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784章 获胜,大宋的金融危机

第784章 获胜,大宋的金融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雱很淡定的站在那里,沈安却没法淡定。
  
  苏轼就练了三招拳脚,这是什么鬼?
  
  三招,你以为自己是陈咬金呢?
  
  陈咬金的三招也只是演义只说,真正的悍将只会三招,那上阵就是送人头。
  
  “准备动手!”
  
  他不准备和辽人讲道理,一旦苏轼被揍,他绝壁要上去出头。
  
  不就是拳脚吗?哥也是文官,咱们来试试。
  
  沈安的散打每天都在练,折克行见了只说是花拳绣腿,沈安不服气,两人较量了一番,沈安败北。
  
  沈安输是输在拳头不够重,而折克行赢就赢在抗击打能力强。
  
  所以折克行告诉他,要想练拳脚,必须得先练挨打。
  
  可沈安却只是练了两天就放弃了。
  
  他不乏毅力,可每天早上练习挨打却让家里的两个女人心痛了。
  
  果果眼泪汪汪,杨卓雪挺着个肚子说不碍事,可却站在边上看,怎么都劝不走。
  
  沈安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被情绪影响,加之他觉得这种挨打的练习方法不够科学,所以就放弃了。
  
  于是他继续打不赢折克行,然后就开始钻研速度。
  
  天下武功,快最厉害。
  
  沈安的刀法就是走快的路线,从拔刀到挥刀,务必要快若闪电。
  
  于是他的拳脚就越发的追求速度,渐渐就觉得自己成了专家。
  
  可在看到苏轼的前两招时,他觉得这货今日要破相了。
  
  但最后的一脚却让他也傻眼了。
  
  卧槽!
  
  苏轼这货竟然变得那么阴了?
  
  呯!
  
  “啊!”
  
  辽使的腿间中了一脚,嘴巴张开,发出了短促的一声惨呼。
  
  有人大抵觉得人的要害被踢了一脚就会马上惨叫,但这因人而异。
  
  辽使就是被剧痛把惨叫憋了回去,他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剧痛驱散了,想马上跪下去。
  
  但他知道不能。
  
  使者是国家的脸面,宁可丢头,也不能丢人。
  
  所以他的身体在颤抖,却不肯跪下缓解疼痛。
  
  围观的人此刻竟然无语。
  
  没人欢呼,没人赞美。
  
  因为撩阴腿对于男人来说实在是太阴狠了,一般打架斗殴都很少见。可苏轼这么一位文名远播的文官竟然使出了撩阴腿,这真是……
  
  太特么爽了啊!
  
  这一刻大伙儿就像是酷暑天喝了一杯冰水般的舒坦。
  
  而辽人却像是吃了一颗老鼠屎,有人怒道:“弄死他!”
  
  众人准备一拥而上,可苏轼身后的人群被推开,沈安就像是个流氓地痞般的当先走过来。
  
  他看看辽使,用那种感同身处的难受姿态问道:“贵使这是怎么了?蛋疼?”
  
  “是沈安!”
  
  辽人的冲势戛然而止,沈安笑道:“没想到沈某的名声竟然这般凶恶,这不妥,极为不妥啊!”
  
  辽人的确是忌惮他,特别是麟府路一战沈安做了最后收割利益的渔翁,用火药罐子击溃了辽军的重骑之后,辽人就开始总结这厮的过往经历,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就是一个老阴比!
  
  有人喊道:“苏轼和他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咦!是啊!
  
  辽人那边不禁恍然大悟,合着苏轼也是沈安的套路,下手从不讲究什么光明正大,而是怎么能赢就怎么来。
  
  沈安心中一怔,这才发现了这个事实。
  
  是啊!苏轼变了,变得不那么热血了,竟然学会了阴招。
  
  这是……
  
  不关某的事。
  
  这一刻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先贤经验都被沈安无视了。
  
  他觉得气氛不够好,就喊道:“好!”
  
  众人正在暗爽不已,就缺一个人打头叫喊,此刻沈安喊了一声好,顿时引发了海啸。
  
  山呼海啸!
  
  山呼海啸般的呼喊!
  
  “好!”
  
  “苏御史干得漂亮!”
  
  什么撩阴腿的阴损此刻都被选择性的遗忘了,百姓们欢欣鼓舞,为大宋文官喝彩。
  
  苏轼负手而立,一首豪爽的词在脑海里渐渐成型。
  
  某的诗词文章无敌就够寂寞了,可现在连某的拳脚都如此……
  
  这个世间还有什么能难住我苏轼的?
  
  飞快赶来的张八年见到战果也不禁倍感意外和震惊。
  
  “苏轼竟然赢了?”
  
  有皇城司的人目睹了全程,“都知,苏轼用了撩阴腿。”
  
  “什么腿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元旦的前一日大宋不能输,”
  
  皇城司从不讲究手段,只求出结果。
  
  若是手下使出美男计去获取辽国上层的消息,张八年只会叫好,只会给他记功。
  
  “沈安在那!”
  
  手下发现了沈安,此刻的沈安正在得意洋洋的冲着辽使开喷调侃,真是小人得志啊!
  
  “沈待诏,陛下召见你。”
  
  沈安本想奚落辽使一番,兴致却被打乱了。
  
  等一路进宫见到司马光也在时,沈安笑了一下,看着竟然是欣慰。
  
  “官家,苏轼刚才和辽使吵架,辽使挑战,苏轼应战,击败了辽使……”
  
  张八年的禀告很简洁,却让赵曙有些懵逼。
  
  “苏轼竟然能击败辽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