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922章 觉悟那么高?

第922章 觉悟那么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男女之事其实……”
  
      王雱说到这里就思索了一下,“其实就是成亲生孩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刻他想起了左珍。
  
      原来她现在是一个人啊!
  
      欢喜之情让王雱的眉间多了柔色,很是罕见。
  
      赵顼点头,“嗯,就是成亲生孩子。”
  
      折克行淡淡的道:“某在西北时,见到那些部族的男女,所谓成亲对他们而言就是两个人住在一起,一起劳作放牧,一起生养孩子。”
  
      西北的环境不大好,没有中原这边的诗情画意,大家有事直接说,看中了就提亲,然后家长同意就赶紧住一块儿生孩子。
  
      孩子就是部族的希望,成亲了不生孩子的都是异端。
  
      赵顼赞道:“这个好。”
  
      男女之事要这么简单才好,两个人看对眼了就住一块儿,然后生娃种地。
  
      “哎!”
  
      苏轼单手托着下巴,难得的抑郁了。
  
      “子瞻这是什么意思?”
  
      王雱最敏感,听出了这声叹息里的绝望之意。
  
      苏轼木然的道:“你们都没成亲,说这些做什么?”
  
      他觉得官家的脑袋怕是坏掉了,竟然叫了王雱和折克行来劝说赵顼。
  
      这二人都是菜鸟,没经历过男女之事,让他们来劝说,那不是问道于盲吗?
  
      王雱有些尴尬,但这个他确实是门外汉。
  
      折克行皱眉道:“不都是一回事吗?弄什么诗词歌赋。上次安北兄弄了那么大的阵势,最后还不是生孩子?”
  
      “某不想和你们二人说话。”苏轼很纠结的道:“男女之事……这个……这个……”
  
      他想说的赤果果些,可却感到有些羞耻。
  
      这个咋说呢?
  
      “归信侯来了。”
  
      苏轼如蒙大赦,起身道:“那个安北来了,正好让他来说说。”
  
      沈安风尘仆仆的进来,见他们都在,就诧异的道:“某才回京就被官家的人叫到了这里,是怎么回事?”
  
      “生孩子。”折克行言简意赅的说了事情。
  
      “成亲。”王雱自诩聪慧无双,可在这方面却是菜鸟,没法给出答案。
  
      “什么生孩子成亲?”沈安看向了苏轼。
  
      苏轼的眼睛挤了一下,说道:“就是那个……你懂的。”
  
      我懂个屁!
  
      沈安没好气的道:“什么某懂的?成亲生孩子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难道谁还想孤身一人过一辈子?”
  
      他看向了王雱,“元泽,不是某说你,佛道是好,可人伦你也得顾着,什么不成亲,那父母得多伤心?人说无不是的父母,某说没有不孝的神仙,所以你好生反省,回头找个女人生孩子,呸,怎么又扯到生孩子了?”
  
      王雱板着脸道;“某可没说不成亲。”
  
      原先他说这话是因为觉得这个世间没有女人配得上自己。
  
      可在遇到左珍之后,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遭遇了雷击般的,一下就被打通了经脉,从此就明白了什么叫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沈安看了他一眼,然后问苏轼:“什么意思?”
  
      苏轼尴尬的冲着赵顼扬扬下巴。
  
      沈安随便坐下,拿起酒壶喝了一大口,这才舒坦的道:“从尉氏一路赶回来,这腰都要断了,包公还在后面……可官家竟然不是先听某的禀告,而是让某来了这里,必然是有事。”
  
      “曾二梅生孩子了,是个女儿。”
  
      “也好。”在重男轻女的那些岁月里,生了女儿别人来问,就说是也好。
  
      儿子好,女儿也好吧。
  
      “很丑。”赵顼很纠结。
  
      “曾二梅本就不漂亮,不过孩子的美丑暂时看不出来。”
  
      “脸上全是斑点,看着很吓人。”赵顼从未见过这等孩子,大抵有见到怪物的感觉。
  
      “孩子有斑点的多了去。”沈安吃了一片羊肉,觉得太咸了。
  
      “可她那个特别吓人。”
  
      “我说你纠结这个干啥呢?”沈安此时也猜到了让自己来这里的原因,他起身道:“某还要去陛见,那个……子瞻兄。”
  
      “你说。”苏轼很义气的道:“赴汤蹈火某在所不辞。”
  
      沈安看了赵顼一眼,觉得这事儿要想彻底解决,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知道男女之事是怎么回事。
  
      “去青楼吧,包下来,某稍后就来。”
  
      呃!
  
      苏轼迟疑了一下,“这个主意好。”
  
      “什么意思?”赵顼觉得有些阴谋的味道。
  
      “你听就是了,稍后某就去。”
  
      沈安随即进宫求见。
  
      陛见时,赵曙见他面色发黑,大抵是一路顶着太阳来的,就问道:“包拯可还好?”
  
      “还行,只是臣担心他赶路伤身,就先来了。”
  
      “好。”赵曙最担心的就是包拯出事,闻言微笑道:“此行如何?”
  
      “尉氏那边官吏和士绅勾结,还有些泼皮亡命当打手,就等着此次旱灾好放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