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980章 连证据都没有,逃命

第980章 连证据都没有,逃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火在蔓延,火焰逼着耶律洪基只能站在街道上。
  
      这里已经被封锁住了,那些军士用各种器皿盛着水来回跑,但却是杯水车薪,大火不见减小。
  
      可没谁去关注这个。
  
      沈安来了。
  
      有官员说道:“那沈安是沈卞之子,子承父业,一心就想北伐。他在宋人那边颇为得势,赵曙重用他。关键是此人对外强硬,对大辽更是如此。府州和雄州之战都是他在主导,这等人就该杀了他,就该杀了他呀!”
  
      众人都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仿佛丢失了什么东西。
  
      府州和雄州两次交战,大辽威风不再,带来的负面影响至今未散。
  
      耶律洪基此次亲率大军来雁门,就是这个负面影响带来的决断。
  
      可以这么说,若非是有府州和雄州的败仗,耶律洪基此刻还在享受生活。
  
      “他这是想来窥探朕吗?有趣。”
  
      耶律洪基嘴里说着有趣,握着刀柄的手却越发的紧了。
  
      他看着两边,那些臣子和侍卫们的神色各异,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诡异。
  
      “该杀了他的呀!”
  
      一个文官突然顿足道:“那沈安对大辽充满了恨意,宋人这几年越发的蒸蒸日上,此人居功至伟……神威弩据闻就是此人弄出来的,还有那个金肥丹……火药也是他改进的……陛下,这等人若是弄死了他,对宋人而言就是少了十万精锐,十万精锐呐!”
  
      众人不禁都点点头,有人苦笑道:“若是知道他在使团里,某拼死也要弄死他……不对,陛下,此刻派出精锐去追杀他……对,还来得及,还来得及!”
  
      耶律洪基是气坏了,所以没反应过来,此刻被这么一提醒,他就咆哮道:“去,派出曳落河,去追杀他……杀了他!”
  
      “陛下有令,曳落河全军出击!”
  
      马蹄声轰然远去,耶律洪基冷笑道:“沈安若是身死,赵曙可会心疼?”
  
      一个臣子笑道:“沈安于宋人而言就是宝贝,这个宝贝死在大辽……赵曙怕是会被气死,哈哈哈哈!”
  
      “准备迎接宋人的愤怒吧。”耶律洪基的心情渐渐好转了,“沈安一死,他们会发狂,随后……会政争。
  
      宋人最近弄了不少新东西,包括什么宗室革新,这些就是新政。朕一直在等着他们内部发生争斗,可却没有,为何?
  
      因为沈安在,此人在其中搅和,让那些反对者无法发作……若是没有他……
  
      若是没有他,韩琦等人和曾公亮等人会斗起来,还记得庆历年间吗?那时候范仲淹等人弄了个什么新政,结果闹腾的上下不宁,造成的分裂至今还在,这是让宋人不断衰弱的分裂……所以,沈安一死,好处之多,让朕不禁要感谢上苍。”
  
      他双手合十,冲着苍穹默念几句,然后说道:“这是好事,上天赐予大辽的好事。”
  
      一件坏事变成好事,这便是上苍在保佑大辽。
  
      耶律洪基不禁虔诚的祈祷着。
  
      去追查起火事件的侍卫回来了,一脸懵逼的道:“陛下,那沈安……那沈安就是自称曹雪芹的那个……”
  
      啥?
  
      耶律洪基想起那个宋人在临走前的微笑,很是从容和老实。
  
      是了,老实。
  
      老实就是纯良。
  
      ——沈安看着纯良,天下独此一个的纯良。
  
      耶律洪基想挖掉自己的眼睛,愤恨让他的呼吸急促,面色潮红。
  
      若是当时有人能认出沈安来,此刻沈安就该跪在他的身前哀求。
  
      “那个骗子!”
  
      耶律洪基怒道:“竟然化名,曹雪芹……曹雪芹……”
  
      朕还夸赞了这个名字不错,可特么的谁曾想竟然是化名,假的!
  
      他一脚把侍卫踢翻,怒吼道:“再派人去,把马跑死了也要抓到他,要活的,朕要让他跪在身前求饶……”
  
      “是。”
  
      马蹄声再起,随即远去。
  
      侍卫爬起来,低头道:“陛下,先前那沈安出来之后,就蹲在窗户边上,说是鞋子掉了……”
  
      耶律洪基回身,大家齐齐看着那个还在燃烧的地方。
  
      房屋已经倒塌,可那个房屋的大致构造大家都记得。
  
      窗户边上,然后弄了个什么东西……
  
      耶律洪基问道:“朕记得火头最先就是从窗户那里窜进去的……”
  
      “陛下,火头就是从窗户那里开始的。”
  
      瞬间众人就傻眼了。
  
      这把火竟然是沈安点的?
  
      这厮先是化名为曹雪芹,跟着使团混进了朔州城,接着大摇大摆的见了耶律洪基。
  
      “他是来窥探朕的。”耶律洪基怒道:“可谁都没认出他来,任由他放肆的打量着朕,任由他在看着大辽铁骑的虚实,这是耻辱!”
  
      是啊!
  
      大家都知道这是耻辱。
  
      “无耻!”
  
      主辱臣死,一个文官面红耳赤的道:“陛下,此等人……无胆之辈,不敢报上真名,否则那曹佾哪有资格担任什么正使……鼠辈,无耻之尤!不要脸!”
  
      “上次记得宋使来时,臣问过他沈安何许人,他一脸认真的说沈安纯良宽厚,最喜以德服人……那个骗子!宋人都是骗子!”
  
      一个年轻的武将在咆哮着:“陛下,臣愿率军前去追杀沈安,不成功……臣就不回来了。”
  
      他的一个对头比较阴,就冷笑道:“先前你在陛下的面前说了什么?那沈安不来就罢了,他若是敢来,你若是弄不死他,回头就弄死自己……如今沈安来了,又走了,你怎地还不去死?”
  
      艹!
  
      年轻武将也想起了这茬事,当时耶律洪基还因此对他赞赏有加。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