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18章 挨打的情圣,某是苏轼苏子瞻

第1118章 挨打的情圣,某是苏轼苏子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
  
  权贵的人,哪怕是一条狗,它也有着贵族的矜持,比如说吃饭不出声,吃面条不吸溜,微笑不露齿……
  
  一句话,权贵的身边人就该是装比到了极点的货色,牛笔。
  
  男子脸上的皱纹都堆了起来,眼中的恼怒和不屑压根就不加掩饰。
  
  在他看来,沈安就算是不愿意和谈,那也该保持着贵族的矜持和风范。
  
  可他哪里知道,在沈安的眼中,所谓的风范实际上就是装比。
  
  人生百年,怎么活才舒坦?
  
  沈安前世不舒坦,活的很累,想爆炸的那种累。
  
  累到了极致,发现没有逆袭的可能后,他在反思自己的人生,反思人活着是为了个啥。
  
  每个人活着的目标不同,沈安的目标就是不影响他人的自在。
  
  至于装比,那有毛用,他从小到大见到过无数装比的人,十年二十年后再去看那些人,就会觉得当时他们的装比就像是个笑话。
  
  所以他来到这里之后,不喜欢弄那些排场,因为那样没有隐私。比如说他喜欢吃面条吃出声音,赵五五开始就有些看不起,觉得他有些土。
  
  可这样舒坦啊!
  
  这样吃面条才酣畅淋漓啊!
  
  至于什么矜持和贵族的面子,那是什么鬼?
  
  所以男子以为沈安会按照贵族的规矩来打交道,那纯属是自作多情。
  
  “滚!”
  
  王雱来了,不用沈安招呼,他阴着脸道:“再不滚就打断腿……”
  
  嗖的一下,眼前的男子就消失了。
  
  卧槽!
  
  沈安不禁感慨道:“某的威名那么盛吗?”
  
  他不知道自己立功可以换腿的名气有多大,旁人也就罢了,黄立这等权贵怕得要死,否则也不会嘴硬却不敢出门。
  
  而这个明显是智囊一流人物的男子哪里敢冒险,当真被沈安打断了腿,估摸着背后的人都不会冒个泡。
  
  哥很猛啊!
  
  “坐。”
  
  沈安坐下,直至对面,王雱木然坐下,说道:“知道你立功,某就安心了。”
  
  啧!
  
  这孩子怎么像是生无可恋呢?
  
  “咋回事?”
  
  沈安一边问,一边泡茶。
  
  他直至现在都还是喜欢茶叶,而不是现在流行的茶末。
  
  他回想起那些里说主角制茶,然后那些加各种香料和喝茶末的古代渣渣们惊为天人。
  
  哎!
  
  他的炒茶是被人夸赞不少次,可那只是客气的夸赞,大家还是继续喝茶末。
  
  茶末也喷香,而且茶末还能弄出玄奥的图案,还能斗茶。
  
  炒茶能作甚?
  
  能喝……
  
  王雱压根就不想喝茶,“左珍家的哥哥出面了。”
  
  曰!
  
  沈安没好气的道:“左珍走投无路时,她哥哥在哪?如今却冒了出来,这是想要好处吧?”
  
  王雱默然点头,沈安诧异的道:“以你的聪慧,自然能看出她哥哥的问题,为何还要烦恼?”
  
  这娃聪明的让人晚上睡觉做噩梦,怎么在此时犯糊涂了呢?
  
  难道是沉迷于女色之中而不可自拔?
  
  王雱有些疲惫的看着茶杯,“某喜欢她,不只是那种男女之间的……”
  
  “不只是冲动,某知道了。”
  
  不就是想说自己是真心喜欢左珍,不是为了嘿嘿嘿吗,说的那么文青干啥?
  
  王雱呆滞的道:“她哥哥来了,左珍很欢喜……”
  
  左珍孤苦伶仃的许久,家人突然给个笑脸,正常人都会高兴啊!
  
  只是后续呢?
  
  高兴之后你得有个打算,别过坏日子时没人搭理你,日子眼瞅着要好起来了,人就来了,你还无怨无悔的去奉献。
  
  那样的不是傻子,而是拎不清。
  
  你妹!
  
  沈安无奈的道:“虽然你家人说是接受了她,可这不是还没提亲吗?你爹是高官,左珍心中自然是害怕的,所以她那个不要脸的哥哥一出面,她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当然会欢喜……不欢喜那她就有做武则天的潜质。”
  
  呃!
  
  王雱眼睛一亮,压根就没管什么武则天,“你是说……她是慌了?”
  
  “当然。”
  
  这是个门不当,户不对的男女关系,老王哪怕是同意了,可以后还有的磨,希望王雱别被磨成人干吧。
  
  想到王雱在家里人和左珍的两面压力之下变成个疯子,沈安就觉得很舒爽。
  
  叫你丫一天装王斯坦,叫你丫一天装情圣,这下安逸了吧。
  
  王雱仰头叹道:“果然是害怕吗?看来某得去和爹娘说说了。”
  
  “别去啊……”
  
  你难道要去找到老王,一本正经的说:老爹,您以后能不能和气些?
  
  老王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绝壁会动手。
  
  不过王雱挨打沈安喜闻乐见。
  
  他很没有节操的只是挽留了一下,眼睁睁的看着王雱远去。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阿雱,一路走好。
  
  他只是打了个旽,王雱就回来了。
  
  “这是一脸吃了蜂蜜屎的模样,好消息?”
  
  沈安很没有同情心的把王雱悻悻然的表情说成了兴奋,甚至还忽略了他额头上的一块乌青。
  
  这是被老王打的吧,该!
  
  “某……那个。”王雱很是淡定的道:“家里没有问题,只是左珍的哥哥要钱,某却不想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