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1001章 新人碾压

第1001章 新人碾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稍后沈安回去,里面的气氛热烈的不行。
  
      包拯虽然是末相,但今日却坐了首位。
  
      众人纷纷敬酒道贺,老包面不改色的都喝了,渐渐的酒意上涌。
  
      欧阳修也喝多了些,就斜睨着包拯说道:“你竟然成了末相,还是陛下提拔的,可还敢弹劾规劝吗?”
  
      这话有些陷阱,若是包拯说敢,赵曙知道了虽然觉得正常,但却会膈应。
  
       这便是政事堂的下马威和接风酒,老包喝多了,沈安怕他接不下。正准备出头时,包拯喝了一杯酒,淡淡的道:“什么叫做敢不敢?世间事,人为之。有不平之事,不管是帝王还是百姓,老夫就会站出来,就会咆哮!”
  
      他盯着欧阳修,皱眉道:“为官者,不论高低,当知民为贵,莫要老是盯着帝王……有空多看看百姓,多看看民间疾苦,那才是为臣之道。”
  
      漂亮!
  
      沈安看了左边墙壁一眼,那里面坐着赵曙,这些话都被他一一听了去。
  
      这一轮大战,欧阳修完败,包拯完胜。
  
      曾公亮见欧阳修颓然喝酒,就笑道:“政事堂事多,而且繁琐,文武兼管。身子差一些的怕都顶不住。”
  
      老包你六十多了,可还撑得住吗?
  
      包拯举杯,连喝三杯。
  
      曾公亮奉陪三杯,被灌的眼睛发绿。
  
      他的酒量本就不好,先前喝了不少,此刻又喝了三杯急酒,顿时就发作了。
  
      “要吐……”
  
      “赶紧出去!”
  
      韩琦摆摆手,有人扶着曾公亮出去呕吐。
  
      这一轮,曾公亮完败。
  
       韩琦觉得有些丢人,就说道:“政事堂之事千丝万缕,上接君王,下接群臣,什么都得懂一些……”
  
      老包,你的经验储备够吗?
  
      包拯举杯,又是连着三杯,把韩琦喝的翻白眼,然后才说道:“老夫在三司如何?”
  
      韩琦忍住呕吐说道:“好!”
  
      包拯在三司确实是干的不错,比前面几任强多了,政事堂为此受惠不少。
  
      韩琦别的不行,但却骄傲,不肯说假话。
  
      包拯继续说道:“嘉祐八年,某领军在原州击败李谅祚。治平二年,某领军在雁门关击败耶律洪基……这两战老夫临战不管,但却掌控全局,如何?”
  
      文事他有三司的政绩,那可是实打实的实务。
  
      武事他有这两次统军出征的战绩,哪怕只是掌总,可依旧能傲视同僚。
  
      韩琦的面色微变,觉得自己有些自取其辱的味道,但骄傲驱使他点头道:“你不错。”
  
      政事堂的想给新人包拯一个下马威,可谁曾想却被包拯完成了三杀。
  
      包拯站在那里,微微昂首……
  
      老夫就问还有谁?!
  
      这一刻包拯目光如电,哪有半点老态?
  
      而在隔壁,赵曙微微点头,举杯干了。
  
      包拯不错!
  
      关键是政事堂里多了个新人,不会和韩琦等人合流的新人,这才是让赵曙放心的地方。
  
       今日他出来的目的达到了,于是就准备回去。
  
      一开门,张八年先出去,然后挡在边上让赵曙出来。
  
      “呕!”
  
      曾公亮在呕吐,赵曙看了一眼,微微摇头,然后悄然离去。
  
      ……
  
      西夏使者又来了,一路疾驰,就在包拯就任末相的第三天冲进了汴梁城。
  
      “那使者疯了,和守门的军士发生了冲突,然后又抱了军士,疯疯癫癫的说什么好兄弟,如今在外面等候觐见。”
  
      赵曙笑道:“让他来。”
  
      这是来表达感激之情的吧?
  
      赵曙笑了笑,等使者进来行礼后,就和颜悦色的道:“何事这般急切?”
  
      西夏使者恭谨的道:“国主让外臣表达西夏对大宋的感激之情,国主恨不能马上赶来汴梁,可辽人还在入侵,所以不敢轻离……”
  
      赵曙颔首道:“如此朕知道了。”
  
      这就算是完成了程序,可西夏使者却失礼的道:“陛下,外臣希望能面见归信侯。”
  
      “他如今是县公了。”
  
      包拯有些不满,觉得沈安的爵位应当再高一级才好。
  
      这酬功也太吝啬了些。
  
      使者笑道:“那可不是正好,沈县公在雁门关……陛下,耶律洪基杀了好几个武将……还气吐了血。”
  
      “什么?”韩琦心中大喜,问道:“真是吐了血?”
  
      使者得意的道:“我们有密谍在辽军之中,当场看到耶律洪基吐血……随后过了几日,就借口杀了几个武将。”
  
      赵曙目视包拯,示意他来确认一下。
  
      包拯是那场大战的统筹者,只有他有资格来确定。
  
      包拯点头,赵曙只觉得心中舒畅的想大笑。
  
      耶律洪基啊耶律洪基,你也有今日吗?
  
      “哈哈哈哈……”
  
      他终究是没忍住,大笑了起来。
  
      韩琦笑道:“辽皇一战败北竟然吐血,可见这一战辽人胆气尽丧,好,好啊!哈哈哈哈!”
  
      群臣都大笑了起来,笑声舒畅。
  
       一战大败辽皇耶律洪基,大宋头顶上的大石头算是挪开了些,君臣自然喜不自禁。
  
      赵曙心中欢喜,吩咐道:“那沈安……他的儿子据闻很是聪慧?”
  
      韩琦此刻对沈安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可哪怕是如此,听到这话后他依然觉得脸红。
  
      一个还在吃奶的奶娃,他聪慧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