  
  “好多人!”
  
  “前面的是谁?怎么……是大王?”
  
  “是大王,大王还提着刀。”
  
  “天呐!这是要去杀人吗?”
  
  “应该是!”
  
  “张八年怎么没来?”
  
  “皇子在,张八年算个屁!”
  
  “也是啊!张八年若是在,皇城司的人听谁的?”
  
  “……”
  
  皇子要杀人了。
  
  这个消息飞快的传了出去,比赵顼的脚程都快。
  
  “皇子带着皇城司的人出来了?”
  
  杨锦成刚吃了午饭,正在剔牙。
  
  剔牙不雅观,贵族剔牙自然是要讲究些,杨锦成就用手帕遮住了嘴。
  
  “是,皇子带着皇城司的人,杀气腾腾的出来了。”
  
  仆役抬头看了他一眼,“好像是往咱们这边来了。”
  
  “噗!”
  
  杨锦成吐出一丝肉渣,淡淡的道:“汴梁城大了去,他顺着御街走就是来咱们家?蠢货!”
  
  仆役低头,“是,小人愚蠢。”
  
  “再去看看,看看是谁家倒霉了。”
  
  杨锦成打个哈欠,然后喝了一口茶漱口。
  
  吃完午饭眯一会儿,那滋味是相当的好。
  
  不过管事不知趣,带着账簿来了。
  
  “郎君,今年咱们家的收益怕是会比去年低一些。”
  
  “为何?”
  
  “咱们家的布庄生意被沈安的暗香抢了不少。”
  
  管事见他眯眼,就说道:“他们的价钱咱们不是不能卖,只是卖了就没好处……他这是以本伤人呢!”
  
  “那个畜生!”杨锦成的眼中多了恨色,“他的布庄一开,某就知道今年的日子要难过了……”
  
  管事苦笑道:“可不是吗,咱们家的开支几乎都是定了的,每年的收益恰好能抵消了,若是收益减少,那就是亏空……哎!”
  
  杨锦成冷笑道:“他这是在挖某的根,既然如此,那某泄露些消息出去……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又如何?十年后的宰辅……三十出头的宰辅,可笑,至为可笑!”
  
  管事是他的心腹,这些事都是他一手安排的,所以闻言就笑道:“那沈安估摸着还不知道是谁传了这些话,若是他知道是郎君,定然会后悔。”
  
  “他后悔有屁用!”杨锦成粗俗的道:“他就是咱们的对头,此次弄他一下,让他知道有的话不能说,有的事……做不得!”
  
  “不过官家和宰辅们去了那家学堂一趟,沈安竟然就过关了,这个要去打听打听,看看是为何。”
  
  杨锦成觉得倦了,就摆摆手。
  
  管事出去后,杨锦成就趴在桌子上打盹。
  
  而在杨家的大门外,站着乌压压的一片人。
  
  一群密谍都在看着赵顼。
  
  张八年不在,这是让皇子立威的意思。
  
  可怎么动手?
  
  没人敢指挥。
  
  赵顼站在大门外,伸出双手指着左右:“围住杨家。”
  
  一批密谍顺着左右散了过去,稍后有人禀告:“大王,已经就绪。”
  
  赵顼看着大门,拔出长刀,“动手!”
  
  有人上前去敲门。
  
  “谁啊?”
  
  门子的声音听着有些不耐烦。
  
  “军巡铺的,刚才小人看到有贼人进了你家。”
  
  角门缓缓打开,门子探头出来,不耐烦的道:“小贼长什么……呃!”
  
  一把长刀搁在他的脖子上,密谍问道:“杨锦成何在?”
  
  门子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一群人,个个都佩刀,张嘴就想叫喊。手持长刀的密谍阴测测的道:“想死吗?”
  
  “皇城司!”
  
  一个牌子亮了出来,门子腿一软,靠在门边喘息着。
  
  他茫然看着这些人,当看到赵顼时,不禁惊呼道:“大王!”
  
  这是拖延时辰吗?
  
  赵顼毫不犹豫的道:“冲进去!”
  
  许多时候你需要立即决断,晚了一瞬就是一生。
  
  门子挨了一刀背,当即就晕了过去,皇城司的人冲进杨家,然后如同黑蚁般向着各处涌去。
  
  “你们是谁?”
  
  一声惊呼传来,接着有人喊道:“有贼进家了。”
  
  一个仆役一边跑一边叫喊,前面皇城司密谍手中的牌子成了摆设,被无视了。
  
  这便是豪奴,早就被主家喂饱了,荣辱与共。
  
  有人回头看着赵顼,“大王……”
  
  怎么办?
  
  “放箭!”
  
  赵顼的策略很简单,当即有箭手放箭,前方的仆役中箭倒地,赵顼说道:“但凡反抗者,杀了。”
  
  有人高喊道:“大王有令,但凡有反抗者,杀了!”
  
  于是各处都传来了厮杀的声音。
  
  一队豪奴拎着长刀冲出来,有人狞笑道:“冒充大王,杀了他们!”
  
  大宋多年未曾有过这等抄家的事儿发生了,而且还说什么皇子领队,谁会信?
  
  赵顼站在那里,冷冷的道:“弃刀跪地。”
  
  “是大王,真是大王!”
  
  赵顼经常出宫,见过他的人不少。
  
  瞬间那些豪奴就呆滞了。
  
  皇子出马,这事儿……不得了了啊!
  
  大宋皇子出阁之后,也只有听政的资格,具体事务很少参与。
  
  可今日赵顼却提着长刀,杀气腾腾的出现了。
  
  这打破了大宋皇子的惯例,也惊住了杨家人。
  
  “大王饶命……”
  
  皇子亲临就代表着什么?杨锦成多半是犯下了大事。
  
  这等时候谁愿为他搏命?
  
  赵顼在看着。
  
  权贵们靠什么支撑自家的荣华富贵?
  
  靠的是权势,靠的是人!
  
  在认出他的身份之后,有大半人当即弃刀跪地,剩下的六人目露凶光,为首的大汉仰天长啸,随后喊道:“郎君保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