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33章 老夫白活了

第1033章 老夫白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学此次科举的成绩不错,随着题海之法的风行,虽然有猜题的优势在,但太学考中进士的学生依旧在不断减少中。
  
      郭谦对此有些焦虑,但却不得其法。
  
      怎么改进?
  
      他和陈本等人商议了许久,可却没有结果。
  
      有人说去请教沈安,话一出口就扇了自己一下。
  
      沈安如今管着邙山书院和宗室书院,俨然是大宋第一教育家,太学再去请教,是不是还得把太学算上?
  
      那郭谦哪里还有脸面管理太学?
  
      于是议事不欢而散。
  
      郭谦很郁闷,就寻个借口出来溜达散步。
  
      出了太学大门,他看看左边,那边是邙山书院,再过去就是宗室书院,三家书院在一条巷子里,也算是蔚为壮观了。
  
      左边郭谦不想去,怕堵心。
  
      他顺着右边缓缓而行,一路看着那些市井风物,心情渐渐好了起来。
  
      “要读书就好生读书,不去作诗词,不去做文章,你弄这个作甚?”
  
      右边有家做扫帚等杂物卖的店铺里传来了争吵,郭谦走过去,看着里面的一对父子,饶有兴趣的等待着结果。
  
      那少年看着十五六岁的模样,有些狡黠之色,但他的父亲却五大三粗,神色愤怒。
  
      这孩子弄不好会被揍一顿。
  
      郭谦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些欢喜,一种看到熊孩子要被教训的心态让他很是惬意。
  
      少年看了郭谦一眼,说道:“爹爹,孩儿考不上进士呢。”
  
      “那也得读书。”男子怒道:“为父辛辛苦苦的营生,编扫帚把手都编烂了,不就是为了让你读书吗?读书明理,为父一生就是吃了不读书的亏,前半生懵懵懂懂的,算是白活了。这些亏为父却不肯让你再去吃,所以才咬牙挤出了钱粮让你去读书,可你竟然说什么不想读了……”
  
      男子随手拿起一只扫帚,显然是要准备动手。
  
      好啊!打吧,熊孩子不打不上进。
  
      作为执掌太学多年的老家伙,郭谦最喜欢看到这一幕。
  
      那少年退了一步,显然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然后说道:“爹爹,您干活苦,所以孩儿就不读了,回来帮您一起干……”
  
      这是个好孩子啊!
  
      郭谦又后悔了,觉得不该打。
  
      那男子听到这话就丢了扫帚,走过去拉起少年的手,看着他手心里的血泡,心痛的道:“这手本该是拿笔的,如今却去编扫帚……为父没出息,没能让你进太学……”
  
      男子蹲在地上,抱头哭了起来。
  
      少年也落泪了,蹲在对面说道:“爹爹,咱们家能吃饱,有衣服穿,这些都是您挣钱换来的,您……您是天下最好的爹爹……”
  
      男子抬头,父子俩都哭了起来。
  
      哎!
  
      郭谦觉得眼睛有些发热,就揉了揉。
  
      “去读书吧,为父能养活你。”
  
      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抹去泪水,然后催促儿子去读书。
  
      少年说道:“爹爹,孩儿的文章诗词先生都说了差,他还说孩儿读书刻苦,可这诗词文章要讲天赋,没这个天赋你再刻苦也无用,就是白费钱粮,孩儿想着……”
  
      “竟然是这般吗?”
  
      男子又痛苦了起来,“为父……为父的种不好啊!害了自己的孩儿。”
  
      哎!
  
      郭谦也叹息一声,觉得这种事儿真的是没办法了。
  
      “爹爹,可杂学不讲什么天赋呢!”
  
      “什么杂学?”
  
      “就是沈县公的杂学。”
  
      “沈县公为父知道,就是那个文武双全的,还把耶律洪基打了半死,抢了他媳妇的那个?”
  
      郭谦一脸黑线,心想沈安何曾抢了萧观音?
  
      “对,就是那个沈县公。”
  
      “可杂学不能科举呢……”
  
      “孩儿也考不上科举啊!”
  
      少年很是得意的道:“爹爹,您不知道,杂学是真本事,学了出来,随便找事做就能养活一家子……”
  
      “那么好?”
  
      男子显然不相信。
  
      少年说道:“爹爹您知道那个邙山书院和宗室书院吗?”
  
      “邙山书院知道。”男子有些纠结的道:“那邙山为父当年帮人赶车去过一次,咦,那上面都是坟堆,用邙山做书院的名字,那沈县公怕不是教的都是鬼魂哦。”
  
      “宗室书院,那不就是贵人读书的地方吗。”
  
      “是啊!”少年的眼睛猛地一亮,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路一样,再无疑惑,“爹爹,邙山书院和宗室书院教授的都是以杂学为主呢!”
  
      “啥?宗室书院教授杂学?”
  
      “是呢。”少年兴奋的道:“爹爹,那些宗室子都是贵人,以往咱们抬头都看不到的人,如今他们都求着沈县公教授他们杂学,您说杂学好不好?”
  
      “好,只是……”男子有些懵了,“他们学了杂学作甚?”
  
      “都是金枝玉叶的,他们为何要学杂学?”男子的问题很朴素,却很直接。
  
      少年显然早就准备好了答案,“爹爹,朝中早就说了,五服之后的宗室就不管了,朝中不再发钱粮。您想想啊!那些金枝玉叶的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他们哪里能养活自家?”
  
      男子点头,“有一年为父遇到个宗室子,在渡口的时候,他嫌弃为父等人的身上汗味大,就叫人搭起了布幔,和侍女在里面调笑喝酒取乐。有布幔隔着,从外面看去模模糊糊的,就像是神仙,如今这神仙也要下凡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