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977章 忠魂千古

第977章 忠魂千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站在关城上,左右险峻,前后崎岖。
  
  “若是再来一场雪,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没法打破雁门关。”
  
  张举很是自豪的介绍着情况。
  
  包拯点点头,抹了一把脸,说道:“老夫早就听闻雁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今日一见果然。遥想杨业当年在此据守,数度击败辽人,让人赞叹不已啊!”
  
  杨业杨无敌,那是一个传说。在那个时代大宋对辽军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只是赵老二统合不力,又没有自家大哥的威信,于是在高粱河惨败,从此不敢北窥,
  
  沈安忍不住问道:“包公,杨无敌是被人害死的吗?”
  
  沈安前世从小就看连环画,大了看小说,忠勇杨家将能让热血沸腾,那些奸臣让他咬牙切齿。
  
  可到了大宋后,他发现这些大多是编造的。
  
  除去杨业和杨延昭之外,其它的大多是野史编造。
  
  沈安为此还问过折克行,问他家那位老祖宗可是能上阵杀敌。
  
  佘太君啊!
  
  后世多少人称赞的女英雄。
  
  这个佘就是折家的折,以后误会来误会去,最终弄成了佘。
  
  可折克行语焉不详,大抵觉得沈安是个神经病。
  
  这年头哪有女子统军上阵的?
  
  就算是有,那也是辽国和西夏女人,大宋是万万不可能的。
  
  包拯看了沈安一眼,那眼神大抵就是:这小子又抽抽了,回头老夫抽他几下。
  
  “耶律洪基是大张旗鼓的来了吗?”包拯举起望远镜看过去,却看不到一个辽人。
  
  张举说道:“是。下官令斥候走小路去查探,发现了旗帜,还有精锐骑兵。”
  
  “什么精锐?”
  
  “曳落河!”张举的呼吸紧了一下,“包相,非是下官无能惧怕,那曳落河……”
  
  包拯神色肃然,“老夫知道,所谓曳落河,就是胡语的壮士之意,前唐时安禄山的三千曳落河就拦截了郭子仪的数万精兵,可见一斑。”
  
  “包相高见。”张举担心自己会被斥之为胆怯,到时候包拯就地把他给拿下。
  
  “曳落河……”包拯问沈安:“你可知晓?”
  
  这个姿态让张举松了一口气。
  
  作为武人而言,他必须要听从包拯的指令,可他却害怕包拯对战事指手画脚,大败之后他还得去背锅。
  
  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
  
  现在没这句话,而且有些文官以自己文武双全为荣,可一问可杀过敌,马上就原形毕露,说自己学的是万人敌。
  
  什么叫做万人敌?
  
  统帅叫做万人敌。
  
  可大伙儿找遍了大宋文人需要读的书,就特么没看到有教授怎么做统帅的。
  
  这是信口开河啊!
  
  可谁敢去揭穿?
  
  而包拯没有不懂装懂,而是去问了沈安,这就是一个极好的姿态和开端。
  
  老夫不会瞎扯淡,都安心吧。
  
  “曳落河……包公,辽人有军队二十余万,内部号称强军的不在少数。耶律洪基此次亲来朔州,定然是精锐尽出,所以咱们无需去管什么曳落河,若是来了,咱们只管用弩箭火药招呼他们。”
  
  这时候去说什么敌军的精锐,有必要吗?
  
  大宋骑兵稀少,没法和辽军对垒,所以一旦开战只能是防御战。而防御战对于现在的大宋而言,真的没必要去计较对方的军号,否则会动摇军心。
  
  包拯懂了,他拍着城砖说道:“耶律洪基不会白来,不是打西夏就是打雁门,所以斥候多派些去……”
  
  “包公,下官愿意去打探消息。”
  
  曹佾主动请战,这态度好的不行。
  
  张举尴尬的道:“国舅,这边山路崎岖……”
  
  你曹佾在京城享受了多年,去山里摸爬滚打可愿意?、
  
  “打探消息自然有斥候。”
  
  包拯觉得任由曹佾去哨探的话,估摸着一去就回不来了,不是被俘就是在哪个山坳里被冻死。
  
  曹佾有些沮丧,沈安笑道:“包公,要不……咱们来了雁门,耶律洪基他不知道啊!要不去个人,打个招呼?”
  
  他微笑着,可眼神却凌厉。
  
  包拯心中一动,“老夫来此就是要让耶律洪基知晓才好,如此,派出使者去告诉他,就说老夫来了,请耶律洪基来雁门饮酒。”
  
  “下官愿往。”
  
  那些官员还没主动请缨,曹佾又跳了出来。
  
  包拯有些纠结,心想你一个外戚抢这个干啥?要是耶律洪基扣下你,到时候老夫怎么和官家交代?
  
  官家大抵会觉得无所谓,反正不是自己的亲戚。
  
  可曹太后呢?
  
  包拯听闻曹太后在宫中斩杀过贼人,而且还有一把特许持有的长刀,就觉得脖子发寒。
  
  “那个……此事……”
  
  “包相,下官来此不是来厮混的。”曹佾很坚定的道:“下官是来杀敌的。若是耶律洪基敢动手,那大宋正好有了借口。”
  
  这货竟然有舍生取义的精神?
  
  沈安想去摸摸曹佾的额头,伸手后又缩了回来,然后笑道:“国舅在路上被冷着了,有些发烧……”
  
  包公,这货烧糊涂了,您别信他。
  
  曹佾再度拱手:“包公,下官不是来厮混的!”
  
  这话很严重了,若是包拯再拒绝他的话,这对曹家的声誉是一次打击。
  
  包拯皱眉道:“你可知道该如何应对?”
  
  曹佾说道:“不卑不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