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920章 百姓重拾信心

第920章 百姓重拾信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喝酒!”
  
      “梁兄呢?哪去哪?”
  
      “不知道。”
  
      “来人!”
  
      黄固已经喝燃了,起身用食指指着那几个士绅,得意的道:“常知县被包拯抓了,打断了一条腿……有人说某与他交往过密,定然会倒霉,这是嫉妒!他们嫉妒某!”
  
      “哈哈哈哈!”
  
      众人都大笑了起来,两个士绅交头接耳的嘀咕着:“这两日黄固惶惶不可终日,怕的要死,今日听到包拯的随行官员们在酒楼喝酒庆功,这才敢出门……”
  
      “人不要脸,百事可为。他黄固就是不要脸,这才挣下了偌大的家当。不过常弭完蛋了,他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士绅最在乎的就是和官员的关系,只有和官员搞好关系,他们才能在乡间如鱼得水。
  
      黄固大抵是紧张了两日,压抑太过了些,所以此刻得了浪的机会,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女伎呢?”他面色发红,喊道:“来三个……不,来五个……”
  
      “你的腰子扛得住吗?”
  
      外面一个质疑的声音传来,黄固大怒,喝道:“某当年也曾包下一座青楼,彻夜狂欢……”
  
      是男人都无法容忍不行这个说法,所以黄固是真生气了。
  
      “是彻夜枯坐吧。”
  
      这个声音很讨厌,黄固骂道:“哪个粪坑里爬出来的蛆虫……”
  
      嘭!
  
      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飞尘到处都是。
  
      烛光灼灼,黄固戟指门外的男子,骂道:“来人,弄死他!”
  
      他这两日躲在家里,总是担心会被包拯带人破门而入,今日算是彻底的放松了。
  
      “黄兄……”
  
      几个士绅觉得不对劲,有人起身拱手,“敢问……”
  
      “某沈安!”
  
      沈安的笑容很可亲,他目光梭巡,笑道:“竟然有五人,好,省事不少,来人。”
  
      “郎君!”
  
      门外进来了黄春,叉手待命。
  
      沈安指着黄固等人,“全数拿下。”
  
      “沈安?”
  
      黄固下意识的喊道:“包拯来了……”
  
      包拯是想来的,可沈安以他需要休养为由,直接拒绝了。
  
      六十多岁的老人家了,还想学年轻小伙来玩夜袭,有意思吗?
  
      沈安想起自己把包拯灌晕,然后趁机跑路的事儿,不禁有些心虚。
  
      回去会不会被打死?
  
      “某无罪,到哪里某都无罪!”
  
      大宋对待文人文官的优渥,让他们有恃无恐。
  
      黄固叫嚣道:“某放贷怎么了?当今大宋谁不放贷?谁?若是要弄某,那就应当把放贷的人全都抓起来,否则某不服,不服!”
  
      大宋的奇葩之处不少,高利贷合法化就是其中之一。
  
      朝中不是没想斩断这个害人的东西,可百姓穷,一遇到难关就过不去,若是借不到钱,那就是绝境,所以朝中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王安石革新,他强硬的推行青苗法,结果在实施时却被地方官吏给弄歪了……
  
      但归根结底,所谓的青苗法,实则就是政府放贷,只不过利息低了些。
  
      在沈安看来,青苗法实则就是政府盘剥百姓。
  
      百姓每每在青黄不接时需要借贷,为何?
  
      因为在高赋税之下,他们每年的收获不足以支撑一年的嚼用,也就是说,他们辛辛苦苦的忙活一年,却养不过自己和家人,只得去借贷。
  
      这样的情况之下,在沈安看来就该改善百姓的收入,比如说提高收成,这一点他弄出了金肥丹。比如说赋税降低……这一点需要不断的博弈。
  
      大宋养了一堆官员和军队,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耗费,让赋税居高不下,一旦减税,那就会带来连锁反应。
  
      官员的俸禄给不起了,军队养不起了,赏赐给不起了……一地鸡毛。
  
      但是,这个赋税一定要改!
  
      沈安眼中多了兴奋之色,他喜欢这种状态,就像是战斗前的肾上腺素飙升。
  
      “某放贷无罪!无罪!”
  
      黄固等人被拖了出去,喊冤的声音引得村里的百姓都出来看热闹。
  
      “这不是黄先生吗?”
  
      “是啊!”
  
      “他们怎么被抓了?”
  
      “那是梁先生。”
  
      黄固和梁英成功的会师了,在看到梁英的身上已经换了一身便服时,黄固不禁大怒,说道:“你竟然得了消息自己逃跑?呸!某与你割席断交!”
  
      梁英低着头没说话,黄固想到两人多年的交情,就觉得不至于,于是问道:“你为何不说话?是有何难言之隐吗?说出来,别怕。咱们放贷无罪,你怕什么?”
  
      那几个士绅酒意勃发,都笑道:“正是,我等放贷无罪,怕他个鸟。”
  
      梁英缓缓抬头……
  
      嘶……
  
      这是一张看不出人型的脸,那张嘴高高肿起,和猪嘴差不多;整张脸都被带着肿大,恍如被吹了气一般,而且五颜六色的,看着想不到这是人脸,大抵是怪物。
  
      “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