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947章 解衣的画师

第947章 解衣的画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辽使带着两个随从出行,这二人身材魁梧,目光锐利,一看就是悍卒。
  
      出使他国,最要紧的就是别丢了大辽的脸。
  
      而大辽的脸就是用无数敌人的鲜血来保住的,所以一旦被羞辱,那就不死不休。
  
      两个随从目光交换了一下,其中一人走了出来,另一人一脸遗憾的道:“可惜不是某,否则某一只手就能掐死他。”
  
      辽使听到这话,不禁笑了起来,得意的道:“急什么?宋人这些年越发的得意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们。”
  
      以前辽人在面对宋人时的心理优势在渐渐被削弱,辽使心急如焚,恨不能一夜之间就再度回到那个辽人至高无上的年代。
  
      可惜没有了。
  
      看看那些宋人的百姓吧,怯弱正在从他们的眼中溜走,武勇正在慢慢的恢复。
  
      要警惕这种情况,辽使觉得有必要回去后给耶律洪基汇报一下,不过目前他最关注的就是怎么弄死挑衅的这个武将。
  
      武将在大宋就是奴隶般的存在,这也是辽使敢于激常建仁的原因所在。
  
      弄死你,宋皇难道还敢对某下手?那正好给大辽口实,到时候大军南下……顷刻间这片花花世界就会易主。
  
      多好的地方啊!
  
      辽使看着周围,恨不能这里变成大辽的地盘,然后每日在此跑马。
  
      而前方的随从已经走了过去,他在看着常建仁。
  
      这时边上有人喊道:“这不是原先在翰林院画画的常建仁吗?他怎么和辽人厮杀?那不是送死吗?”
  
      卧槽!
  
      辽人瞬间一脸轻松,甚至是谑笑。
  
      而宋人都慌了,有人说道:“他去了水军没多久……”
  
      “这不妥吧,赶紧换人,某去。”
  
      一个翰林院的画师官员竟然要单挑辽国勇士……
  
      辽使觉得自己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以至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而他的那个随从却露出了狞笑。
  
      就像是一头豹子发现了一只小鹿般的狰狞。
  
      小鹿弱小的无害,可味道却极好。
  
      弄死他,回去后定然会成为英雄。
  
      只是这个英雄当的太简单了些,让人惆怅啊!
  
      想到这里,辽人拔出长刀问道:“你用什么?”
  
      韩琦在门内有些忍不住了,问道:“常建仁可能胜了辽人?老夫怎么就觉着有些心慌呢?”
  
      “不是说他勇冠三军吗?”欧阳修看不清前面,周围的声音嘈杂,想听解说都没办法。
  
      “他才投军没多久,再厉害也没法……”曾公亮后面没说,但怀疑之意溢于言表。
  
      富弼也觉得不靠谱,但秉承着政事堂赞同自己就反对的道理,力挺常建仁,“老夫看他就是个有福气的。”
  
      有福气就包括了长寿。
  
      沈安也有些犯嘀咕,按照秦臻的说法,常建仁就是豁出命的杀法,一般人完全没法理解。
  
      什么叫做完全没法理解?
  
      沈安有些懵逼,就吩咐道:“小种。”
  
      “郎君。”闻小种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沈安的身前。
  
      曾公亮皱眉道:“那些辽人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冲着咱们下手,你这个胆量却差了些,要跟老夫练练……”
  
      沈安看了他一眼,吩咐道:“你在边上守着,若是常建仁有落败的危险,就扔钎子……”
  
      卧槽!
  
      这货竟然要下黑手?
  
      曾公亮老脸一红,偏生韩琦正在想怼他,就问道:“这胆量如何?你可有?”
  
      老夫没有!
  
      曾公亮摇头,他觉得自己没那么不要脸。
  
      这是比试,旁人下黑手帮忙算是什么回事?
  
      “辽使到时候怕是不会善罢甘休。”曾公亮觉得沈安做事轻率了些,没考虑后果。
  
      沈安淡淡的道:“他又没看到人,难道还能指证?他若敢说是大宋下黑手,某就敢说是他自己弄的把戏,想栽赃。”
  
      这货真是不要脸啊!
  
      连韩琦都眼角抽搐,觉得自己远远不及沈安的脸皮厚,而且也没有沈安这么肆无忌惮。
  
      闻小种隐入了围观百姓的里面,看着压根不打眼。
  
      可他的右手里扣着一枚小钎子,只要常建仁形势不妙就出手。
  
      至于什么单挑不能帮手,更不能下黑手,这话兴许对陈洛管用,对杀手出身的闻小种来说就是放屁。
  
      杀手的职责就是杀人,以杀死对手为目的,不论手段。
  
      他看了一眼常建仁,发现此人竟然在兴奋。
  
      作为杀手,你得准确的分辨出对手的情绪来。
  
      边上的人,以及辽人都觉得常建仁这是紧张了,慌了。
  
      只有闻小种用一个杀手的素养看出此人不是紧张,而是兴奋。
  
      这是单挑,你兴奋个啥?
  
      闻小种不懂,辽人也不懂。
  
      辽使见周围的人越围越多,就喝道:“让宋人看看大辽勇士的威风!”
  
      辽人闻言就单手撕扯着,没两下就把衣裳扯了下去,露出结实的胸膛。
  
      他手持长刀,对常建仁说道:“来,某送你一程。”
  
      常建仁看到他扯烂衣裳的场景,突然就被代入了……
  
      他仿佛回到了战船之上,将士们伸出钩镰枪,奋力把敌船拉了过来。
  
      他就站在最前方,身后全是悍卒。
  
      他奋力一扯,衣裳就滑了下去。
  
      周围的人看着那一身排骨不禁觉得骇然。
  
      这是死定了。
  
      辽人却觉得好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