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88章 作死的包绶

第1088章 作死的包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季炎热怎么办?
  
  沈安无比怀念空调,就算是没有空调,来个风扇也行啊!
  
  “哥哥……热。”
  
  果果和花花坐在一起,眼巴巴的看着哥哥。
  
  这还不是盛夏,天气竟然就这般炎热,让沈家毫无准备。
  
  冰块从地窖里搬出来,花花见了就冲过去,伸舌头去舔舐着,那尾巴摇晃的厉害,显然是欢喜极了。
  
  书房里多了冰盆,气温缓缓下降,果果拿着一个冰酪在挖。
  
  沈安问道:“好吃吗?”
  
  “好吃。”
  
  果果很喜欢吃甜食,花花蹲在她的脚边,一脸谄媚的摇尾巴。
  
  果果想了想,就挖了些出来给它。
  
  花花伸舌头舔舐着,舔完后很有节操的蹲着,不再祈求。
  
  果果准备用勺子继续挖,沈安见了急忙说道:“换一个。”
  
  “为什么?”果果和花花堪称是一起长大的,一人一犬的关系无人能及。
  
  “不干净。”沈安觉得有必要告诉妹妹一些卫生常识了。
  
  “狗嘴里的唾沫说不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你和花花亲近还好,但要避开爪子和舌头。”
  
  至于牙齿沈安不担心,花花和果果玩耍时,从未用牙齿划伤过她,很有分寸。
  
  上次果果想为花花检查牙齿,就掰开它的嘴,伸手进去寻摸,花花一脸纠结的忍耐着。
  
  “我知道了。”果果起身,带着花花出去,只是出门后就回头做了个鬼脸。
  
  “郎君,包家来人了。”
  
  包家来了个仆役,见面就苦着脸道;“沈郎君,家里的小郎君热的不行了。”
  
  “冰块呢?”
  
  沈安觉得老包不是抠门的人,这等时候早就该用冰了。
  
  仆役说道:“上次阿郎和司马光打赌,说是今夏不用冰呢!”
  
  啧!
  
  “某怎么就忘记了此事呢?”
  
  沈安眼中多了厉色,问道:“家里的人口风可紧吗?”
  
  仆役说道:“紧啊!可阿郎说了,不许用冰,若是为此输给了司马光,他死不瞑目。”
  
  怎么动不动就是死呢?
  
  这老汉也没个忌讳。
  
  沈安纠结了一下,说道:“先把包绶送过来,明日某再弄个清凉的东西过去。”
  
  稍后包绶就被送来了。
  
  “见过大哥。”
  
  八岁的包绶看着唇红齿白,脸颊有肥肉,沈安见了就先伸手去捏捏他的脸蛋,觉得很舒坦,然后问道:“最近的功课如何了?”
  
  老包就这么一个亲儿子,早年溺爱,后来沈安劝了许久才严格些。从去年开始,包绶就开始接触诗词文章了,虽然作出来的稚嫩,但孩子嘛,趋势好就行了。
  
  包绶束手而立,“最近写了几首诗……还请大哥指正。”
  
  这娃说着就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递过来,很是恭谨的模样。
  
  沈安接过来,假模假式的看了看,说道:“在你这个年纪来说还不错,不过还不够,要继续努力。”
  
  他来到大宋好几年了,能品味诗词,但要说是作诗词……那个……咳咳,咱们能说点别的话题吗?
  
  “是。”包绶低头受教,然后说道:“还请大哥指出错漏之处,回头小弟给爹爹看。”
  
  你妹!
  
  这家庭作业不该是老包检查的吗?怎么轮到我了?
  
  沈安的笑容渐渐僵硬,“那个啥……让你姐姐给你看看。那个啥……你的诗词文章可有你姐姐的厉害吗?”
  
  说到果果,包绶马上就蔫了。
  
  “包绶……”
  
  说曹操,曹操就到。
  
  果果冲了进来,见到包绶后就伸手,和自家哥哥一样的捏住了包绶脸颊上的肥肉拉扯了一下,然后问道:“包公把你赶出来了吗?”
  
  包绶揉揉有些痛的脸蛋,愁眉苦脸的道:“爹爹和司马光打赌,家里不许用冰,很热啊!”
  
  “不给用冰?”果果也很纠结,“那会很热,满头大汗……洗澡都没用。”
  
  “是啊是啊!”
  
  两孩子凑在一起说着没冰的痛苦,沈安叫来了闻小种。
  
  “你去一趟出云观,请舍慧出手,弄几个好些的风扇来。”
  
  风扇沈安早就弄出来了,是用人力拉动的那种,因为各种不完善,沈安就丢下了这个发明,可此时却要重操旧业了。
  
  “告诉舍慧,主要是减少阻力,方便拉动发力。”
  
  不涉及电的话,这个东西不算复杂,不管是轴套还是各种材料出云观都有。
  
  包绶在沈家住下了,晚饭时吃的赞不绝口,央求道;“大哥,某以后就来你家住吧……”
  
  沈安很头痛的道:“那你爹爹呢?不管他了?”
  
  包绶以手托腮道:“爹爹的脾气不好,某觉着要过二十年才好些……”
  
  包公若是还能再活二十年,那就是祥瑞了。
  
  沈安畅想了一下,边上的包绶在和果果嘀咕,“某见过那些作诗词的人,不像是大哥的模样,大哥看着……作诗词就像是一想就有,可那不是苏轼吗?某觉得大哥没苏轼厉害,所以就给他看看某的诗词,点评一番,谁知道他丢给了你……”
  
  沈安听到这个不禁脊背发寒,觉得这个小屁孩的直觉太可怕了。
  
  “胡说!”果果当然要承担起为哥哥正名的重担,她微微昂首,噘嘴道:“哥哥才将有了新作……有志者,事竟成……”
  
  包绶听完了,就摇头道:“某还小,不懂这个……”
  
  果果生气了,说道:“那我以前的东西不给你了。”
  
  小朋友之间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包绶很委屈,晚饭后讨好了一阵没用,最后竟然爬到了屋顶……
  
  “姐姐你看!”
  
  包绶叉腰站在屋顶,一脸寂寞的嘚瑟模样。
  
  果果才将闻声出来,包绶就脚下一滑……
  
  biu……
  
  闻小种及时出现,接住了包绶,可这个熊孩子却没有丝毫害怕,反而觉得有了这个保镖自己就能尽情玩耍。
  
  于是沈家频繁出现孩子攀爬坠落事件,直至包拯来到了包家。
  
  “热啊!”
  
  包拯一进门就说热,沈安赶紧叫人弄了冰毛巾来给他擦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