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782章 痛快啊

第782章 痛快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鑫醉了,这几日泡在酒里的他终于颓然倒下。
  
  “沈卞啊沈卞,你曾和某一起饮酒,一起痛骂满朝文武无能软弱,一起痛骂这个颓废的大宋。你为了解决这些去了北方,死在了北方,而某却在南方蝇营狗苟。”
  
  苏晏站在榻边呆住了。
  
  “嘭!”
  
  秦鑫捶打了一下床榻,泪流满面的道:“得知你在北方失踪,某痛哭流涕。某深恨自己的软弱,恨不能和你一起去北方赴死……可某最后却在南方一路升官……而你的儿子,那个腼腆的沈安,当年某见他,他甚至一说话就脸红……”
  
  待诏的脸会红了?
  
  苏晏喝多了,但却深深的怀疑着秦鑫说的是另一个沈安。
  
  连司马光都扛不住沈安的攻击,你秦鑫竟然能让他脸红?
  
  “某想去接沈安兄妹,却得知他带着妹妹到了汴梁……”
  
  沈安的崛起就像是坐火箭,嗖的一下就上去了,大抵秦鑫也只能瞠目结舌。
  
  “某不好意思去信,也不好意思见面,他怕是把某都忘记了吧?苏晏!”
  
  秦鑫猛地坐起来,一把揪住苏晏的衣襟,喝问道:“沈安可还记得老夫吗?”
  
  苏晏微微摇头,“待诏遇到过许多冷眼,包括亲戚,所以……”
  
  “是了,他不过是见过老夫一次,过了那么久,早就忘记了。”
  
  不知道沈安已经换了个芯子的秦鑫陷入了哀伤之中,这时外面有人来说道:“知州,外面来了好些大食商人。”
  
  “苏晏你去!”
  
  秦鑫哈哈大笑道:“老夫坐视沈卞在汴梁被诸般冷遇,坐视他孤独的去了北方,不堪为友。后来老夫又坐视沈安在汴梁孤独前行,更是如畜生一般……江山北望,江山北望,沈卞,你看到了吗?沈安……沈安他就是另一个你啊!”
  
  他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用力的捶打着榻。
  
  苏晏这才知道秦鑫为何要连续几天都喝得烂醉的原因。
  
  他憋得太久了。
  
  这些事情一直压在他的心中,直至苏晏这个沈安的学生出现,用一次漂亮的表现把它们激发了出来。
  
  外面的官吏们这才知道,原来知州没发疯。
  
  他竟然和沈卞交好?
  
  一系列的谜团都被解开了。
  
  从调来杭州担任知州开始,秦鑫就是市舶司新政策的铁杆支持者,大伙儿原先有些不解,此刻都清楚了。
  
  这位就是沈卞的老友,沈安的世叔,不支持才见鬼了。
  
  苏晏出了房间,对众人颔首道:“还请诸位一起去看看。”
  
  “好。”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州衙,就看到十多个大食商人站在外面。
  
  “见过通判。”
  
  “通判,先走的都是小人,他们回去不会得到我等的支持。”
  
  “那些人贪得无厌,我等定然和他们分开界限……”
  
  “……”
  
  一群官吏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有人问道:“这是为何?”
  
  大食商人为何软了?
  
  有人想明白了,“大食人害怕被断绝贸易!他们损失不起!”
  
  众人愕然,随即一种轻松和骄傲油然而生。
  
  他们都喜欢了按部就班的去处置事情,习惯了各种妥协,可等有一天,某人突然大喝一声,问道:“为何总是大宋做出妥协?”
  
  于是他们就懵逼了,进而傻眼。
  
  大食人出乎预料的服输了,因为他们输不起。
  
  可大宋输得起吗?
  
  大宋输得起,但秦鑫和苏晏却输不起。
  
  一旦大食人真的翻脸,秦鑫和苏晏绝壁会被解职。
  
  也就是说,苏晏先悍然动手,不顾自己的前程,随后秦鑫跟上,用知州和市舶使的双重身份来为苏晏的决定背书。
  
  这同样是在拿自己的官位冒险。
  
  两个掌管着杭州市舶司的官员集体冒险,和一群大食商人比赛,看谁先眨眼。
  
  如今大食商人先眨眼了……
  
  “痛快啊!”
  
  有人突然高呼一声,神色振奋。
  
  是啊!
  
  大宋官员何曾这般悍勇过?
  
  大宋官员何曾这般痛快过?
  
  官吏们群情振奋,可苏晏却觉得不够,他说道:“最近有批货物……”
  
  “我等买,恳请通判一定要卖给咱们。”
  
  商人们的丑态让人作呕,可苏晏却还不满足,“那些货物最近涨价了……”
  
  大食商人们面色难看,但却咬牙道:“买。”
  
  官吏们这才明白,原来买下大宋商人的货物不是愚蠢的决定,而是笃定了大食人不敢舍弃大宋这个庞大的市场。
  
  虽然秦鑫动用公帑会被人举报,但等此事的结果一出来,上面只有夸赞的份。
  
  “痛快啊!某此刻只想烂醉如泥。”
  
  “带他们去交割。”
  
  苏晏回身准备回去,突然街边跑来几个大食人。
  
  “且慢!”
  
  “且慢!”
  
  这几人跑过来,气喘吁吁的道:“那批货……那批货我等愿意卖,只换一千贯铜钱。”
  
  这几个就是传闻中已经带着船队出海归国的大食商人。
  
  他们宁可留着那三成货物带回去,也不肯向大宋妥协。
  
  大家都以为他们是硬茬子,如今见到硬茬子竟然跑回来了,而且姿态卑微,不禁觉得人心大抵是世间最难测的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