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928章 老房子着火

第928章 老房子着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忠珩从不觉得自己会有远离汴梁的机会,所以当被赵曙派去使团里作为沈安的副手时,他兴奋的都傻眼了。
  
  作为内侍,他失去了男人的象征,但依旧向往那些金戈铁马,以及塞外飞雪。
  
  “看看这太阳,老陈,这季节没雪,你就别想了。”
  
  使团在西北的艳阳下缓缓而行,陈忠珩用手遮在眉上,眯眼看着蓝天,纠结的道:“这和汴梁没什么区别啊!”
  
  “再过去一段。”
  
  使团再行一天,第二天转过一座山后,前方豁然开朗。
  
  “老陈,如何?”
  
  沈安指着前方问道。
  
  前方全是草原,一望无际,触目所及处皆是碧绿。
  
  “好地方啊!”
  
  陈忠珩知道自己此行一是监督谈判,二是为官家来看看西北是什么样的。
  
  他这一路上都在关注着地形民生,没空去欣赏风景。
  
  此刻他把那些任务丢在一边,问道:“在这里可会迷路?”
  
  沈安摇头,“有某在,保证你迷不了路。”
  
  “如此……某就去了。”
  
  陈忠珩有一颗文艺青年的心,但却被深藏在宫中,今日看到这大草原后,他就骚动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他策马冲了出去,有随行侍卫想跟着,却被他拒绝了。
  
  文艺青年想要仰天长啸,被人听到了会觉得羞耻。
  
  沈安笑着制止了侍卫,大家目睹着陈忠珩消失在前方。
  
  “出发出发!”
  
  这里距离青涧城还有两日的路程,沈安压根就不着急。
  
  嘴里嚼着昨天买的肉干,把毡帽戴上,沈安就像是个驴友般的悠闲看风景。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有人在不远处放牧,不过规模不大,才数十头羊。
  
  “郎君,以前西夏人得意的时候,这边都得小心。”
  
  没有敌人的日子,让黄春觉得很难熬,而且也体现不出自己的价值来。
  
  “现在他们得意不起来了。”沈安想起李谅祚如今的日子,不禁就笑了起来。
  
  西夏原先是一个零散的状态,各个势力被李家人强行捏合在一起,看似强大,可内部的斗争让他们无法形成合力,再怎么发展也无法成为辽宋这种庞然大物。
  
  历史上他们就一直在斗,和平头哥般的和辽宋斗,自己内部也在斗。
  
  李谅祚实际上和赵祯差不多,都是年少继位,而且赵祯比他还惨,头顶上有个强势的女人,一个差点做了皇帝的女人。
  
  但大宋有强大的惯性,宰辅们、重臣们都谨守着这个惯性,连刘娥也不敢轻易去触碰这个惯性,于是赵祯得以顺利掌握权力。
  
  李谅祚却不同,西夏内部的大小势力都不服他这个半大孩子做皇帝,闹腾的不在少数。
  
  原先没藏讹庞还在时,好歹还能压制住那些反对的声音,等他被李谅祚干掉后,西夏就热闹了。
  
  而辽人显然也在盯着西夏,一旦发现机会,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只要能灭了西夏,辽人将会对大宋露出獠牙,再也不会忌惮什么。
  
  三国就是三个点,三个点都存在时,局势才均衡。
  
  一个时辰过去了,陈忠珩没来。
  
  随行的侍卫有些着急,就来请示,“归信侯,小人想去寻陈都知。”
  
  沈安摇头,“不必管。”
  
  他是正使,在赵曙解除他的职务之前,此行就是他做主。
  
  所以侍卫们心中暗自腹诽,却不敢质疑。
  
  一直到了下午,狼狈不堪的陈忠珩这才回到了大队。
  
  “某只是想多看看景致。”
  
  他强作镇定的为自己辩护着,只是大口吃着干饼,大口喝着水的狼狈模样,却让沈安知道他迷路了。
  
  “为何不去寻某?”
  
  陈忠珩显然是心有余悸,甚至还责怪沈安没管自己。
  
  “传闻这里有个厉鬼,一旦发现有人落单,他就会装作漂亮的女子去诱惑,只要那人上了钩,就会被她给吸了全身的精气……最后变成了一个空空的皮囊。”
  
  远处来了两骑,却是乡兵。他们悄然从侧面绕了过去,在后面归队。
  
  陈忠珩在马背上哆嗦了一下,惊讶的道:“不会吧。”
  
  “你说呢?”
  
  沈安不再说话,陈忠珩却有些慌,就去找人询问。
  
  没人知道这个传说,但陈忠珩却越发的害怕了。
  
  “郎君,您为何要吓唬他?”黄春觉得沈安是在恶作剧,可看他的模样不大像。
  
  沈安低声道:“这是陈忠珩第一次出远门参与重大事务,他有些兴奋过头了,一路上就在询问相关事宜,甚至还指手画脚……这是人之常情,可某却不能坐视他往深渊里滑,所以就吓唬吓唬他。”
  
  权利是各式各样的,一旦陈忠珩尝到了甜头,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贪婪的家伙,动辄就想干涉朝政。
  
  作为老友,沈安觉得有必要给他敲个警钟。
  
  黄春不解的道:“那您怎么知道他和女人见面了?”
  
  “他的身上带着香味,这条路……青涧城那边需要女伎,他估摸着是给了大价钱问路。”
  
  沈安想到陈忠珩在草原上迷路,连方向都找不到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小车队,让他给钱就指路。
  
  沈安幸灾乐祸的道:“老子叫你文青,爽了吧。”
  
  陈忠珩又回来了,强作镇定的问道:“安北,此事可是真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