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72章 误会

第1072章 误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家很热闹。
  
      苏轼来了,一进来就喊道:“果果,你哥哥怕是过不去这一关了,回头他去登州,你来我家,跟着子瞻哥哥过日子。”
  
      果果正在看着一群道人缝针线,身边卧着的花花起身,然后缓缓走过去。
  
      苏轼的笑容僵住了,声音颤抖,“那个……果果,赶紧的,赶紧把花花叫过去。”
  
      花花走到他的脚边,顺着嗅了一下,然后去了门边。
  
      王来了。
  
      他的面色多了些红润,看来最近和那个左珍没少卿卿我我。
  
      “那个元泽啊!”苏轼躲过了花花,心中愉悦的道:“此事你以为该如何?”
  
      王走了进来,说道:“私下说。”
  
      沈安笑了笑,然后抱着芋头在低声说话。
  
      苏轼却不死心,“那个,咱轻声些说。”
  
      “真要听?”王的心情看来不错,但依旧是冷冰冰的,大抵是看不上苏轼的智商。
  
      “当然要听。”苏轼可是好奇宝宝,这个好奇心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可他依旧如此。
  
      王放低了些声音,“既然是要弄这个大东西,那就去找个死士……许以重利,要身量小的,让他躲在下面,等司马光上去之后,就点一把火……”
  
      苏轼打个寒颤,觉得自己是在和魔鬼说话。
  
      王看着他,微笑道:“那里面全是火油,烧死了司马光,官家必然要让人查,一查就查到了下面的死士,此事怪谁?”
  
      苏轼吸吸鼻子,觉得有些冷。他抬头看看太阳,“此事怕是会怪罪安北。”
  
      “那不可能。”王觉得和苏轼打交道很麻烦,这人的情商太低,理解能力也有限,经常需要多解释。
  
      “到时候安北兄就说是有人想破坏……那些反对新政的人不少……全卷进来一网打尽,正好借机动手……此事延绵十余年,等大事定矣之时,谁还会记得什么飞天?”
  
      他看着苏轼问道:“子瞻兄以为如何?”
  
      他想看看苏轼的胆色,若是好,那以后可以让他参与这个小圈子更多的事儿。
  
      苏轼干笑道;“好主意,好主意。”
  
      王看着他,突然就笑了,“某哄你的,哈哈哈哈!”
  
      “你啊你,就是顽皮!”苏轼有些悻悻然,等过去蹲下后,就身边的赵顼说道:“这元泽,自从和那左娘子好上了之后,这人也变顽皮了,烧死司马光的话都敢说,真是……顽皮!”
  
      赵顼幽幽的道:“他并未哄你。”
  
      “什么意思?”苏轼有些不解。
  
      “他真是这般想的。”赵顼觉得王就该去御史台,或是去皇城司也行,两个地方有他在,那手段绝对能让汴梁官员们胆寒。
  
      苏轼的脸颊颤抖了一下,“不会吧,他可是要烧死司马光……”
  
      “如今那些反对官家行新政之人里,司马光就是后起之秀,烧死了他可没好结果。”
  
      苏轼觉得赵顼是在哄自己。
  
      赵顼看了他一眼,心中微微叹息,觉得这人虽然诗词文章天下无敌,可在许多方面却很笨,不知道变通。
  
      按照沈安的说法,苏轼就该被包裹起来,不时去周边的地方转悠一圈,引得那些粉丝们疯狂追逐。
  
      粉丝是什么东西?
  
      赵顼觉得沈安经常能蹦出新词来,真是无聊到了极点。
  
      “信不信由你吧。”
  
      苏轼是没法挽救了,折克行还行。
  
      正说着,折克行就来了,一身戎装的他把大家都比了下去。
  
      “遵道你今日休沐?”
  
      王太狠,赵顼太呆,苏轼觉得还是折克行对自己的胃口,两人喝酒能喝到一块去。
  
      折克行摇头,“某听闻了那事,就告假出来,安北兄,司马光什么意思?”
  
      他不大懂官场的道道,但从这里面却嗅到了些不好的气息。
  
      沈安摆弄好了炉子,起身道:“从灾民不收编为厢军开始,到宗室五服之外不再奉养……最近包公多次提及吏治之事,还有人提及了土地兼并之事……某最想的却是弄掉那个萌荫之制……”
  
      折克行抬头皱眉,“做官做官,当年真宗皇帝的劝学诗里,做官就有钱财和美人,什么黄金屋,什么颜如玉,还有……做了官就能萌荫子孙,自己是官,子孙无论好坏也是官……就这么世世代代的做官……”
  
      他有些惆怅的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金钱美人都有了,子子孙孙的前程都有了,而将门却要靠着一刀一枪的厮杀出来……”
  
      “虽然某是将门子弟,可却无比厌恶这个萌荫之制!”
  
      “你自然能凭着刀枪杀出一条路来,可大部分人却不能,这大宋的毛病啊!一般都出在了中上层,要想动……何其艰难。”
  
      沈安话锋一转,笑道:“咱们这几年可没少捅他们的屁股,如今还得继续捅,一直捅穿为止。”
  
      “安北说的是……男风馆吗?”
  
      曹佾来了,这个老不修一进来就笑道:“若是你喜欢,回头哥哥请你去玩几日,那几个皮肤白嫩的,说话娇柔的,哥哥全给包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