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69章 修身养性的包拯

第1069章 修身养性的包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曙发话了。
  
      ——朕愿意做暴君!
  
      不少人都觉得官家怕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沈安就是这其中的一员。
  
      “官家的脑子有些问题,容易焦躁不安。”
  
      这话他是私下和妻子说的。
  
      沈安出门之后,家中就是杨卓雪掌舵,不弄清楚这些,他怕杨卓雪会犯错。
  
      他觉得自己的思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却没看到妻子正在发呆,一脸的发呆……
  
      杨卓雪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赵曙坐在御座之上,沈安站在下面,神色狰狞,袖子里藏着刀子……
  
      沈安渐渐走向御座,赵曙惊惶的喊道:“逆贼,你要谋反吗?”
  
      沈安弄出短刀,狞笑道:“昏君,今日某要替天行道……”
  
      然后朝堂之上血溅五步……
  
      造反啊!
  
      “那个……以后为夫不在家,你要记住了,官家的脾气不好,但却不会弄什么手脚。所以遇到事别怕,据理力争,再说包公在呢,他老人家坐镇京城,为夫就算是出了远门,也没人敢来找麻烦。”
  
      沈安说了一通,然后抱着儿子问道:“芋头想不想爹爹啊!”
  
      “啊……爹!”
  
      芋头张牙舞爪的喊了一嗓子,喜得沈安赞道:“我儿子就是聪慧,听这声音,多有磁性……”
  
      逗弄了芋头一会儿后,沈安问道:“果果呢?”
  
      杨卓雪接过芋头,颠了一下,“说是要练武呢!”
  
      练武?
  
      沈安去了后院,首先看到的是花花。
  
      花花守在门口,见沈安来了就摇摇尾巴,却不肯挪动位置。
  
      沈安站在果果的房间外面,听着里面的动静,有些伤感。
  
      “哈!哈哈哈!”
  
      双节棍挥舞,果果不时轻喝出声,整个人显得格外的灵活和元气满满。
  
      这个妹妹不再黏着我了啊!
  
      就像是父亲突然发现闺女不再黏着自己一样,沈安很失落,很伤感。
  
      “啊……打!”
  
      里面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沈安差点就跟着来了。
  
      “哎……哈!”
  
      “哈哈哈哈!”
  
      “哼哼哈嘿,快使用……哼哼哈嘿,某的轻功……哼哼哈嘿……”
  
      果果在练习双节棍,边上的绿毛在玩模仿秀,把沈安的声音模仿的不错。
  
      它越发的得意了,“我用……”
  
      它振翅飞了过去,边飞边喊道:“漂亮的……”
  
      呯!
  
      果果挥舞着双节棍,一棍把飞过来的绿毛抽了下去。
  
      绿毛跌落,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啊喔……”
  
      “绿毛……”
  
      果果的爱宠绿毛倒下了,这是一件大事。
  
      闻小种冲出家门,飞快的把陪着曾二梅去采买的陈洛给抓了回来。
  
      “快给绿毛看看。”
  
      绿毛就躺在果果的双手之中,目光无神,脑袋上好像肿起了一个包,看着很是可怜。
  
      “这是怎么伤到的?”
  
      陈洛觉得这不是事,果果却很是内疚的道:“被我一棍子打伤了。”
  
      陈洛叹息一声,“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
  
      绿毛的眼神活泛了些,刚想说话,边上的闻小种冷冰冰的道:“死了活该!”
  
      煞气笼罩住了绿毛,它用鸟头在果果的手上蹭了一下,“死了……”
  
      果果很伤心的摸着它的身体,问道:“能治好吗?”
  
      果果的爱宠要是治不好会怎么样?
  
      陈洛觉得沈安会很高兴,但不会暴露出来。
  
      家中的宠物沈安最不喜欢的就是绿毛,这鸟话多不说,还嘴贱,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只是因为果果看着,否则沈安早就把它剥来烤吃了。
  
      可果果会伤心啊!
  
      陈洛很是唏嘘的道:“这鸟吧,其实没什么事,小娘子您还记得周都督不?”
  
      果果点头,周都督渐渐大了,如今也要避着果果。可好歹是家里人,经常能见面。
  
      “那周都督前日在院子里疯跑,结果撞到了树,头上起了一个大包,当时就晕过去了,可如今不是好好的吗,绿毛这个包……”
  
      陈洛伸手摸了一下,绿毛惨叫一声,“啊啊啊啊……陈洛……”
  
      陈洛淡淡的道:“再叫唤某就让你成不了鸟。”
  
      绿毛抬头,陈洛的手一动,一把小小的刀就出现在手中。
  
      “小娘子稍待。”
  
      陈洛去了一趟,再回来时拎着一个小坛子。
  
      打开坛子,一股子浓烈的药酒味传来,绿毛惨叫道:“小娘子救命……”
  
      果果安抚道:“你乖乖的,回头给你好吃的……陈洛是神医,能治好你。”
  
      陈洛熟练的把绿毛包扎成了一只大鸟,几乎不能动弹的那种。
  
      “很不错,小娘子放心,两三日就好了。”
  
      果果喜滋滋的抱起被包成一团的绿毛,然后放在小木箱里,就像是在举行葬礼。
  
      陈洛和闻小种出去,两人走到了果果听不到声音的地方,陈洛说道:“先前某在外面听闻了些话,说是官家是暴君,咱们家郎君就是酷吏,迟早会被烹杀了。”
  
      所谓烹杀,来源于前唐时的酷吏来俊臣,那句请君入瓮流传千古,如今被陈洛改变了一下,倒也贴切。
  
      闻小种皱眉道:“暴君没什么不好,酷吏更是不错,但凡有得罪了自己的人,先弄死了再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