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868章 文采碾压时代,情商是个乞丐

第868章 文采碾压时代,情商是个乞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压下抽他一顿的火气,解释道:“你站队了,懂不懂?”
  
  “站队有什么?御史台里站队的多了去……”苏轼依旧很乐观。
  
  “可御史台被某弄过几次,除去某的丈人,其他人怕是对某恨之入骨了……”沈安恨铁不成钢的道:“你是某的兄弟,那些人会让你好过?吴极这是挖坑让你跳啊!”
  
  啥米?
  
  苏轼一脸茫然道:“那吴极为人极好……很和气,和某谈笑风生……”
  
  卧槽!
  
  谈笑风生……谈你妹啊!
  
  这货还是个没心机的,和人交往就凭着第一印象。
  
  想起苏轼以后交的那些朋友,沈安就想一巴掌拍死这厮。
  
  特别是王诜,那种人渣苏轼竟然和他好的不行。
  
  这就是个文采碾压时代,情商是个乞丐的典型人物。
  
  “知人知面不知心,懂不懂?”沈安很累,“人都是有私心的,你别用你那大海般宽阔的心胸去想别人行不行?”
  
  “大海啊!”苏轼摸摸自己的胸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知道了,回头某找吴极再问问。”
  
  “问个屁!”沈安没好气的道:“你信不信?再去问吴极就会板着脸,马上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翻脸不认人。”
  
  苏轼自然是不信的,等到了曹家后,曹佾的热情马上就淹没了他和沈安。
  
  “好酒都拿出来。”
  
  “好菜都弄出来,啥?没有?时辰没到?到尼玛!去樊楼买,让他们马上送来。”
  
  曹佾激动的不行,随后就去祠堂拜祖宗。
  
  等他再出来时,那脸上的光彩比太阳还耀眼。
  
  曹家成为后戚之后反而没落了,如今在他曹佾的手中再度看到了崛起的希望,这份嘚瑟怎么藏得住?
  
  “喝酒!”
  
  曹佾最感谢的就是沈安,所以酒水不要钱般的涌来。
  
  “不行了!”
  
  沈安只是摇头,“家里的芋头还小,不想酒气熏到他。”
  
  曹佾愕然,“那你等酒醒了再抱不是一样?”
  
  沈安笑的很是温柔,“可某忍不住啊!想着他的小脸蛋,某就忍不住想抱起来仔细看看。哪怕知道他听不懂某在说什么,也要给他说一通。”
  
  这是一个完全沉浸在父亲身份里的男人,不可自拔。
  
  曹佾回想了一下自己孩子出生后的反应,就觉得好笑,“孩子嘛,想生随便生,至于怜爱,也就是嫡长子多些关注教养,你这样的以后怕是会溺爱孩子,没好处。”
  
  权贵教养孩子自有一套,每家的手法不同,但这般疼爱孩子的少见,所以才显得格外的奇葩。
  
  只要没有生理性的问题,权贵永远都不会缺孩子。孩子一多,感情自然就分散了,然后就按照家族传承的规矩,该严格的时候严格,该疼爱的时候笑一笑……
  
  这种关系说是父子,实则更像是上下级。
  
  奇葩的沈安很是诧异的道:“这是疼爱啊!和溺爱有何关系?孩子还小呢,现在不疼爱,还等什么时候去?”
  
  曹佾和苏轼相对一视,都觉得沈安是个奇葩。
  
  稍晚宾主皆欢,各自散去,苏轼想了想,最后还是去了御史台。
  
  “喝酒了?”
  
  吴极依旧是笑眯眯的,很是和气。
  
  苏轼今日喝的不算多,所以心中底气十足,“下官喝了些酒,下官想请教……十日怕是短了些……”
  
  吴极的嘴唇缓缓闭合,眼角的皱纹被拉伸消失……只是一个动作,那和气就变成了冷漠。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声音变得同样冷漠,苏轼听了一怔,“御史台啊!”
  
  他觉得事情好像不妙,在朝着沈安猜测的方向发展。
  
  “你知道就好。”吴极淡淡的道:“这里虽然不是军中,但有一条和军中相仿佛,那就是答应的公事,必须要办,而且要办好。若是出了岔子,不管是谁,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
  
  十日就是十日,晚一日你苏轼就等着被收拾吧。
  
  苏轼心中懵逼,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可重臣没那么好弹劾……下官得慢慢的找。”
  
  “那是你的事。”吴极摸摸胡须,“某这里还忙着,你且去。”
  
  你赶紧滚蛋吧。
  
  这就翻脸了?
  
  苏轼觉得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些,有些不适应。
  
  “那个……下官……”
  
  他觉得自己死定了,但还能再抢救一下。
  
  吴极在低头看一份未完成的奏疏,闻言头也不抬的摆摆右手,就像是驱赶一只苍蝇。
  
  “去吧,回头弹劾重臣成功,某到大门外迎你。”
  
  外面来了个官员,恰好听到这话,面色微微一变,就悄然退了出去。
  
  御史的职权特性注定了模糊的身份定位,他们能弹劾君王,也能弹劾官员,在政治斗争无所不在的朝堂里,御史就是一个最大的变数。
  
  多少帝王因为御史的弹劾而灰头土脸?
  
  多少重臣在御史的弹章之下黯然倒台……
  
  御史在许多时候更像是一个充满了变数的政争工具,他们的弹章甚至能引发重大人事变动,所以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尼玛!
  
  某好像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
  
  苏轼垂头丧气的出了御史台,觉得无路可去。
  
  ……
  
  求月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