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902章 若是信我,那就跟着来

第902章 若是信我,那就跟着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一个三百余户人家的村子,不算小,和周围的田地数量正好相符。
  
  可外面的田地在干旱,麦子在枯萎,这些农户却在拜神祈雨……
  
  赵顼的心中一阵悲凉,觉得这些人太愚昧了。
  
  可赵颢却不同,他敬畏的看着那些烟雾和烟雾后的神像,说道:“大哥,那是什么神仙?”
  
  赵顼突然想起了沈安说过的话,他说汉人的信仰从来都不专一,今日信仰这个,明日信仰那个。更有甚者,见到神灵纳头就拜,管逑他们之间有何冲突。
  
  但这些村民很虔诚,有的不知道跪了多久,起来时一个踉跄,然后扑倒。
  
  神汉缓缓回身,呆滞的眼神盯住了赵顼,喊道:“你是谁?”
  
  他就像是一个神灵,渐渐恢复了尊严,眼中也多了活络。
  
  而那些缓缓逼过来的村民就像是他的麾下,个个怒不可遏,神色狰狞,恍如妖魔。
  
  “你又是谁?”
  
  赵顼逼近一步,说道:“那是假的,所谓的祈雨是假的!”
  
  “渎神者将会粉身碎骨!”
  
  神汉端起一个碗,一饮而尽。
  
  那些村民开始咒骂,赵顼的侍卫厉声喝止,两边开始了对峙。
  
  “大哥,这是神灵啊!”赵颢有些胆怯,他定定的看着神仙,觉得那双木雕的眼睛里仿佛带着魔力,让自己想深陷其中。
  
  “神灵……神灵若是存在,必不会坐视百姓受灾。若是神灵有知,为何不降下甘霖?”
  
  赵颢讶然,那些村民有人捡石头抛了过来,砸在前方滚弹了几下。
  
  “这是骗人的东西,神灵若是在,就该守护一方,而不是等着焚香祷告……你等祷告了多久?地里的庄稼都弃之不顾,神灵呢?神灵何在?”
  
  赵顼缓缓逼近,侍卫们护在他的左右。
  
  村民们的眼神凶狠,赵颢确定他们真的敢杀人,“大哥,咋办?讲道理?要不和他们讲道理吧。”
  
  神汉喊道:“这是个渎神者,赶走他,否则神灵会大怒,降下更多的灾祸。”
  
  赵顼抬头看着他,怒道:“拿下他!”
  
  这就是他的回应!
  
  讲道理……这些村民都被那神汉给迷惑住了,讲道理就是自寻死路,会被村民们用锄头驱赶出去。
  
  “你是干嘛的?想干什么?”
  
  “滚开,这是我们的地方!”
  
  “来人啊!打跑他们!”
  
  村民们咆哮了起来。
  
  赵顼抬手,“拔刀示警!”
  
  呛啷!
  
  长刀出鞘的声音突然出现,现场安静了下来。
  
  “你们……你们是谁?”
  
  一个老人走了出来,他看着那些长刀,艰难的道:“敢问是哪位贵人?小人王东……”
  
  那些村民眼神中的凶狠消散了,看着有些胆怯和懦弱。
  
  “你等留在这里。”
  
  赵顼孤身上前,赵颢有些担心,就跟了过去。
  
  王东躬身,刚张开嘴巴,那神汉就喊道:“他们是骗子!打走他们,别怕什么刀,神灵在此,你们将会无所不能。”
  
  赵顼指指他,然后对王东说道:“我是赵顼。”
  
  “赵顼是谁?”
  
  王东一脸发蒙,老百姓哪里知道贵人的名字。就拿当今官家来说吧,大伙儿就知道他姓赵,叫做赵官家。至于赵什么,没人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这就是此时的百姓,世代居于村落之中,耕作不辍。对于外界他们是好奇的,但却没法去探索更多的地方。
  
  一是钱财,这年头没钱出门和乞丐差不多,当年仁宗时,那些来京城参加科举考试的外地考生,殿试被刷下去之后,有的竟然只能一路乞讨归家,后来也引发了殿试不废黜考生的新规矩。
  
  第二就是氛围,身处在这种氛围里,一般人都跟着随大流,每天忙碌之余,看着父母妻儿就歇了出门玩耍的心思。
  
  所以赵顼自报家门,王东一脸发蒙。
  
  赵顼捂额,这时后面来了个侍卫,喊道:“这是皇子。”
  
  “皇子……干啥的……”
  
  噗通!
  
  话音未落,王东就跪了。
  
  “见过大王。”
  
  他好歹活了几十年,皇子是干啥的当然知道。
  
  那些村民也慌了,纷纷跪下。
  
  “小人见过大王。”
  
  “见过大王。”
  
  数百人下跪,赵顼却没有得意,那边的神汉正在亡命而逃,两个侍卫骑马缓缓追了上去。
  
  “都起来。”
  
  百姓们稀稀拉拉的站起来,赵顼问道:“为何不去引水抗旱?”
  
  “太远了。”王东无奈的道:“咱们这边的小河干涸就没办法了。”
  
  “汴河呢?”
  
  这里距离汴河的一段有三里地。
  
  王东诧异的道:“大王,好远呢,咱们村的人全部上去都挖不了渠。”
  
  三里多的沟渠,确实是有些为难人。以这个时代的脑洞效率,等水渠挖好后,大抵地里的麦子也全废掉了。
  
  “中间还得要经过那些村子的田地,不好走,走了要赔钱。”
  
  若是挖渠的途中破坏了别人的田地,那不只是赔钱的问题。
  
  “大哥,赔钱就赔钱呗,不差钱。”
  
  赵颢最羡慕的就是沈安,觉得沈安打击对手的方式太男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