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888章 揭伤疤,韩相威武

第888章 揭伤疤,韩相威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宫中,宰辅们有些头痛。
  
      赵曙的姿态依旧是淡淡的,最近他的病好了不少,整个人放松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让他觉得自己就是神仙。
  
      既然是神仙,自然要冷淡些,再说他也不喜欢和人太过亲近,所以哪怕是面对宰辅们,那笑容看着也有些冷。
  
      这是焦虑症和抑郁症患者的日常,说出来旁人大抵会觉得这是有毛病,可确确实实就是这样。
  
      宰辅们也不知道他这个毛病是啥样的,渐渐也习惯了这个比先帝冷漠些的帝王。
  
      赵曙看了宰辅们一眼,说道:“纸钞之事诸卿以为如何?”
  
      沈安去耍手段,赵曙也不能闲着,要从上面统一认识,这样各方面压力就自然少了。
  
      革新从不是一人一物就能决定胜负的,它需要从上到下的无数人齐心协力。而赵曙作为帝王,自然要拖着大宋和一国百姓前行。
  
      这便是帝王。
  
      你的一言一行都会对这个天下产生影响,所以你必须要谨言慎行。
  
      大嘴巴不是不能治国,但副作用太多。
  
      韩琦说道:“陛下,纸钞之事这两日闹的厉害,市面上有些商家不肯收,官员们就靠着俸禄过日子,纸钞不收就和少了俸禄一般,那日子就越发的艰难起来”
  
      这是起因。
  
      “臣以为此事当缓。”韩琦在来之前考虑了很久,“先安抚官员,随后让开封府的人皇城司的人也去,去警告那些不收纸钞的商家”
  
      曾公亮苦笑道:“难。刚收到的消息,因为沈安说暗香此后不再兑换铜钱了,城中的商家有一半都说不收纸钞外面有些乱。”
  
      “让开封府的人去维持秩序。”赵曙马上下了决断。
  
      可事情要解决啊!
  
      “一半商家不收纸钞,这事儿怕是难了。”韩琦皱眉,捧着肚子说道:“开封府的人去警告也没用。”
  
      法不责众,这不是玩笑。
  
      “要不还是继续换吧。”曾公亮说完觉得这个建议没有建设性,就尴尬的道:“臣觉着一下就停了兑换铜钱有些太急切了。”
  
      “那能怎么办?”韩琦觉得自己的两个副手真的是在混日子,欧阳修是老眼昏花,基本上只能当半个人用、这个曾公亮是看似反正,可做事的效率真的让人头痛。
  
      “这事儿是沈安最懂吧?”曾公亮上次背后说了赵曙的坏话,所以这几天很是老实,“臣觉着还是听听沈安是怎么说的。”
  
      大宋懂金融的人不多,宰辅们更是两眼摸黑。
  
      赵曙淡淡的道:“沈安在外面为此事奔走要叫回来吗?”
  
      沈安在外面为了此事奔忙,你们倒好,来了个你推我我推你,就是没人给个好主意,像话吗?
  
      “不。”曾公亮在背后调侃官家被抓了现形,此刻被这么一挤兑,就囧迫的不行。
  
      有仇要报,心眼还小,这便是病人赵曙。
  
      曾公亮的脑子里各种念头转动着,“陛下,要不就收吧,出钱把市面的纸钞收回来,这样大家都知道纸钞有保证。”
  
      欧阳修问道:“那纸钞也就废了。”
  
      “不不不。”曾公亮摇头道:“商人喜欢纸钞,那些商人远途交易必须要带着大量的铜钱去,不方便到了极致,加之还有危险,所以商人们会用,后续慢慢的维持应当可行,只是官员这边陛下,这边就免了吧,以后他们的俸禄还是发铜钱。”
  
      这事儿官员起哄,这才让百姓有了底气闹事,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官老爷们自己作出来的事儿。
  
      “哪来的钱?”韩琦觉得曾公亮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三司那边的钱都是有数的,无数坑需要去填。纸钞虽然发行的不多,可朝中只要出手,那些人就会蜂拥而上,到时候钱不够了你可知道后果?”
  
      曾公亮当然知道,“那些人会鼓噪,说纸钞无用,不退换就会哭嚎,甚至会去三司和宫门外哭嚎”
  
      这是天赋技能,每当有大委屈时,不管是百姓还是官员,都喜欢跑宫门外哭嚎。
  
      这种行径有个美名,叩阙。
  
      赵曙听了这些话就觉得气闷,沈安那边又没有消息,于是他不耐烦的道:“各自散了吧。”
  
      说完他自己起身先走了。
  
      这是破天荒第一遭。
  
      等赵曙消失在外面后,韩琦看着曾公亮说道:“这都是你惹的祸。”
  
      “关老夫何事?”曾公亮当然不会认账。
  
      韩琦冷笑道:“上次你在政事堂说官家被圣人赶出寝宫,不知道在哪蹲了一夜官家官家”
  
      曾公亮发现他的眼神不对,就缓缓回身。
  
      大殿门口,赵曙站在那里,刺眼的光从他的背面照过来,让大家看不清他的脸,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官家”
  
      韩琦只希望官家没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不过这里距离很近,官家的耳朵据说不错,想来是听清了。
  
      那事儿都过去了,赵曙虽然记仇,但也知道曾公亮是无心之失,最多给他几次没脸就是了。
  
      可你韩琦竟然又提
  
      老韩啊老韩,你一辈子站队都站的好,可这张嘴为啥就不能好好管管呢?
  
      曾公亮心中狂喜,觉得终于有背锅侠来了,就一脸沉痛的道:“官家,臣等正在探讨怎么改进纸钞之事。”
  
      老韩,我老曾可是帮你说话了啊!
  
      可他这话不说还好,大家装个傻,先糊弄过去再说。
  
      曾公亮这么一说,赵曙就没法装傻了。
  
      朕都听到韩琦在揭伤疤,什么狗屁的改进纸钞?
  
      他本是想起了一件事,沈安在出宫前说若是有铜钱的话,现在去市面上兑换纸钞肯定大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