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881章 没钱了

第881章 没钱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官家今日不开朝会……”韩琦半躺在椅子上,感受着凉爽的天气,觉得神仙般的快活。
  
      再过一阵子,一年之中他最厌恶的气候将会来临。
  
      酷暑难熬啊!
  
      某是啥时候开始害怕酷暑的呢?
  
      以前好像是不怕的吧?
  
      他回想了一下,以前以前自己确实是不怕热,直至最近几年才开始有了这个毛病。
  
      他摸摸硕大的肚子,惆怅不已。
  
      人一胖就怕热,让人惆怅啊!
  
      可胖了有个好处,那就是不怕冷。
  
      冬天看着曾公亮和欧阳修被冻成狗,韩琦就别提多得意了,恨不能大伙儿都不穿衣服,冷死你龟孙。
  
      胖子就是好啊!
  
      曾公亮见他在那里莫名其妙的洋洋得意,就觉得首相之位怕是离自己不远了。
  
      “官家……那个韩相,你昨着官家出了十万贯,水军倒是有了钱,可官家却穷了……据说……”
  
      老曾冲着韩琦和欧阳修挑挑眉,那股子气息让人觉得不大对劲。
  
      “据说圣人发怒了……”
  
      曾公亮那种心有戚戚焉,外加一点幸灾乐祸的气息很明显,连老眼昏花的欧阳修都感受到了。
  
      “圣人发怒,官家的日子不好过啊……”
  
      曾公亮越发的想笑了,“圣人把官家都赶了出来……啧啧!你们说官家会睡在哪?怕不是随便寻个地方蹲一夜吧……哎!韩相你那是什么表情?还正襟危坐,越发的没意思了啊……啊……啊……官家……”
  
      门口,赵曙站在那里,面无表情。
  
      身后,陈忠珩带着几个内侍,他们的手中都提着食盒。
  
      这是官家来慰问宰辅了。
  
      赵曙回头,径直回宫。
  
      稍后宰辅们就出现在了宫中。
  
      曾公亮一脸木然,仿佛是便秘了半月。
  
      韩琦一脸正色,大抵能直接化身为君子。
  
      而欧阳修却茫然看着前方,刚才官家走了之后,他大笑了一场,结果把眼睛笑晕了,目前处于视线模糊阶段,看啥都一个样。
  
      议事完毕后,韩琦想到官家竟然被圣人给赶了出来,想必少了那十万贯日子真的难熬,就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些。
  
      “官家,要不……那十万贯就算了吧……”
  
      曾公亮知道自己先前找死,所以一直在寻觅弥补的良机,此刻机会到了,他赶紧表态“官家放心,此事就这么定了,谁敢质疑,臣来收拾他。”
  
      老曾的求生欲很强,他觉得这个表态应当没问题,能弥补一下自己先前调侃官家的罪过。
  
      官家都已经那么惨了,某竟然还私下调侃他,真是……真是太过分了啊!
  
      “不必了。”
  
      赵曙淡淡的道“此后宫中还得要厉行节俭,今年的用度再降降吧。”
  
      “官家,万万不可啊!”
  
      韩琦觉得官家怕不是失心疯了,想起他发狂的前科,顿时就慌了。
  
      “官家,臣罪该万死。”
  
      曾公亮以为这是自己刺激的,所以跪下请罪。
  
      欧阳修茫然道“那个……饭还是要吃的。”
  
      大佬,再节省用度,宫中怕是要饿死人了。
  
      赵曙起身,冷冷的道“就这样吧。”
  
      官家不容拒绝的决定了这件事,三个宰辅懵逼,一直回到政事堂都没恢复过来。
  
      “此事麻烦了。”
  
      韩琦盯着曾公亮说道“宰辅说话要慎重,要慎重,这下可好,此事……还是你的错。”
  
      到时候有啥事你曾公亮自己扛,别乱拉人啊!
  
      曾公亮点头,光棍的道“大不了回家去。”
  
      回家肯定不至于,但想着官家肯定不会再考虑自己接任首相之事,曾公亮就欲哭无泪。
  
      欧阳修干咳一声,揉了揉眼睛,“那个……韩相,此事却是你开的头。若是没有那十万贯的事,哪有后面的事?”
  
      这就是因果,没有你韩琦的因,哪来曾公亮调侃官家的果?
  
      韩琦一听就炸了,可却没法反驳,他想了一下,“若论因果也是沈安的事,不是他喋喋不休的要扩编水军,哪会缺钱?”
  
      欧阳修一怔,点头道“是,是沈安开的头,不过他在家,你能怎地?”
  
      沈安没机会被你们收拾,憋屈不?
  
      ……
  
      “这些都是钱呐!”
  
      沈家,工匠在修改窗户,并安装玻璃。
  
      沈安负手看着,庄老实却盯住了工匠,一点玻璃渣都不想给他带走的意思。
  
      等开始给茅房安装玻璃窗户时,庄老实终于忍不住回来了。
  
      他一脸纠结的道“郎君,去茅房……拉了就回来,还要那么亮作甚?这玻璃可是宝贝,这不是糟蹋了吗?”
  
      “这是咱家的东西,能装上的都装上。”
  
      沈安的暴发户气息很浓郁,但内心深处却在怀念着前世的岁月。
  
      蹲在卫生间里,手中拿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蹲啊蹲,痔疮都蹲出来了依旧无怨无悔。
  
      在卫生间看书玩手机,那是一种生活态度,让人怀念啊!
  
      “郎君,书院那边该给钱了。”
  
      庄老实觉得郎君太奢靡,就提了一下家里最耗钱的地方……邙山书院。
  
      那地方不但要维持师生们的日常生活和教育,还得要保证那些杂学试验的各种耗费,堪称是无底洞,每个月都能让暗香那边的账房想吐血。
  
      外面现在都在传,说邙山书院的耗费太大,沈安怕是坚持不了几年就得散伙了。
  
      这话是某位在邙山书院吃过一顿食堂饭菜后惊为天人的家伙说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