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05章 一打就抽抽

第1105章 一打就抽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包拯打人了!”
  
      “他当着满朝君臣,一笏板把林中打抽抽了过去。”
  
      “这么厉害?”
  
      “是啊!六十多岁了,比咱们还暴躁,这样的人,真能担任宰辅?”
  
      “”
  
      御史台里,御史们嘀咕了一阵之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宰辅啊!
  
      让一个宰辅灰头土脸,甚至把他拉下马来,这便是御史最大的成就。
  
      这个就有些像是后世的媒体,抓住大佬的问题猛追猛打,最好把他弄的引咎辞职了。
  
      “那林中难道不该打吗?”
  
      苏轼捋捋鬓角的长发,觉得同僚们好像是为了弹劾而弹劾。
  
      众人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各自去了。
  
      一个交情不错的官员对苏轼说道:“子瞻,不管怎么说,动手都是错。某知道你和沈安交好,包拯那边你不好下手,那就歇着吧对了,沈安的妹妹欺负人,差点淹死了一个女子,此事有人弹劾了,你倒是关注一下才是正经。”
  
      这人急匆匆的走了,大抵是去准备弹劾包拯的奏疏。
  
      “果果欺负人?”苏轼摇头,“那不可能,还有,你说她打死人某信,你说她淹死人,那不是果果能干出来的事。”
  
      苏轼去找到了杨继年。
  
      杨继年正在磨墨,见他进来就说道:“不要急。”
  
      苏轼年轻气盛,哪里有这等耐心,“杨御史,包公那边确实是动手了,弹劾不可避免,某就担心他会被赶下台去,就和当年的文彦博一样。”
  
      这一刻蹲在地方为官,两眼放光等着赵曙召唤自己的文彦博亮了。
  
      杨继年缓缓磨墨,说道:“那林中出言不逊,他说什么安北在北方的那把火,差点烧死耶律洪基的那把火毫无益处”
  
      呃!
  
      苏轼不解的道:“此事不足以让林中理亏啊!”
  
      哎!
  
      杨继年叹息一声,说道:“他这是在否定雁门关大捷啊”
  
      还能这样联想?
  
      苏轼有些懵逼。
  
      他觉得一道大门在对着自己打开,里面有许多有趣的东西。
  
      杨继年的目光渐渐深邃
  
      林中靠在椅背上,一脸的虚弱,但神色激愤。
  
      “这是暴戾!这样的人哪里能担任宰辅?”
  
      “是,我等已经上了奏疏,放心吧,包拯的好日子没几天了。”
  
      一群官员来探望林中,给他带来了最新消息。
  
      林中看着义愤填膺,还有许多委屈。
  
      众人安慰了他一番,有人又说了包拯和沈安是同盟关系,正好把他们都卷进来。
  
      “某”林中觉得此刻把沈安卷进来不是好事。
  
      官员们走了,妻子进来让他喝药,顺便埋怨了几句。
  
      “包拯连官家都敢得罪,您就不该去招惹他。”
  
      林中的癫痫病发作时看着很吓人,倒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看着和没事人一样。
  
      妻子的唠叨让林中有些烦,他喝了药,接过温水漱漱口,说道:“官员怎么升官?就要是发声,要大胆的和宰辅辩驳,如此才有升官的机会,为夫才将升任天章阁侍讲这是在官家身边任职的职位。”
  
      他的眸色痛苦,渐渐闭上眼睛,双拳紧握,“为夫担心哪日会在官家的面前发病,到时候颜面尽失,那还做什么官?到时候官家怕是会让为夫回家,所以”
  
      官员得了羊角风,自然不能接近官家。
  
      那个没问题,可被发现病情之后,林中以后的仕途怕是要完。
  
      他抬起头,认真的道:“所以为夫就去挑衅包拯那沈安和他情同父子,弄沈安就是弄包拯,他哪里会忍得住而为夫的病一遇到刺激就会发作当朝发作好啊!这便是包拯弄出来的病官家不能因此而让为夫辞掉天章阁侍讲之职,以后谁也不能利用这个毛病来弹劾为夫如此,为夫以后的官途就顺遂了。”
  
      他的妻子呆呆的看着他,良久才讶然道:“官人真是好计谋啊!”
  
      林中微笑道:“只是些小计谋罢了,回头为夫还会去挑衅他,最好让他再动手一次,如此大事定矣至于包拯,想来他能度过这一关。”
  
      “若是度不过呢?”
  
      他的妻子有些内疚的问道。
  
      “度不过?”林中的神色冷淡,“那便是他的命。”
  
      弹章飞进宫中,这次赵曙不能视而不见。
  
      “包拯在做什么?”
  
      看了十多份奏疏后,赵曙觉得这事儿有些麻烦。
  
      “骂几句就罢了,为何要动手?”他摇摇头,起身走到殿门外。
  
      秋风起,带来阵阵凉爽。
  
      秋风起,也是丰收的信号。
  
      “你说说,那林中是为何要挑衅包拯?”
  
      赵曙的问题让陈忠珩回身看看,发现没人之后,才苦着脸道:“官家那林中才将担任天章阁侍讲,年轻气盛呢!年轻气盛,他就想找个老人来发威,只是他找谁不好,偏生找到了包相”
  
      你要作死找别人,找包拯那就是自己找抽。
  
      赵曙点头,“是啊!年轻气盛。”
  
      随后的几天,奏疏不断,让赵曙大为头痛。
  
      “陛下,要不让包拯回家歇息几日,做个样子吧。”
  
      曾公亮的建议说出口就后悔了,因为赵曙在盯着他。
  
      韩琦一走,政事堂里他曾公亮为尊,可包拯却不是省油的灯,曾公亮没法压制他。
  
      若是包拯回家,老好人欧阳修大抵就会成为摆设,曾公亮会手握大权,而且是历任宰辅都不曾有过的大权。
  
      这不对啊!
  
      赵曙的眼神不对,可曾公亮的心中更不对。
  
      官家,臣是真心的啊!
  
      他很想说自己是真心的,可这等事从不看你的初心,因为你的心思也无人知晓,只是看结果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