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50章 转机

第1050章 转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左珍有些心烦意乱,更有些惶然。
  
      “我比他大,而且还成过亲。”
  
      哥,我和王门不当,户不对,而且我还是二锅头,你做媒能靠谱些不?
  
      “你只想想可愿意,若是愿意,剩下的事与你无关。”
  
      沈安觉得王的性子太孤拐了,若是再拖下去,弄不好这厮就会孤独终生。
  
      左珍想了想王。
  
      那个年轻人话不多,总是喜欢偷看她,被发现后就别过脸去,却不肯道歉。
  
      后来渐渐熟悉了,他会帮忙干活。在左珍看来,这等富贵人家的少年压根就熬不住几日,可王却熬住了,而且还去寻了沈安要方子,让她的生意越发的好了。
  
      那个方子真的很出色,让左珍忙碌不停。
  
      今日就是有人去点了外卖,左珍让王看着店里,自己提着食盒就来了。只是路上她崴了一下脚,所以晚到了些。
  
      富贵人家的少年多薄幸,可王却几年如一日的去偷窥她。
  
      这样的坚持让人动容,也让人心慌意乱。
  
      左珍有些惶然,她摸摸自己的脸,觉得自己配不上王。
  
      “你只管说愿不愿意就是了。”
  
      沈安盯着她,心想这事儿可不能是王剃头挑子一头热,若是你撒手不管,那某非得把这事儿搅黄了不可。
  
      舔狗没有好结果啊!
  
      他在等待左珍的决断,若是拒绝,那么他就会想办法把王弄出汴梁,去别的地方待几年。
  
      到时候不管是下套也好,下药也罢,迟早能让王成亲生子。
  
      至于汴梁的那个左珍,会渐渐模糊,成为记忆。
  
      不知道过了多久,左珍微微点头,赧然道:“我此生只从他的身上感到了暖意……”
  
      一个女人活到这个份上,堪称是悲哀,可左珍却没有自暴自弃,更没有随便寻个男人嫁了,可见内心的坚持。
  
      不错!
  
      沈安起身道:“如此你就回去吧,此后的事你就别管了。”
  
      左珍出去时,正好边上的果果趁着嫂子不注意溜了出来,见到左珍后就问道:“哥哥,她是谁?”
  
      里面的杨卓雪瞬间就觉得小姑子真是太体贴了,真想亲她一口。
  
      左珍福身道:“见过小娘子。”
  
      果果是礼仪达人,赶紧福身:‘见过娘子。’
  
      沈安笑道:“是你元泽哥哥的人。”
  
      “哦。”
  
      果果好奇的看着左珍,“元泽哥哥喝多了就喜欢吟诗,还想上屋顶去看月亮,结果有一次就摔了下来……”
  
      沈安想捂脸,左珍却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那个少年还有这么好玩的一面吗?
  
      她看着果果的目光中多了些不明之色,大抵是羡慕。
  
      若是自己也生一个孩子该多好啊!
  
      等她走后,沈安就去了王家。
  
      老王在衙门,吴氏接待了他。
  
      “安北怎么有空来我家?可是元泽的事吗?”
  
      吴氏有些愁眉不展的道:“元泽牛心古怪,一心就认准了那个女人,可你来说说,那个女人可适合元泽吗?”
  
      沈安干笑道:“您……元泽执拗啊!”
  
      老人家,你再这么拖下去,你儿子怕是要发病了。
  
      吴氏无奈的道:“我知道,不过就算是如此,我也不会同意。”
  
      这是个执拗的母亲。
  
      “您看看……那个女子某也去查了一番……”
  
      沈安在盯着吴氏,若是吴氏无动于衷,他就准备劝王和左珍私奔,等生了孩子再回来,然后在边上分家住。
  
      “哦!”吴氏双手紧握,“赶紧说说。”
  
      这个……有戏啊!
  
      沈安心中暗喜,正色道:“那女子有个后娘……”
  
      “可怜哦!”在不涉及切身利益的情况下,女人总是愿意展示自己的怜悯之情。
  
      吴氏就差双手合十了,沈安继续说道:“那左珍在这样的逼迫下依旧煎熬了下来,后来……”
  
      他看了吴氏一眼,一脸的唏嘘。
  
      窗外,吴老夫人被仆妇扶着站在那里,举手止住了想通报的下人,然后侧耳倾听着。
  
      “若是一般人吧,顶多是把继女趁早嫁出去了事,眼不见,心不烦。”
  
      吴老夫人点头,觉得沈安这人活的通透。
  
      里面的吴氏说道:“当年我也曾见过这等狠心的,不过就是草草嫁出去罢了,顶多克扣些嫁妆……”
  
      “就是啊!”沈安说道:“可她那后娘竟然把她嫁给了一个败类,酒色之徒……”
  
      吴氏摇着头,“女人出嫁就是投胎,这不是害人吗?这都投到猪圈里去了。”
  
      这个吴氏,怎么说话的?
  
      外面的老夫人有些不悦,沈安却知道是顺口了,他干笑道:“是啊!那男人整日寻欢作乐也就罢了,可谁曾想他还纵容那些女人去寻左珍的晦气……这日子……”
  
      “煎熬!”吴氏嫁来王家算是顺风顺水,表哥尊重,老夫人是自家亲戚,好沟通,这日子过得就别提了。
  
      人的日子过好了,她就会寻找差异,比如说看到过得不如自己的,就难免会生出同情心来,顺带也是彰显自己的好日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