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786章 你这是坑人呢

第786章 你这是坑人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汴梁的商圈就像是一个鱼池,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大伙儿玩得不亦乐乎。可突然有个年轻人就这么直挺挺的闯了进来,没啥规矩,直接就干。
  
      许多人都还记得沈安的模样。
  
      ——他挑着一个担子,担子的一头是锅贴家什,另一头坐着个女娃。
  
      女娃的目光茫然,带着忐忑,目光几乎从不离开自家哥哥。
  
      那就是个被吓坏的女娃。
  
      沈安就这么挑着担子,从州桥夜市的一个小摊开始,做到了汴梁最大。
  
      他就像是一头鼍龙,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汴梁商圈这个池塘里,溅起了偌大的水花。
  
      水花溅落,众人发现这头鼍龙很和善,于是就去试探了一番,结果灰头土脸。
  
      但作为地头蛇,他们有信心给这头鼍龙致命一击,可沈安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从文到武,他直接用无数功劳让商人们投鼠忌器。
  
      而后等赵曙进宫,摇身一变成为皇子之后,大伙儿才愕然发现,沈安这货竟然变成了皇室密友。
  
      卧槽!
  
      这厮的运气逆天了啊!
  
      所以再多的不服气,在沈安的朋友圈不断扩张和强大的面前,商人们也只能憋着。
  
      众人进去坐下,有侍女上茶水和点心,一个看着老成的商人试探着问道:“王员外,敢问待诏今日请……不,是叫了咱们来,可是有事?这马上就是元旦了,待诏事务繁忙,耽误不起啊!”
  
      请变成叫,真正老成的商人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只能说这依旧是试探。
  
      而所谓的待诏事务繁忙,实则是暗示:这眼瞅着就是新年了,咱们的事情都不少,有啥事就赶紧说了吧。
  
      王天德的眸色微冷,“那个……待诏今日有些事,要晚些来。他委托某给大家说些话……”
  
      众人都仔细倾听着。
  
      “待诏说了,大宋厚待商贾,让咱们发了财,让咱们人前显贵……这情义可够深重?”
  
      “够。”
  
      “官家对我等的恩情……”一个商人突然伸手抹抹眼角,唏嘘道:“十辈子都还不清啊!”
  
      众人都纷纷点头赞同,仿佛没有赵官家,大伙儿就只能去讨饭。
  
      王天德听了这些颂圣的话,然后颔首笑道:“大家的话某都记住了,稍后自然会禀告给待诏……这话……”
  
      他笑吟吟的指指皇城方向,:“会进宫。”
  
      竟然是和宫中有关?
  
      众人都坐直了身体。
  
      “待诏想问问大家,可缺铜钱吗?”
  
      王天德笑的很矜持,商人们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有些谨慎。
  
      还是那个老成的商人说话:“铜钱我等自然是缺的,许多时候就是差了铜钱,送上门来的生意都做不了……让人无奈啊!”
  
      “那……交子如何?”
  
      王天德抛出了今日的话题,商人们一听就乐了。
  
      “交子好啊!咱们是商人,就算是不差铜钱,可有时候出远门去做生意得带着大批铜钱上路,”
  
      “咱们若是能用交子做生意,那简直就是喜出望外啊!”
  
      “难道朝中准备在汴梁发行交子?那感情好。”
  
      “这多半是沈待诏的建言吧?”
  
      一个商人感激零涕的道:“待诏果真是我辈的救星,若是真能如此,我等当在家中供奉待诏的牌位,日日香火不绝……”
  
      “是啊……”王天德一脸感同身受的道:“某也是如此啊!”
  
      香火不绝?
  
      王天德觉得也是,心想沈安为了商人们的福祉真的是够拼了,竟然说动了朝中发行纸钞。
  
      “待诏……此后待诏但有吩咐,我等义不容辞!”
  
      一个商人挥拳高喊着,引发了大家的欢呼。
  
      “义无反顾!”
  
      “谁敢说待诏的不是,我等与他不共戴天!”
  
      “只要出了纸钞,待诏就是我等的救星和恩人……”
  
      “……”
  
      众人真的是感激零涕,商人善于说好话,于是谀词不断。
  
      “诸位……让某感动啊!”
  
      沈安出现了,面带微笑。
  
      “待诏来了。”
  
      商人们蜂拥而至,感激的话如同潮水般的涌向了沈安。
  
      沈安面色不变的照单全收,等他们消停了之后,就正色道:“你等的拳拳之心某刚才都听到了……”
  
      商人们心中暗喜,“待诏客气了,这是应该做的。”
  
      “这就好啊!”沈安笑的很是欢喜,“既然你等如此的欢喜,某正好有个提议……”
  
      “待诏请说!”
  
      众人都希望出现好事,于是把沈安围在中间。
  
      沈安干咳一声,“纸钞之事已成定局。”
  
      众人面带喜色,沈安说道:“那就认买吧。”
  
      众人心中不解,有人问道:“待诏,认买什么?”
  
      “纸钞!”
  
      气氛马上就变了,商人们瞠目结舌,有人甚至在后退。
  
      竟然是要购买纸钞?
  
      “待诏,认买多少?”
  
      有人心存侥幸的问道。
  
      数量少的话,那就当是支持货币改革,无所谓了。
  
      “不多,某此次带来了十万贯……”
  
      噗!
  
      王天德也傻眼了。
  
      哥,你这是坑人呢!
  
      ……
  
      本月最后三天,求月票。晚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