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32章 翻车现场,甲骨文

第1132章 翻车现场,甲骨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再次来到沈家,唐仁倍感亲切,连冲着自己龇牙的花花都觉得是那么的眉清目秀。
  
  “你瘦了。”
  
  沈安很是感慨,当初唐仁去西南时,他也担心会弄巧成拙,没想到竟然成了。
  
  这人是福将啊!
  
  唐仁含泪道:“一别经年,沈县公看着器宇轩昂,英伟不凡,一举一动让下官倍感亲切……下官在西南朝思暮想,就想着早日归来聆听待诏的教诲,今日得偿所愿,下官……”
  
  你这个……用词不当啊!
  
  什么朝思暮想,哥只喜欢女人。
  
  唐仁情绪很激动,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小刀比划道:“下官真想划自己一刀,看看是不是做梦……”
  
  黄达在侧面看到了唐仁的言行,低声摇头道:“果然厉害。”
  
  和他的认皇作父相比,唐仁的感情更真挚,更自然,发乎于情,感觉很是流畅。
  
  黄义低声道:“爹爹,他不会割吧?”
  
  蠢货!
  
  黄达低声道:“谁会那么傻,做样子罢了。”
  
  唐仁也是这般想的,所以他挥动着小刀,只是想表达自己的心情。
  
  当年刘邦建国,那些臣子在宫中玩高兴了,就拔剑砍柱子,很是嗨皮。
  
  所以唐仁的举动在这个时代不算什么。
  
  但!
  
  就在唐仁用力挥刀时,短刀突然从刀柄那里脱落。
  
  脱落没啥,关键是他挥刀太用力了些,惯性有些大,于是短刀一下就飞了出去。
  
  咻!
  
  噗!
  
  唐仁低头看着插在自己左手手心里的短刀,抬头笑道:“下官真是想念沈县公……”
  
  “陈洛!”
  
  沈安感动了,呼叫了沈家名医陈洛过来给唐仁处理伤口,他自己拿着刀柄和刀身去找了赵五五问话。
  
  这把短刀是舍慧特地打造的,刀身和刀柄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脱落?
  
  沈安冷笑着,在盘算着谁能进入自己的书房。
  
  果果,还有洒扫的赵五五。
  
  果果不可能,赵五五也不大可能,那么这几日谁还进去过?
  
  赵五五在后院晒太阳。
  
  天气渐渐冷了,她穿着一件薄棉衣,但却遮不住好身材。
  
  “这几日谁进过书房?”
  
  赵五五见他手持短刀,不禁捂胸后退,惊呼道:“郎君您要做什么?”
  
  老子不做什么啊!
  
  沈安满头黑线的问道:“这几日谁进过书房?”
  
  赵五五捂着胸口说道:“没人,就奴和小娘子。”
  
  “确定?”
  
  书房的洒扫是赵五五在干,这也是沈安向赵曙表示自己没啥见不得人的事儿的举动。
  
  赵五五毕竟是宫中出来的,若是皇城司找她要消息,沈安不认为她会选择撒谎,所以干脆坦荡些,家里最重要的书房哥都敞开了,还有啥?
  
  “确定。”
  
  赵五五双手环抱在胸前,楚楚可怜,就像是一头屠刀下的小鹿。
  
  她目光转动,看着短刀,说道:“这把刀……小娘子拿过。”
  
  沈安心中一松,问道:“她拿了作甚?”
  
  “小娘子说旁人家都有狗洞,若是被您给凶了,她就带着包袱,从狗洞里钻出去,去包公家哭诉……”
  
  我……
  
  沈安很头痛的道:“接着呢?”
  
  不就是凶过一次吗?这妹妹怎么总觉得我很凶呢?
  
  “郎君。”
  
  赵五五想了想,“您那一阵子有些吓人呢!”
  
  “怎么吓人了?”
  
  沈安觉得自己很亲切,就该是人见人爱。
  
  赵五五的双手被胸脯顶的很高,看着很不协调,“那一阵子您凯旋归来,看着……奴觉得杀气腾腾的,好吓人。您在笑,可奴觉着带着血腥味。”
  
  操蛋啊!
  
  沈安捂额道:“那是……那是后遗症,过了就好了。”
  
  杀人杀多了,普通人都会觉得你的身上有股子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气息,沈安自己没察觉到,果果却敏锐的感觉到了,觉得哥哥越来越凶。
  
  哎!
  
  赵五五见他苦笑,就说道:“后来小娘子就拿着短刀去挖砖头……”
  
  沈家的围墙全是青砖,而且粘合剂很牛叉,用这把短刀去挖砖头,沈安此刻只是庆幸刀身没崩断,否则会误伤了果果。
  
  沈安心中疑虑消散,心情也不错,看到赵五五捂胸,觉得这个动作反而更诱惑了些,就叹道:“你这是欲盖弥彰,何苦……”
  
  赵五五的脸瞬间就红透了,等沈安走后,就摸摸自己的胸脯,“他说我何苦……是了,用暗香的托奶勒着是很辛苦,他竟然也知道?”
  
  托奶如今早已成为女子的恩物,各处的作法大同小异,但暗香的款式最为出色。
  
  “呸!”
  
  赵五五突然脸又红了,然后喃喃的道:“又在胡思乱想了。”
  
  沈安去了前面,唐仁手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陈洛信誓旦旦的说最多五天就能好。
  
  “爹爹,他是真弄了自己一刀。”
  
  黄义觉得自己的父亲好像不大懂唐仁。
  
  “是啊!”黄达觉得这样的才是好汉子,不禁为自己先前的想法感到了羞愧。
  
  “为父以为唐仁只是嘴皮子厉害,谁知道他竟然是这等好汉,哎!早知道当初就该和他结拜兄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