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55章 一件事卖两次人情

第1055章 一件事卖两次人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
  
  韩琦这两天的火气很大,但凡撞到枪口上的一律死无全尸。
  
  “你曾公亮也想把老夫弄下去?”
  
  这不,曾公亮说话不小心就被韩琦喷了。
  
  “没有的事。”曾公亮很憋屈,想喷回去吧,却喷不过韩琦。而且这种时候他要是和韩琦起了冲突,外界就会认为他是想把韩琦弄下去,那些弹劾韩琦的官员就感觉自己找到了主心骨,拼命的往曾公亮身边站。
  
  这个就是碰瓷,你曾公亮敢吗?
  
  老曾不敢,所以很羞耻的缩了。
  
  若是在以往,韩琦定然会得意洋洋的显摆一番,可今天他却坐在那里发呆。
  
  “韩相,刚才沈安在外面和人喝酒,言谈见说到了您,沈安说您殴打重臣有可能,就是贪腐不可能,他愿意用身家来担保。”
  
  韩琦感动了。
  
  “还是沈安懂老夫啊!”
  
  他负手站在那里,不胜唏嘘。
  
  曾公亮撇撇嘴,欧阳修老眼昏花的道:“那个……沈安的身家,那可是巨富啊!他也舍得?韩相,你可是欠人情欠大了。”
  
  包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按照他对沈安的了解,那小子就算是支持韩琦,也绝不会用这种打赌的方式。
  
  换个说法,韩琦倒霉了关我屁事?
  
  所以……那小子判定韩琦没贪腐。
  
  包拯微微点头,觉得政事堂里也只有自己是清醒的。
  
  曾公亮巴不得韩琦滚蛋,然后他就能接任首相,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欧阳修醉心于诗词文章,于国事并无多大的建树。
  
  但他刚才这句话没错。
  
  你韩琦这次可是欠人情了。
  
  沈安那个小子啊!就是会玩这种坑人的手段。
  
  他当然是知道了韩琦没事,才会在外面放话。
  
  这等时候支持韩琦就是人情,而代价不过是说几句话而已,惠而不费,不干是傻子。
  
  包拯琢磨了一下,抬头道:“韩相的为人老夫不怎么喜欢,不过说到贪腐,老夫却觉着不可能。”
  
  老包有一说一,韩琦的嘚瑟性子他真是不喜欢。
  
  韩琦回身,感激的拱手道:“多谢希仁了。”
  
  在这等时候,政事堂里多一个支持者,这无疑就是雪中送炭。
  
  老韩又感动了,包拯笑了笑,继续做事。
  
  可他却有些觉得不对劲。
  
  老夫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这番话之后,韩琦岂不是要感激老夫?
  
  这个……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啊!这个是不是有些取巧了?
  
  这一刻包拯内疚了,最后想到了原因。
  
  是了,就是沈安那小子弄的。
  
  沈安不知道自己做事的风格影响到了多少人,他此刻正在聆听王天德的解释。
  
  王天德最近几年的日子很嗨皮,不过据说他的腰子出了点问题,已经从夜御一女变成了三天一次。
  
  他的肚子依旧,此刻满头大汗的在解释。
  
  “那个……安北啊!当初暗香的人手不够,那个记账的先生爱喝点酒……”
  
  他犹豫了一下,沈安点头道:“嗯,你说。”
  
  王天德继续说道:“先帝的陵寝建造……要的东西很多,花钱如流水啊!”
  
  这个没错,连内藏库都被挪用一空,让赵曙感慨自己是史上最穷的帝王。
  
  沈安端着茶杯,缓缓喝了一口。
  
  大宋的茶道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顶峰,而且几乎是人人爱茶,哪怕你去了乡间,那些人家只要能吃得起饭,茶叶就是必需品,只是买不起好茶叶而已。
  
  但沈安却叫人琢磨了多年,弄出了炒茶。
  
  喷香啊!
  
  而且还回甘,真是好喝。
  
  他看了王天德一眼,说道:“谁犯了错?”
  
  王天德的模样让沈安觉得有些不对劲,这货以往就是那种豪爽的性子,怎么扭扭捏捏的了?
  
  “安北……”王天德苦涩的道:“是某错了。”
  
  哦嚯!
  
  沈安心中一喜,知道自己的人情成功的卖给了韩琦。
  
  韩琦又欠下了某的一个人情,真是爽歪歪啊!
  
  但他却痛心疾首的道:“老王啊老王,当年某是如何跟你说的?某告诉你做生意要有节操,要有良心,可你现在做了什么?你竟然把韩琦弄贪腐了……你可知道韩琦如今在想什么吗?”
  
  王天德摇头,“不知。”
  
  沈安冷冷的道:“他在想是谁污蔑他,找出来,弄死那人。”
  
  首相被冤枉了,这个怒火哦,老王,你就受着吧。
  
  而且沈安还想到了一个问题,面色发黑。
  
  竟然是暗香弄出的纰漏,那么哥卖给韩琦的人情岂不是打折扣了?
  
  瞬间沈安就想掐死王天德。不过这个损失要从哪里弥补回来呢?
  
  沈安看着王天德,心中一动。
  
  “说说吧,是怎么弄错的。”
  
  王天德说道:“他们找到了当时的账本,发现一笔钱本是五十贯,那人喝多了,就写成了五百五十贯,就是前面加了个五百……”
  
  “钱呢?那五百贯呢?”沈安杀气腾腾的道:“谁弄走了?弄死他。”
  
  竟然敢贪污哥的钱,去琼州修路去吧。
  
  王天德摇头,“某把那人刑讯了许久,他发誓那笔钱暗香没收到……也是啊!安北,当初你说记账和收钱不能是同一人,所以某去问了收钱的人,他查了,确实是没收到那五百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