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781章 知州疯了

第781章 知州疯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鑫看着温文尔雅,在大家的眼中,这等人就算是想笑也会很轻柔,大抵就是轻笑什么的。
  
      事实也是如此,在履任杭州之后,杭州的官吏们就从未见过这位知州大笑过。
  
      “哈哈哈哈!”
  
      秦鑫大笑的声音回荡在州衙里,引得外面的官吏不禁侧目,心想知州这是遇到了什么好事,竟然笑得这般畅快。
  
      “这可是沈安的主意?”
  
      秦鑫笑够了,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苏晏低下头,“待诏曾经说过大宋的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钱币不够,这制约了大宋各行各业的发展……下官时常在想,金银不够,铜钱也不够,可金银铜为何能成为钱币?不就是因为稀少吗?”
  
      秦鑫点头,对沈安更好奇了些,心想那人本身就非常出色,一些话语和立场让自己也是击节叫好。可他教弟子的本事竟然也那么大,把一个干苦力的小子教导的这般出色。
  
      “可下官却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金银铜实则并无价值,它们的价值就在于人们的认同……”
  
      苏晏想这些已经很久了,此刻说来思路顺畅,语言流利。
  
      “那么对于大宋百姓来说,他们认同什么?下官以为首要是让他们信任官家,信任朝中……如此有金银铜作为保证,有百姓对官家和朝中的认同,是否可以在大宋各地发行交子?”
  
      他有些憧憬的道:“若是有一日无需金银铜作为担保就能发行交子,百姓信任有加,知州,那会是什么样?”
  
      “那大宋就是当世第一强盛,可蔑视诸国。”秦鑫当然知道那种情况代表着什么:“君臣一心,庙堂和江湖一心,这样的大宋,何人能敌?”
  
      苏晏说道:“知州,海外有无数矿山,金银铜都有,比大宋多多了。还有无数昂贵的香料,这些都被外藩商人掌控着。他们来回贸易,就能两头赚钱,这等好买卖……”
  
      秦鑫的眼中露出了利芒:“这等好买卖就该是大宋的。大食人……他们从前唐开始就在赚咱们的钱,赚多少年了?如今也该赚够了吧!”
  
      两人相对一视,不禁都微笑起来。
  
      “待诏说过,外藩商人可以赚钱,但二道贩子的方式却不好。如今大宋水军初成,一战击败辽人的水军,大宋在海上的獠牙才将露出来,强大的水军需要无数钱财来维持,那么为何不直接去出海贸易呢?”
  
      苏晏说道:“大食商人越是愤怒,就越说明了他们的心虚,咱们只需坚持下去……知州,商人逐利,他们目前还有利益在,不,是许多利益,大宋能让他们赚取到无数钱财,他们就不会拒绝。所以下官以为今日之事不大,断掉铜钱输出问题也不大,因为以物易物他们同样能赚大了。商人逐利,可会拒绝赚钱?”
  
      “商人的眼里只有钱。”秦鑫想清楚了此事的前因后果,断然道:“如今天下最能赚钱的地方就是大宋,那些外藩商人若是不来大宋,几乎就是绝了海贸,谁会愿意?定然不会!”
  
      他心中大定,吩咐道:“来人,准备酒菜,老夫和苏晏好好喝一顿。”
  
      苏晏苦着脸道:“知州,还没下衙呢!”
  
      秦鑫笑道:“这里老夫最大,老夫说喝酒就喝酒。”
  
      这就是此刻大宋官员的特色,当官是当官,该享乐的时候绝不拒绝。
  
      有人去外面的酒楼叫了酒菜,两人就在州衙的后面喝酒。
  
      稍后消息传了出去,市舶司不禁哗然。
  
      “知州竟然支持苏通判的举措?”
  
      这是一个意外的结果,让人不解,但却避免了一场内部争斗。
  
      “那大食商人呢?”有人纠结的道:“他们可是走了,一旦他们联手逼迫,此事最终还得两说,”
  
      大宋的商税占据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所以从上到下都是商业开放政策的支持者,这也让外藩商人们看到了要挟的可能性。一旦他们联手要挟,朝中会是什么态度?
  
      没人知道。
  
      那只船队就在码头下面的五里开外,船上有炊烟升起,采买补给的人已经出发了,大有补给完毕就远航归去的意思。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船队里,有心人在盯着他们的反应。
  
      就在此时,一只小船队恰好来了。
  
      两只船队相遇,互相寒暄,这边说了市舶司的意思,密议了半晌,随后小船队就放出消息,说是要一起回去。
  
      “他们说要回去了。”
  
      消息传到州衙,喝酒的秦鑫笑道:“不管。”
  
      外面的官吏心中纠结,而秦鑫却和苏晏却频频举杯。
  
      “下官本是干苦力扛包的出身,后来父亲咬牙让下官去读书,可下官却蠢笨,觉着此生再无中举的希望……”
  
      苏晏喝着酒,渐渐的就动了感情。
  
      “直至下官遇到了待诏,他并未歧视下官的出身,反而因此而多加照拂,知州,您不知道,下官当年因为家中的变故自责不已,自己封住了自己,直至遇到了待诏,他让下官觉着这个世间还有温暖……让下官知道努力就会有成就,就能告慰下官的母亲……”
  
      他想起了被雷击而死的母亲,泪花就在眼中闪烁着。
  
      “于是下官就拼命读书,别人读一个时辰,下官就读两个时辰……在考中进士的那一刻,下官只想去母亲的墓前告诉她,这个儿子有出息了……”
  
      秦鑫赞赏的点点头。知道感恩的年轻人才会走得长远,走得稳妥。
  
      “可这一切都是待诏的恩赐,”苏晏有些唏嘘的道:“待诏学究天人,文武皆能,关于金融之事更是……怎么说呢,下官觉着就是鹤立鸡群。比如说钱荒人人皆知,可人人都没办法去解决。交子好不好?好,可风险却不小。待诏曾经说过,不要被固有的思路给束缚住了,下官就想,既然铜钱不够,那交子可够?交子有风险……”
  
      他的眼睛很亮,“交子有风险,可为政者不要去想着避险,而是要想怎么去克服这个风险。”
  
      这话一下就击中了秦鑫。
  
      “喝酒。”
  
      遇事推诿,遇难就退,这是人的本能。人一旦习惯了这种本能,自然就会习惯性的回避难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