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100章 奇耻大辱

第1100章 奇耻大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追杀是一门学问。
  
  大宋多年战绩惨淡,大多是被追杀的一方,早就遗忘了这门学问。
  
  但沈安却深谙此道。
  
  当年他和小伙伴们打群架时,大家把追击和反击演练了无数遍。
  
  抛开实力对比,兵法就是在琢磨人的心理。
  
  以至于到了后世,谈及兵法大多说是阴谋诡计,尔虞我诈。
  
  “别给他们集结起来,驱散他们!”
  
  沈安指挥着骑兵一路追杀而去,他们一人双骑,比辽军多了速度和耐力的优势,几次三番之后,辽军就往四处散了。
  
  “郎君!”
  
  黄春一直被当做是人型雷达使用,这次算是过足了杀敌的瘾,他见沈安令人驱散敌军,而不是聚歼,就问道:“为何不弄死他们?”
  
  “弄死个屁!”
  
  沈安没好气的道:“这一路兄弟们累得够呛,敌军还剩下数万人,若是不驱散他们,一旦集结起来,咱们就只有逃命的份。”
  
  一路追杀着过了涞水,辽人们见了都傻眼。
  
  “这是……这是咱们的人?”
  
  “大辽何时这般被人追杀过?”
  
  在辽人的眼中,大辽就是战无不胜,可今日他们却见鬼了。
  
  大辽铁骑丢盔弃甲的在奔逃,一路奔逃过去的少说上万骑兵。
  
  “宋人来了!”
  
  小城的城头上,有辽人,也有辽化的汉人。
  
  “是……那是什么字?”
  
  辽将一把抓过一个辽化汉人,指着外面的旗帜喝问道:“那是什么字?”
  
  这个辽化汉人茫然看着那面旗帜,吸吸鼻子,艰难的道:“是宋字,大宋的宋。”
  
  啪!
  
  辽将一巴掌扇的他鼻孔喷血,骂道:“老子当然知道那是宋字,可旁边那个呢?那是何字?”
  
  再不识字,宋、辽这种国号总是记得的。
  
  辽化汉人抹了一把鼻血,探头出去仔细看着。
  
  他是南面官,也就是辽国内部称为汉官的官员。
  
  在夺取了北方汉地之后,辽人用尽了各种手段,不管多狠毒,汉人总是会造反。后来他们学聪明了,就在南面汉地施行汉制,任命了不少汉人为官员,渐渐的让南面汉人同化了。
  
  这个汉人就是被同化了的汉官,他看着那一面旗帜,喃喃的道:“是……是沈字。”
  
  辽将一怔,旋即喊道:“是沈安来了,戒备,全军戒备!”
  
  “败了!南下大军败了!”
  
  “他们不是去偷袭保州吗?怎么会败了?”
  
  “是沈安,那个畜生来了。”
  
  “他会筑京观,咱们城小,经不起攻打,快些戒备!”
  
  城头的辽军都慌作一团,汉官被推到了边上,他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看着那些紧张的辽人,一股念头涌了上来。
  
  宋人竟然这般厉害了吗?
  
  “万胜!”
  
  外面的宋军冲了过去,欢呼声传遍城头,那些辽军鸦雀无声。
  
  汉官双手撑着城头,看着宋军人马飞快追杀而去。
  
  落在后面的十余辽军返身投降,城头一片叫骂声。
  
  “那些人是懦夫,不是勇士!”
  
  “大辽勇士不会降敌,战死!战死!”
  
  辽将在给麾下打气,士气渐渐的起来了。
  
  “他们……宋人竟然不受降!”
  
  在辽人的心中,他们的战士全是勇士,是不肯降敌的。这十余人都是败类,但宋军会欢喜的把他们带回汴梁去炫耀。
  
  “他们在杀人!畜生!沈安那个畜生!”
  
  “天呐!他们竟然下了狠手!”
  
  宋军一阵疾驰,没人管那些下马投降的辽人,就在他们心生侥幸时,沈安喝道:“弄死他们!”
  
  骑兵们弯弓搭箭,一波箭雨就让这十余人成了刺猬。
  
  “某……降了……啊!”
  
  “撒比!”沈安说道:“此地是辽境,老子哪有功夫去抓俘虏?弄死了才是王道!”
  
  宋军轰然远去,城头的辽人在发呆。
  
  “这是宋人?太凶残了。”
  
  “某想到了当年去打草谷,那些宋人就如同羔羊般的任由我们宰杀……可这才过了多久啊!宋人竟然……他们竟然把咱们的人当做了羔羊。”
  
  “这是汉儿?”那个汉官喃喃的道:“为何……为何与他们说的不一样呢!”
  
  在辽人的口中,宋人都是软蛋,若非是陛下仁慈,早就大军南下吞了他们。
  
  强者永远蔑视弱者,这是生物的本性。
  
  可现在这个弱者却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手持大刀的壮汉,而且还有胸毛,很是凶恶。
  
  ……
  
  范阳城中,正在等待着南征大军好消息的辽人们看到了败军。
  
  “开城门!”
  
  “赶紧!”
  
  一阵叫骂后,狼狈不堪的溃兵们开始频频回头,仿佛身后有虎狼在追杀自己。
  
  “求求你们了,快开城门吧!”
  
  一个溃兵的战马长嘶着倒下,他绝望的跪在地上祈求着。
  
  “这是……这是谁?”
  
  这些恍如难民的男子是南征大军的将士们?
  
  “宋军要来了,快开城门!”
  
  一个辽将到了前面,仰头喊道:“看看某是谁!开门。”
  
  有人惊呼道:“是萧详稳……开门,赶紧开门。”
  
  城门打开,辽将第一个冲了进去,随后辽军蜂拥而来。他们为了抢在前面进城,甚至在大打出手。
  
  一万余骑冲进城中,门外倒下一百余人,这些倒霉蛋都是在刚才的拥挤中被踩死的。
  
  远方出现了乌压压的一片骑兵。
  
  “宋军来了!”
  
  溃兵们在城下喊道。
  
  “住口!”
  
  萧详稳喝住了那些将士,上了城头就伸手:“拿水来!”
  
  有人送了水囊,他接过仰头就喝。
  
  一水囊的清水被他喝完了,走动一下,肚子里有水声传出来。
  
  他抹了一把杂乱的胡须,说道:“败了。”
  
  城头的辽军都在等他的消息,各种侥幸心态都在浮现,最后被这两个字给击破了。
  
  “败了?”
  
  “竟然败了?”
  
  “数万铁骑,几可灭国,竟然败了?”
  
  “……”
  
  萧详稳打个水嗝,苦笑道:“败了。”
  
  “如何败的?难道是宋人倾国出征?不对,那动静会很大,瞒不过咱们的人。”
  
  数万铁骑,连西夏人都要避开锋芒,这样的大军去偷袭,竟然败了。
  
  你特么倒是说话啊!
  
  在场的人眼睛几欲喷火,恨不能一巴掌把萧详稳打醒。
  
  “咱们偷袭之事肯定被宋人侦知了,所以……韩琦领军……”
  
  “韩琦……宋人的首相领军,那必然是提前得知了消息。”
  
  “陛下的身边有奸细!”
  
  “对,定然是这样。”
  
  辽人群情激昂,恨不能马上就把这个发现告诉耶律洪基。
  
  沈安若是在的话,定然会笑的直抽抽。
  
  去吧,去告诉耶律洪基,以他的猜疑,定然会再次掀起大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