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66章 暴躁的帝王,忠心的沈安

第1066章 暴躁的帝王,忠心的沈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官家如何了?”
  
      赵顼也来了,站在殿外有些担心的问了韩琦。
  
      这是韩琦第一次被喊滚,但他却没有生气,一脸的担忧道:“官家这是发作了,为何不吹唢呐?”
  
      发作了?
  
      赵顼问道:“发作到什么地步了?”
  
      韩琦无奈的道:“官家令老夫滚。”
  
      赵顼看看他圆润的身材,眼皮子不禁跳了一下,觉得沈安的罪过大了去。
  
      但旋即对赵曙的担心让他失去了轻松的心态,就靠近大殿,准备偷听里面的动静。
  
      “……那几个领头的只是小头目,背后的那些人才是罪魁祸首……”
  
      赵曙觉得头部好了些,他放开手,冷冷的道:“不敢现身的多是身份贵重,这些人唆使他人出来闹腾,想让朕和先帝般的退却……至为可笑!”
  
      他说到至为可笑时,突然拍了椅子一下,然后缓缓起身。
  
      很累。
  
      焦虑症和抑郁症发作的时候,整个人都觉得要崩溃了,不管是精神还是**,都疲惫不堪,但却不想歇息。
  
      赵曙摇摇头,觉得有些头晕。
  
      这依旧是老毛病。
  
      每当发作时,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身处地狱,生不如死。
  
      那种绝望的感觉一般人大抵没法想象。
  
      只觉得这个世间全是陌生,无人可以相信,孑然一身。
  
      他觉得有些胸闷,就缓缓走了下来。
  
      殿内的空气有些不新鲜,一股子潮湿和木料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洋溢着。
  
      陈忠珩微微低头,但耳朵却竖起来,随时准备用听力来做出反应。
  
      “你认为大宋未来会如何?”
  
      陈忠珩一怔,心想官家这是问谁呢,于是他就抬头,结果赵曙问的是他。
  
      大宋……
  
      陈忠珩有些心慌,“官家,内侍不得干涉朝政。”
  
      外面的宰辅们都齐齐点头,对陈忠珩的反应很满意。
  
      内侍,特别是权重的内侍都是宰辅们盯防的对象。
  
      一旦出现权阉的苗头,韩琦就敢拎着棍子进宫来揍人。
  
      “你只管说。”赵曙负手而立,觉得脑袋里有些难受。
  
      “必然是好的。”陈忠珩干巴巴的话让赵曙有些不满,他冷哼一声,“不说实话,回头朕便挑一个矿山,让你去监工。”
  
      卧槽!
  
      在矿山上监工看似美差,可那等地方鸟都不拉屎,去了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
  
      某不愿去啊~!
  
      陈忠珩赶紧说道:“官家,大宋……大宋好着呢,辽人消停了,西夏被抽服软了,交趾在求饶……大宋……大宋从未这般好过。”
  
      “是啊!”赵曙叹息道:“大宋从未这般好过,可为何还有那么多人不满呢?”
  
      陈忠珩傻眼了。
  
      这个问题可是犯忌讳的,这里面涉及到那些反对者,他陈忠珩和这股力量比起来就是蝼蚁,不堪一击。
  
      他一脸悲痛的看着赵曙,心想官家您怎么就问了这个问题呢?
  
      “实话实说,否则就去琼州。”
  
      赵曙突然觉得舒畅了。
  
      为难别人竟然能愉悦自己吗?
  
      他还在琢磨着这个发现,却不知道他的前任赵祯早就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挺喜欢看到宰辅们头痛为难的模样。
  
      陈忠珩苦着脸道:“官家,那些人……他们不是有钱就是有权。有钱的不肯吃亏,有权的也是如此……有钱的就怕不能徇私,有权的就怕没了萌荫,要靠真本事才能升官……”
  
      他不知道自己说对了还是说错了,但本能告诉他,在这位略显刻薄的帝王面前,最好还是坦诚一些,否则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果然,赵曙微微颔首,笑道:“你竟然有这等见识,还对朕坦诚,不错。”
  
      哥……大佬……陛下……
  
      瞬间陈忠珩就想跪了,一身的毛毛汗。
  
      伴君如伴虎,以前陈忠珩觉得这个词有些假,在赵祯的身边他从未体验过这等惶然。
  
      可从跟了赵曙之后,他就知道这话的意思了。
  
      总算是过关了啊!
  
      他不禁松了一口气。
  
      赵曙看着殿外,神色多了些讥诮,“那些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一句话,他们离百姓远着呢。这样的人谈什么为百姓发声,让朕忍不住想笑……”
  
      自己站在权势的一边,却大谈什么百姓在哭泣,这个有些让人发噱。
  
      赵曙觉得人就没有纯善的,他淡淡的道:“那些人都想让朕弯腰,让朕服软,可朕却不肯,对,不肯。”
  
      他闭上眼睛,痛苦的皱紧眉头,脑袋里一阵嗡嗡作响。
  
      这个毛病啊!为何就不能根治呢?
  
      他回身看着御座,说道:“从太祖皇帝以来,大宋的问题看似在外,看似在辽国,可朕登基之后才知道,大宋的问题从来都不在外,而在内。大宋的问题太多,三冗只是其中之一,最要紧的却是……人!”
  
      陈忠珩还在琢磨着这话,赵曙沉声道:“让张八年来。”
  
      他的目光淡然,但却显得有些冷漠。
  
      殿外的张八年再次进来了。
  
      “那几人可有数?”
  
      赵曙的眼神中多了些冷色,张八年说道:“都在皇城司的注视之下,只要您一声吩咐……”
  
      皇城司自然不会胆怯,但赵祯当年没敢动用他们,所以张八年只是习惯性的问一句。
  
      那些人可不少好鸟,更不是善茬,一旦激怒了他们,说不得会引发眼中的后果,所以赵祯当年只能是蹲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