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60章 外戚和公媳

第1060章 外戚和公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书院里如今那些学生还算是老实,就是每日那个什么早操没人愿意去,都说太早了,而且是下狠手操练,没几个能承受。”
  
      一个仆役在禀告书院的事儿,赵允让就躺在榻上,阿苏在后面给他挠背,老仆在边上打盹。
  
      赵允让懒洋洋的问道:“咱们府里的那几个如何?”
  
      宗室改革对大宋的好处不言而喻,这样的事儿赵允让肯定会支持,他不但带着人去打群架,把那群反对的宗室打趴下了,更是拎着几个孙儿进了书院。
  
      仆役说道:“郡王,府里的几个小郎君……”
  
      他有些为难,赵允让冷笑道:“那几个小畜生可是也一样?”
  
      仆役很纠结,觉得他老是骂畜生真的不好。
  
      儿子是畜生,孙儿是小畜生,这一府人都是畜生,出去丢不丢人啊!
  
      “是,小郎君们早上起不来。”
  
      “还怕吃苦吧?”赵允让对此洞若观火,他举手,阿苏递上一杯茶水。
  
      喝了一口茶水,赵允让叹道:“怎么就没有沈家那等炒茶好喝呢?”
  
      沈安喝不惯现在的茶末,最后自己折腾了许久,弄出了炒茶,算是自得其乐。
  
      那个年轻人,不满意就会去改变,而且脑子里总是会有些奇思妙想,让人击节叫好。
  
      可惜不是我家的人啊!
  
      老赵摸摸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心想自己要多活许多年才行,否则这个家怕是就没人掌舵了。
  
      他这几年在观察着儿孙们,想从中找一个能顶门立户的,可看来看去,却一个都不合适。
  
      最后他想到了沈安。
  
      若是嫁一个孙女给沈安,两家就算是绑在了一起,郡王府以后有事沈安自然会出手相助。
  
      可那样不行啊!
  
      娶了郡王府的人,这近乎于做了驸马,对沈安的仕途影响太大了些。
  
      从前唐覆没后开始,无数人探讨过关于它灭亡的原因,其中一条就是外戚。
  
      那个杨国忠狗屁不懂,却能做到柄国重臣,这样的大唐不衰落何为?
  
      有识之士们把目光放的更远些,发现从前汉开始,外戚就已经成了祸害。
  
      前汉时,刘邦前脚才走,后脚吕后就粉墨登场。吕氏一族牛叉到什么程度呢?几乎取刘氏而代之。
  
      其后还有什么窦氏、霍氏……前汉的外戚不是一个人在奋斗,他们前赴后继,成功的在史书上留下了并不光彩的一页。
  
      而前唐的外戚也不甘寂寞,李渊自己本就是隋朝的外戚,算是外戚造反成功的典范,其后就遭遇了报应。
  
      武则天一露面,就成功的让前唐变成了脏唐,李世民、李治父子前后接纳了她,这个算是儿子挖了老子的墙角。
  
      而后武氏登基称帝,果真是颠覆了大唐,幸而后来再度反复,否则前唐早就成了历史烟云。
  
      最后就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李隆基,他成功的挖了儿子的墙角,把杨玉环弄进了宫中,脏唐至此登峰造极。
  
      但报应来的也格外的惨烈。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马嵬坡,美人香消玉殒,大唐也从此走上了下坡路。
  
      而在本朝也出过乱子,当年仁宗年幼登基,刘娥垂帘听政,甚至有人建议她改朝换代。
  
      所以谈及外戚,满朝文武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中心思想就一个:外戚要防备!
  
      从此大宋防备外戚就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程度,并且殃及池鱼,导致大明对外戚的防备也不差。
  
      但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外戚的劣迹斑斑才是根由。
  
      “外戚啊!”赵允让惆怅的道:“外戚得帝王看重,还亲近,容易拿到权柄,所以……彼时国家就如孩童持币行于闹市,那些外戚手握重权,不动心的有几人?”
  
      老仆醒了一下,说道:“阿郎,沈安都有娘子了,这事就别想了吧。”
  
      “是啊!他如今连儿子都有了。”
  
      赵允让有些唏嘘,但旋即就振奋精神,说道:“皇子此次去西北突袭,一战大胜,还亲手斩将夺旗,赵家除去太祖皇帝之外,还有谁这般厉害?”
  
      老仆也欢喜的道:“是啊!听闻还用敌军的尸骸筑了京观,好啊!只是有些官员弹劾,说皇子此举太过了些。”
  
      赵顼回来之后,本来是大捷,可听闻他筑了京观,有几个官员就上疏进言,说是皇子太过狠辣,不合人君气象。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这个皇子会不会变成杀人狂?杀人狂可不能做皇帝啊!
  
      赵允让不屑的道:“那些腐儒,十三郎当朝就痛骂了他们,连宰辅都说要让他们去西北做官,好生感受一番西夏人的好处。”
  
      此事若是发生在赵祯一朝,那么还真的难说。彼时大宋被辽国和西夏压制,连交趾都能欺负一把,所以对外分外的慎重,皇子筑京观这等事儿真的会被喷。
  
      而现在大宋北向揍了辽人几拳,西北又把李谅祚打的满脸是血,交趾更是在哀声求饶……这样的大宋让人精神抖擞,软骨头越发的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