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792章 酒鬼还是酒神

第792章 酒鬼还是酒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折家每年给官家送礼已经成了惯例。
  
  官家自然不差那点钱,他差的是态度,折家臣服的态度。
  
  在拦截斩杀了那五个西夏人之后,万胜军中传来消息,折克行可以提前休假了。
  
  这是来自于都指挥使黄义的示好。
  
  回到家中之后,门外停着三辆马车,一队浑身上下弥漫着精悍气息的军士行礼。
  
  “见过郎君。”
  
  折克行点头,“可是家中送礼来了?”
  
  “是。”
  
  带头的是个文人,叫做何贵,三十来岁的年龄,笑起来很是和气。
  
  折克行在路上清理过血迹,但身上的血腥味依旧浓郁,何贵抽抽鼻子问道:“郎君可是动手了?”
  
  这位郎君少年来到汴梁,一半是质子,一半是减少府州军内部的内耗。
  
  作为折继闵的儿子,折克行按理能继承府州,可他太年少了,府州是边关重地,不可能交给一个少年。于是折继祖上位,折克行进京。
  
  折克行在京城的消息不断传回府州,他结识了沈安和赵仲鍼等人,几次出手成果斐然,为折家挣得了好大的体面。
  
  传闻这位郎君下手狠辣,而且还好打架……
  
  可这是新年啊!
  
  谁在新年打架?
  
  “无事,刚杀了几个人。”
  
  折克行打开大门,径直去洗漱更衣。
  
  何贵也习惯了他的冷漠,自顾自的叫人去厨房生火做饭,又叫人喂马。
  
  等折克行出来时,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汤饼就做好了。
  
  他得了一大碗,就蹲在边上唏哩呼噜的吃着。
  
  “若是有酒就好了。”
  
  这一路何贵被冷风吹得差点灵魂出窍,此刻恨不能泡进酒坛子里去。
  
  西北苦寒,不会喝酒的极少,不喜欢喝酒的也不多。
  
  “柴房里有,拿几坛出来。”
  
  何贵马上就眉开眼笑的道:“还不赶紧去!不过不许喝多,晚些咱们就进宫。”
  
  西北的勇士彪悍,藐视世俗的规矩。但这里是京城,再桀骜不驯的性子也得收起来。
  
  “喝了无事。”
  
  折克行就说了这么一句,等酒坛子被拎来后,他自己打开一坛,就着汤饼喝。
  
  何贵见他喝酒就像是喝水,不禁就微微摇头。
  
  折克行的消息不断传回去,但他私人的事儿大伙儿却不知道。
  
  在何贵看来,这等喝酒的模样,分明就是酒鬼。
  
  老知州的儿子很厉害,结识沈安和当今皇子,为折家立下了偌大的功劳。
  
  可酒鬼不行啊!
  
  历史上无数例子证明了酒鬼只会误事,折克行这样的……得找机会劝劝才行。
  
  他这一路劳累,此刻到了这里只觉得浑身酸痛,于是就举杯喝了一口。
  
  噗!
  
  酒水刚进嘴,一股辛辣就让何贵喷了。
  
  酒水喷的满地都是,他抬头,愕然看着正在喝酒的折克行。
  
  折克行皱眉看着他,面不改色的喝了一口酒。
  
  “郎君!”
  
  何贵有些心慌,就不顾尊卑走过去,一把拎起折克行的那坛酒,俯身嗅了一下。
  
  同样的辛辣味!
  
  “郎君,您这酒量……”
  
  哥,咱别喝了行不?
  
  何贵有些慌,折克行看了他一眼,然后灌了一口酒,“今年怎么派了你这个胆小的来了?”
  
  胆小?
  
  得了这个评语的何贵生气了。
  
  他当然不敢冲着折克行撒气,但却敢喝酒。
  
  喝吧,喝醉了明天再去送礼。
  
  按理这个礼该是折克行带着去送,可何贵见他喝烈酒如同喝水,心中不禁发苦,就想了这么一个苦肉计的计策来劝谏。
  
  晚一天送礼问题不大,可折克行却该警醒了吧?
  
  他几口喝了酒,打个酒嗝,被辣的直翻白眼。
  
  吃了几口汤饼压压酒气,他又开喝了。
  
  半斤高度酒下肚,何贵的眼珠子有些发直。
  
  “郎君……郎君喝了多少了?”
  
  手下只敢喝一杯去乏,闻言说道:“郎君喝半坛子了。”
  
  卧槽!
  
  何贵觉得自己的命真苦,竟然遇到了个酒鬼郎君。
  
  这酒鬼能统御府州城?能领军作战?
  
  不能!
  
  那么折克行就算是废掉了。
  
  何贵想到这里,不禁眼中含泪,“老知州是好人啊!可惜……”
  
  可惜生个儿子却是酒鬼。
  
  他的酒意渐渐涌上头来,就听到折克行说道:“三车送一车,剩下的给一车去沈家,一车分做两半,一半给王家,一半给苏家。”
  
  何贵酒意上涌,就应道:“好。”
  
  手下面面相觑,但却不敢说话。
  
  稍后何贵吃完了汤饼,摇摇晃晃的起身,“走,给官家送礼去。”
  
  有军士目露哀求之色看向折克行,示意这样去怕是会出事。
  
  折克行用大拇指和中指扣住碗的中下部,用食指扣住碗的上沿,轻轻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说道:“就这么去。”
  
  他是折继闵的儿子,若非是年轻,此刻的折家和府州就该是他统御,所以说的话极有分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