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51章 谁欺负老夫的表妹

第1051章 谁欺负老夫的表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雱没有能跟着去,被老夫人拘在了家里,眼睁睁的看着沈安陪着吴氏准备出去。
  
  他拼命给沈安使眼色,大抵是想让他多说左珍的好话。
  
  “该说的他都说了。”
  
  老夫人看着大孙子,有些头痛的道:“为了你的亲事,家里不得安宁,如今我也累了,就看这一趟吧。”
  
  王雱博览群书,所学甚多,大抵能让正常人产生我是个傻瓜的那种聪慧。
  
  他于佛道都有些研究,此刻默默祈祷着。
  
  “……南无阿弥陀佛……福生无量天尊……”
  
  老夫人听了半晌,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这是求谁呢?”
  
  王雱随口道:“孙儿是求佛祖和道尊。”
  
  老夫人气得差点仰倒,骂道:“佛祖和道尊是对头,你一起求了,他们谁会理你?”
  
  王雱一脸正色的道:“孙儿两个都求,说不定会更管用。”
  
  这个孙子算是没法救了,“那你怎么知道是谁在保佑你?”
  
  老小孩老小孩,老夫人童心一起,就逗弄了一下大孙子。
  
  王雱正色道:“好消息来的时候,孙儿若是念佛,那便是佛祖保佑。若是念的道尊,那便是道尊保佑。”
  
  童心满溢的老夫人被大孙子的话气得不行,急忙双手合十:“孩子不懂事,佛祖勿怪,佛祖勿怪。孩子不懂事,道尊……呸!”
  
  老夫人发现自己双手合十不对,就拍了大孙子一巴掌,然后稽首,“孩子不懂事,道尊莫怪,道尊莫怪。”
  
  王雱摸了一下后脑勺,又虔诚的祈祷了起来。
  
  于是佛祖和道尊不断被提及……
  
  ……
  
  沈安带着牛车到了那条小巷子,吴氏看了看,问道:“可是这里吗?”
  
  “是。”
  
  沈安指着右前方的那个小店铺,低声道:“您看,那就是左珍。”
  
  吴氏掀开帘子,仔细看着那个女人。
  
  此刻生意不错,左珍一人忙里忙外,很是辛苦。
  
  “左娘子,这鹌鹑怎地小了?”
  
  有人在刁难。
  
  左珍抬头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哪小?”
  
  男子举起鹌鹑,“看看,这腿小,这翅膀小,这身板小……处处都小。”
  
  “那便还回来,我退你钱,从今日起,你不必再来了,来了我也不会卖给你!”
  
  这些鹌鹑是她精心挑选的,每一只大小差距不大,这几年从未有人说过鹌鹑小的事儿,可见左珍的用心。
  
  男子本是想调戏一番,可没想到左珍却很果断,他调笑道:“何必呢,某明日……哎哎哎!”
  
  左珍一把抢过油纸包,然后低头拿了铜钱放在前方,“自己拿走,我记住你了,此后不会再卖给你。”
  
  她又忙碌了起来,男子站在边上,有点羞刀难入鞘的滋味。他见左珍脸蛋微红,竟然颇有些姿色,就吞了一下口水,走近说道:“钱不钱的只是小事,某家中颇有些钱财,你若是愿意……回头家里就腾个房间出来,你也无需去向大妇磕头,自得其乐,岂不更好……”
  
  小妾归正妻管,这话说的很轻浮,大抵就是找个长期女妓的味道。
  
  男子说完很是得意,左右看看,觉得这些蠢货只知道吃,而不知道美人难求的道理,都是蠢货啊蠢货!
  
  等某把这个女人带回家中,日夜享受,想吃炸鹌鹑了还能让她下厨做羹汤,岂不美哉?
  
  他正在得意,却发现周围的客人都在往后退。
  
  牛车里的吴氏叹息道:“女人不好过啊!她这般……每日都会有人来纠缠,她可怎么办?”
  
  沈安说道:“您看着就是了。”
  
  吴氏点头,一手掀开帘子,一边看着。
  
  就只见左珍放下大筷子,右手在案子底下捞了一下,然后双手一提,竟然提了一根棍子出来。
  
  呯!
  
  左珍奋力一棍打在男子的额头上,他正在得意,顿时就被打傻了,只觉得眼前全是金星。
  
  “哦……”
  
  他捂着额头,跌跌撞撞的往后退去。
  
  这人竟然敢调戏左珍?
  
  这些老客户都知道左珍的后台板扎,那位以德服人的沈县公在罩着她呢,谁敢调戏她?
  
  哦,有一个,那个小子整日就来帮忙干活,不过大家都知道这小子是看上了左珍。
  
  呯!
  
  男子终于还是倒了,左珍继续炸鹌鹑。
  
  “好一个烈性女子。”
  
  吴氏看到这里不禁悚然动容。
  
  这年头的女子不容易,一个人出来讨生活的更是艰难。
  
  遇到这等事咋办?
  
  顶多笑一笑,为了生活忍辱负重罢了。
  
  可左珍却烈性,一棍子就把调戏自己的男子打晕了。
  
  好一个女子啊!
  
  吴氏不禁生出了些欣赏之意来。
  
  “那人莫不是死了吧?”有人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子正在晃晃悠悠的起身。
  
  “报官!报官!”
  
  他又蹲下干呕着,然后嘶叫着:“某从未被人打过,还是棍子……要报官,把她弄进去,赔钱……”
  
  他的额头肿起了一个大包,觉得自己铁定是受害者,就叫喊着,没多久就有巡检司的人来了。
  
  “何事报官?”
  
  汴梁的治安如今越发的好了啊!
  
  男子从未见过巡检司的人来得这般及时过,不禁赞了一句,周围的人都在笑。
  
  “这个女人无辜打伤了某!”
  
  男子指着左珍,得意的道:“就是她!”
  
  巡检司的军士走过去问道:“为何动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