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70章 臣当年师从机关高人

第1070章 臣当年师从机关高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魂魄飞天,这事儿在包拯看来纯属玩笑,他冷冰冰的道:“荒谬之极!”
  
      韩琦面色凝重的道:“你不知道,当年……就是开宝九年十月十九日,太祖皇帝在位。司天监学生马韶悄然去了晋王府,和当时还不是帝王的太宗皇帝私下说话,说二十日晋王当为帝王……当夜太祖皇帝暴毙,第二日,也就是二十日……晋王登基。”
  
      这个事儿曾公亮知道,欧阳修也知道,就包拯是懵的。
  
      “这事儿不是真的吧?”他觉得弄不好是太宗皇帝当时弄的玄虚。
  
      曾公亮摇头道:“马韶因此被破格提拔为司天监主簿,一步登天……”
  
      卧槽!
  
      这等人竟然能预言此事?
  
      那和神人差不离啊!
  
      若是沈安在的话,一定会怀疑那位马韶是不是穿越者,否则怎么能准确的预言此事。
  
      小吏说道:“他们说以后司天监再无人能和上天沟通,沈县公的罪孽大了。”
  
      这事儿很棘手啊!
  
      韩琦觉得有些麻爪,说道:“去让沈安来一趟。”
  
      包拯目光冰冷的道:“这是逼宫!”
  
      这是绝杀,一旦韩琦他们也跟着认定司天监上下逼宫,不知道多少人会丢官。
  
      老包好狠啊!
  
      韩琦觉得包拯真的够狠辣,可想到此事对沈安的影响,就咬牙切齿的道:“司天监上下这是发疯了吗?”
  
      “他们没疯。”
  
      外面进来了赵曙,众人急忙行礼。
  
      赵曙的面色微微发白,看着有些倦怠。
  
      他坐下后说道:“王怀在司天监笼络了不少人,蛊惑他们,说什么大宋如今的种种变故皆是在动摇社稷民生,其心可诛!”
  
      这便是搞串联的,按照赵曙的意思,杀一百遍都不解恨。
  
      韩琦说道:“官家,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否则臣担心会有其他人效仿。”
  
      若是由此引发一次大冲突,以后的革新可就艰难了,而且朝中绝对会形成党争。
  
      赵曙点头,“朕不喜威胁,所以已经准备了官吏,一旦不对劲,马上把司天监上下全数换掉,一个不留。”
  
      这番杀气腾腾的话让韩琦不禁赞道:“官家果断,可此事还是有缓缓的来,当年……那些人可是在盯着呢,一旦有机可乘,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所以还是看看再说。”
  
      这便是首相的气度,稍后沈安来了,韩琦说了此事,最后问道:“此事是你去做的,你以为该如何应对?”
  
      “这不是事啊!”
  
      沈安很是诧异的道:“什么魂魄飞天……真有这样的事,早就被吞了。不过既然他们说到了飞天,臣有办法能让人上去,而不是魂魄。”
  
      赵曙不悦的道:“莫要胡言乱语。”
  
      韩琦也不高兴的道:“这里是政事堂,什么飞天……人难道还能长了翅膀飞起来?若是如此,司马光……对了,司马光不是上了奏疏,说什么王怀乃是高人,不该这般对待他。”
  
      赵曙起身道:“此事搁着,让司天监的人安静些,否则就滚去琼州。”
  
      ……
  
      官家的态度出去了,沈安说能让人飞天的话也传出去了,司马光的反应很快,进宫说道:“陛下,沈安最近有些浮躁,这等谎言都能说出来蛊惑君王,臣觉着该罚……”
  
      沈安正好也在,闻言就问道:“若是能呢?司马谏院可愿一试?”
  
      司马光一脸正气凛然的道:“你若是敢说能,那老夫就第一个上去。不过不能上又如何?”
  
      这是将军!
  
      沈安觉得自己的正气还是差了一些,就努力酝酿出来,然后正气凛然的道:“若是上不去,某愿意去登州为官。”
  
      咦!
  
      众人不禁都有些感动了。
  
      那是登州啊!距离汴梁一千多里地,而且那地方隔海和辽国的东京道相望,最近辽国的水军渐渐复苏,说不定就会来一把突袭……
  
      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还危险,沈安竟然愿意拿来打赌,这个诚意真是满满的。
  
      赵曙觉得这种意气用事最无趣,可沈安都说出来了,他只得不悦的道:“此事沈安你可是孟浪了?”
  
      你若是孟浪了,就赶紧寻个借口,喝醉了什么的,朕这边给你打个呵呵就过去了。
  
      沈安认真的道:“陛下,臣当年师从机关高人……”
  
      赵曙和宰辅们齐齐想翻白眼。
  
      你一阵子说自己师从于邙山神医,一会儿说自己师从于邙山兵法大家……现在你竟然说自己师从于机关高人。
  
      有那么多学识可以学,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司马光淡淡的道:“此事老夫拭目以待。”
  
      沈安笑道:“不会辜负了司马谏院的期望,咱们到时候再见。”,他在想着司马光在天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
  
      呵呵,爽歪歪啊!
  
      沈安告退,随即小朝会就散了。
  
      几个宰辅出去,一路琢磨着。
  
      韩琦有些迟疑,“老夫觉着沈安不是这等吃亏的人啊!可他却这般自信,难道真能把人弄上天去?若是输了呢?登州可不是好地方。”
  
      欧阳修是个美食爱好者,突然想起了什么,喜滋滋的道:“登州有好海鲜呢,又大又肥美,好吃。”
  
      尼玛!
  
      前面的司马光回身道:“沈安好吃……去了登州就是如鱼得水?”
  
      韩琦尴尬的道:“是啊!”
  
      司马光愤怒了,“他连打个赌都要使坏心眼,缺不缺德啊!”
  
      稍后赵曙得了这番话,不禁叹道:“那个沈安……司马光和他比,真是太纯良了。”
  
      陈忠珩觉得这是对自己好基友沈安的污蔑,他堆笑道:“官家,那司马光最是刻板,可此次却挤兑了沈安打赌……”
  
      他挑挑眉,赵曙见了就说道:“好生说话,别弄的这般猥琐。”
  
      “是是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