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959章 君子沈,西夏就是大宋的崽

第959章 君子沈,西夏就是大宋的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完女子一脸娇羞的就转身进去了。
  
      卧槽!
  
      沈安觉得自己压根就没表达什么意思啊!怎么这女人就骚动了呢?
  
      另一个女人先是无声的冲着里面呸了一下,然后俯身下去,用最诱人的声线说道:“归信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男儿不但该纵横沙场宦海,更该纵横床笫……奴尽力而为,还请归信侯楼上一行。”
  
      这个女人冲着沈安微微福身,然后转身进去。
  
      卧槽!
  
      你们这是要闹哪样?
  
      沈安有些懵。
  
      可西夏使者却已经被兴奋的情绪左右了大脑,“归信侯,大宋支援西夏?怎么个支援法?可是要送些粮草吗?那样再好不过了。”
  
      沈安淡淡的道:“粮草?大宋自己都不够吃。”
  
      那就是嘴炮?
  
      西夏使者心中失望,沈安缓缓的道:“兵器……你们可要吗?”
  
      啥米?
  
      西夏使者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颤声道:“可是真的?”
  
      沈安微笑道:“某说过,西夏是大宋的崽,大宋能抽他,可旁人却不行。所以……辽人要动手,大宋伸出援手很奇怪吗?”
  
      西夏使者知道自己立功了,狂喜之下就脱口而出,“是啊!西夏就是大宋的崽……”
  
      西夏人竟然承认是大宋的孩子?
  
      随行的大宋官员目瞪口呆的看着沈安,觉得这大抵是一个奇迹。
  
      “大宋的恩情西夏永远不会忘记……”
  
      “回去后,外臣会向国主禀告此事,想来两国会亲如……父子。”
  
      他是彻底想通了,什么兄弟之国,父子之国,这些在好处之前算个什么?
  
      “大宋高义。”
  
      “要钱的。”
  
      沈安的话让西夏使者的神色黯然,“西夏穷啊!”
  
      “有就卖,买卖不成仁义在。”
  
      沈安笑的很是和气,西夏使者咬牙道:“价格呢?”
  
      “保证公道,童叟无欺。”沈安很是淡然的道:“以往你等想买大宋的兵器,谁搭理你们?”
  
      西夏使者咬牙道:“买!”
  
      “可会出岔子?”他担心大宋会反悔。
  
      沈安笑道:“某说话算数,这在大宋有口皆碑。人称君子沈。”
  
      边上的大宋官员嘴角抽搐,觉得自己一生之中见到最脸皮厚的大抵就是沈安。
  
      君子沈。
  
      西夏使者得了许诺,就驱马过去。
  
      “归信侯,他这是想向辽人炫耀?可这样的话,辽人就会有了提防。”随行的官员觉得这个使者有些蠢。
  
      沈安说道:“有了兵器是好事,可把大宋偏帮西夏的事泄露出去,辽人就该警惕大宋会不会趁火打劫了。”
  
      这等事后世的世界警察干的最多,得心应手,左右逢源。
  
      果然,西夏使者过去炫耀了一番大宋愿意卖兵器给西夏的事儿,辽使就怒了。
  
      “宋人背信弃义!”
  
      呵呵!
  
      这次连随行官员都忍不住了,说道:“庆历年间,大宋和西夏交战,是谁在边境屯兵威胁?是谁要求大宋割让疆土和赔偿钱物?”
  
      那就是庆历赠币。
  
      谁都能说背信弃义这个词,就辽人没脸说。
  
      辽使冷笑道:“看来咱们用刀枪来说话更好些。”
  
      “欢迎之至。”
  
      沈安端坐马背上,目光炯炯,哪里还看得到一丝亲切。
  
      “人人都知道沈某是最坚定的北伐派,从先父开始,沈家就在看着北方。为此沈某愿意散尽家财,倾尽全力。来吧,让耶律洪基来,不来你是我孙子!”
  
      沈安逼视着辽使,冷冷的道:“可敢吗?”
  
      和西夏开战的同时,再派兵南下,耶律洪基就算是昏君也不会这么干。
  
      辽使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可心中憋屈,眼神就难免凶狠了些。
  
      “要动手?”
  
      沈安微笑着问道,身边和农人差不多模样的闻小种木然看着辽使,右手垂下,一根小钎子落入手心里。
  
      辽使眼睛微眯,冷哼一声,然后策马过去。
  
      西夏使者在边上冲着他笑道:“贵使这是怕了?”
  
      辽使勒马停在他的边上,冷冷的道:“回头到了兴庆府,某定然要看看你那时的嘴脸。”
  
      西夏使者笑道:“你只会以俘虏的身份进入兴庆府,到时候你的妻子将会成为某的奴隶,每日……”
  
      呯!
  
      辽使一拳就让西夏使者住口了,可西夏使者随后的反击让他也不好过。
  
      两人双双落马,在地上翻滚着……
  
      “住手!”一个大宋官员焦急的想去劝架,沈安在他的身后伸脚,绊了他一跤,然后假惺惺的道:“那可是使者,别乱动,不然误伤了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是啊!
  
      于是宋人都闪开了,看着两个使者在汴梁打架。
  
      消息传到宫中,赵曙笑道:“这沈安啊!朕让他去怂恿一番,谁知道他竟然能让两国使者打起来……好啊!打厉害些,打的越厉害,两边的仇就越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