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19章 嘴贱的陈御医

第1119章 嘴贱的陈御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麻麻黑,苏轼就在做早饭。儿子正在起床。苏洵在散步。
  
      苏洵如今每日去修书,闲暇和几个老友出游,喝喝小酒,斗斗茶,日子别提多舒坦了。
  
      “爹爹,饿了。”
  
      苏迈很规矩的来行礼,但目光在锅边转动。
  
      火焰在升腾,锅里油烟也在升腾,苏轼飞快的铲了几下,然后拿着锅柄快速的颠了几下锅。
  
      轰!
  
      锅里马上就起了大火,苏迈看到后走近一步,兴奋的道:“爹爹,您会放火,真厉害。”
  
      这熊孩子怎么说话的?
  
      苏轼为了这一刻练习了许久,就准备迎接妻儿的崇敬目光,可现在看来失败了啊!
  
      “吃饭吃饭!”
  
      吃了早饭后,苏洵有优哉游哉的去修书。
  
      修书只要你不着急,那几乎就是养老般的好日子。
  
      苏洵当然不着急,当初沈安说过,他最好维持着闲云野鹤般的心态,如此保证能活到八十岁。
  
      那可是八十岁啊!
  
      苏洵现在还不到六十岁,八十岁对于他来说就是个极大的诱惑,所以他严格按照沈安的交代来过日子。
  
      “记住啊!下次少放些油。”
  
      苏洵临走前还不忘嘱咐儿子,苏轼点头应,看不出在家里做饭的憋屈。
  
      至于王弗,最近她的身体不大好,所以苏轼没让她动。
  
      “爹,娘又不舒服了。”
  
      苏迈皱着眉头出来,一脸的苦大仇深。
  
      哎!
  
      苏轼去了后面。
  
      “官人来了。”
  
      王弗是一个看着很精致的女人,明眸红唇。
  
      “我怕是不好了。”
  
      王弗微微一笑,苏轼只觉得心头一痛,说道:“你说什么话呢,回头……安北回京了,某这就去找他。”
  
      王弗摇头道:“那郎中都说这是宿疾,麻烦,过不去就过不去了,如今两月过去了,妾身觉着越发的沉重,怕是……”
  
      苏轼已经没法听下去了,他狂奔出去,一路跑到了沈家。
  
      “安北!”
  
      沈安正在盘算着左洋的事儿怎么处置,是让人把他弄出汴梁,还是就此放手不管了。
  
      “干啥?”
  
      他喊了一嗓子,然后决定还是再看看,若是左洋还敢哔哔,那就请他滚蛋,一辈子别回汴梁了。
  
      在这一点上左珍和王雱都有些优柔寡断,可沈安却毫不犹豫,这便是性格的差异。
  
      抛开左珍不说,王雱聪明,而且狠毒,可在面对自己未来的大舅哥时却手软了,这个就和他的性格有关。
  
      老子天下第一,这种心态在王雱的身上展露的淋漓尽致,这样的人没有朋友,孤独,所以喜欢上了左珍之后,那几乎是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生恐让左珍不高兴。
  
      哎!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可是舔狗没有未来啊!
  
      沈安抬头,苏轼冲了进来,一把拽住他就走。
  
      “哎哎哎!去哪呢?”
  
      “我家!”
  
      两人一路到了苏家,苏轼把情况说了,沈安苦着脸道:“某不擅诊治妇人啊!再说……你为何没找御医来看看?哦,忘记了,抱歉抱歉。”
  
      苏轼父子的级别没资格求官家派出御医。
  
      苏轼也一拍脑门,叹道:“某却是傻了,那时去求人也好啊!”
  
      不管是赵顼还是赵允让,他苏轼真要去求,难道就求不来一个御医?
  
      “某真是笨啊!蠢笨如豕!”
  
      苏轼看着沈安,想要一个兄弟般的安慰。
  
      沈安拿着一张纸在看,闻言漫不经心的道:“是啊!你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也不晚。”
  
      苏轼气恼,就进去找了妻子。
  
      “御医马上到了,你别急。”
  
      王弗很聪慧,见夫君有些悻悻然,就问了,等得知沈安的评价后,就温言道:“人哪有十全十美的,您的诗词文章妾身看汴梁就无人能及……”
  
      苏轼的诗词文章确实是越发的厉害了,老欧阳现在都不说什么闪开一条道,而是欣赏,每当苏轼有作品出来时,他总是弄一壶酒,然后慢慢的品味。
  
      这就是登堂入室了。
  
      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苏轼的世界就是诗词文章。
  
      来自于妻子的赞叹让他心中暗爽,但表面上还维持着云淡风轻。
  
      “某还差得远呢!”
  
      他负手走了出去,觉得这个世界依旧是充满了希望。
  
      “官人有时候真的很笨啊!”
  
      “是呢,娘子,郎君有时候被人哄了都不知道。”
  
      “不过沈安说他笨的像豕过分了些……”
  
      还是某的妻子知道某啊!
  
      苏轼微微一笑。
  
      “起码比豕聪明……”
  
      苏轼面色如土,仰头看着天空,觉得惆怅不已。
  
      稍后御医来了,还是擅长妇人病的御医,这个可是很难得。
  
      “见过沈县公,话说沈县公也有不能治的病吗?”
  
      沈安号称师从于邙山神医,在汴梁杏林有些小名气,不少郎中都愿意和他交流一番。
  
      不过这位御医显然是有些不屑于沈安的手段。
  
      什么狗屁的邙山神医,不过是牵强附会罢了。
  
      但凡是专业性比较强的行业,几乎都是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医术就是如此。
  
      你沈安盯着个邙山神医传人的身份,某看不惯啊!
  
      如果能把他踩下去,那某会不会名声大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