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56章 好羞人啊

第1056章 好羞人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琦竟然进宫了。
  
      宰辅基本上不能单独见官家,这种行为叫做‘留身独对’,犯忌讳。
  
      可韩琦不但见了,还是大晚上敲开宫门进去的。
  
      老韩你不地道啊!
  
      宰辅们互相牵制,不许谁单独去见官家就是怕对方给自己下烂药,更担心对方单独和官家决断某事。
  
      可韩琦就破例了。
  
      这个老家伙大晚上摸进了皇宫之中,不知道和官家说了些什么。
  
      这是被弹劾了之后的求饶?
  
      是了,要不然他急着进宫干啥?
  
      这个夜晚汴梁的温度有些高。
  
      ……
  
      “哥哥……”
  
      “来了来了!”
  
      沈家的清晨就是这般的元气满满。
  
      沈安边跑边扎头发,等见到果果时,已经是穿戴整齐了。
  
      “跑起来!”
  
      沈安在前面领跑,果果在后面催促。
  
      每次跑过厨房时,就能听到里面的动静。
  
      果果一边跑一边琢磨,“哥哥,好像是煎年糕。”
  
      沈安吸吸鼻子,说道:“也有可能是糯米糕。”
  
      年糕不是复杂的玩意儿,就是要牙口好,沈家两兄妹自然不在话下。而年糕的作法多种多样,沈安和妹妹最喜欢的还是煎。
  
      弄点油把年糕两面煎的焦黄,然后装盘撒盐,一条一条的夹着就吃。
  
      “好吃!”
  
      果果坐在边上,觉得煎年糕最好吃。
  
      糯米糕的话口感会相对软糯一些,而年糕却硬,有嚼劲。
  
      沈安的早饭是汤饼配煎年糕,外加一个煎蛋。
  
      杨卓雪抱着芋头在边上吃早饭,娘儿俩吃的天一半,地一半的。
  
      杨卓雪喂了一勺子小米粥给芋头,芋头大爷吧嗒着嘴吃了一半,然后噗的一声,把剩下的一半喷了出来。
  
      沈安觉得脑门处有东西蹦了一下。
  
      这个臭小子!
  
      可杨卓雪却早已习惯了,飞快的用碗接住了他喷的小米粥,然后又搅和了一下,继续喂。
  
      “芋头,自己吐的东西可好吃?”
  
      沈安坏笑着问道。
  
      芋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木然的张开嘴。
  
      噗!
  
      这一下更用力了些,坐在对面的沈安中招。他缓缓伸手抹了一下脸上……
  
      “哈哈哈哈!”杨卓雪抱着芋头笑得花枝乱颤。
  
      “哥哥……”果果也笑的很开心。
  
      “哎……”连芋头都诧异的笑了起来。
  
      这孩子……
  
      “要教,下次再乱吐东西,收拾他!”
  
      天气不错,吃了早饭后沈安站在院子里溜达,觉得生命这么缓缓流逝也行。
  
      人生百年,轰轰烈烈是过,平平淡淡也是过,成功与否不在于你的成就有多高,而是要看你喜欢哪种日子。
  
      人与人的思路不同,遭遇不同,所以选择自然千差万别。
  
      沈安觉得自己最喜欢的是一个人背着个包去溜达,满世界溜达。
  
      那些异国风情,那些高山大海,草原沙漠……
  
      无人认识你,你可以放开的笑,可以很没有形象的躲在柱子后面撒尿……当然,也可以冲着一个好奇看你的女孩露出你自认为最帅气的微笑。
  
      彻底放松。
  
      沈安觉得自己需要这个。
  
      “郎君,庄子上今年的收成应当不错,他们说了,今年收割时想请您去看看……”
  
      夏初,庄老实开始忙碌起来了,庄子上的事儿他得监控着。
  
      “好。”
  
      沈安喜欢那些相对淳朴的农户,当然,那些作坊的女子也不错。
  
      “郎君,邙山军的那些乡兵差不多都娶了娘子,隔壁庄子得扩建了。还有,有的乡兵生娃像下蛋,生的太多了,中间都不歇息。”
  
      “这个不行。”沈安说道:“去告诉他们,女人不是母猪,特么的年年生,生出病来谁的错?叫他们管住裤裆里的家伙事,至少要隔一年。那是他们的娘子,不是生孩子的东西,操蛋啊!”
  
      他真的觉得操蛋。
  
      庄老实答应了,正准备说下面一件事,外面有人敲门喊道:“沈安在不在?赶紧进宫,官家召见。”
  
      哎!
  
      沈安正在悠哉乐哉的时候,心情全被破坏掉了。
  
      庄老实提醒道:“郎君,怕是韩相公的事发作了。”
  
      老韩啊!
  
      沈安想到那些弹劾老韩的人不禁就笑了。
  
      老韩可是得理不饶人的典型,今天可有好戏看了。
  
      沈安一路进宫,等进了殿内时,韩琦正在发飙。
  
      “见过陛下。”
  
      沈安行礼,然后躲到了自己的老地方,一根柱子的前方。
  
      久站伤骨,但朝会有时候会遇到难以决断之事,会拖延许久,这时候沈安就能靠在柱子上,看着其他人苦逼的站的东倒西歪的。
  
      “……暗香的账房喝多了,多写了两百贯,交钱的时候却只给了五十贯,也就是说,那个官员知道写多了两百贯。可他并未禀告,也未曾告诉旁人,就拿着暗香给的凭据去领了两百五十贯钱……”
  
      “二百五啊!”韩琦痛心疾首的道:“他竟然就悄无声息的贪腐了两百贯,若非是此次有人专程去查账,查到了此事,官家,那两百贯就无人知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