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777章 那是沈待诏

第777章 那是沈待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室内,韩琦站在边上,万商有些拘束的站在另一边。
  
      韩琦眨眨眼睛问道:“你说是谁说的?”
  
      万商说道:“是沈待诏。”
  
      “你何时听来的?”韩琦觉得有些热,不禁拉了一下衣襟。
  
      “那次……”万商回想了一下,“那次邙山军在城外和人演武,下官也在场……事后邙山军大胜,下官过去……下官本想和沈待诏套个近乎,可他正在回答问题,好像是个乡兵在请教何为忠心……然后沈待诏就说了那番话。”
  
       他不知道那番话是否能让韩琦满意,但自己却觉得很好,很贴切。
  
      “韩相,下官用这番话在军中教导那些军士,极好。”
  
       韩琦摆摆手,万商告退。
  
      韩琦转身推开门,进了大堂。
  
      大堂里很安静。
  
      曾公亮等人在看着沈安。
  
      赵曙也在看着沈安。
  
      赵曙点点头,“你很好。”
  
      那些臣子都喜欢用华丽的词藻来标榜自己的忠心,可沈安却不会,他只会用最贴切的话语,最简单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原先还有人说邙山军三百余人的规模不可小觑,该抽调到别处去,大伙儿都有些意动,今日之后,赵曙再无此念。
  
      “旁人都恨不能把忠心当面说出来,而你却悄然说,并且是说给了那些乡兵听。”赵曙真的很满意,“为国效命,为国种地,为国经商,这便是忠心,这便是为国效力。”
  
      “大宋官吏千万,能用心如此的有几个?”赵曙唏嘘道:“你年轻,但却有勇有谋,难得啊!”
  
      沈安没说话,微微低着头。
  
      从寇准开始,这个时代的文官就在走下坡路。
  
      寇准至少敢拽着真宗去亲征,哪怕后来因为政争离开政治中心,但他的胆略依旧光耀千古,能与后世的于谦交相辉映。
  
      寇准之后还有范文正。范文正看到了大宋的危机,他大声疾呼,痛斥那些弊端。而赵祯也察觉到了那些危机,于是君臣一拍即合,开始了革新……
  
      革新失败了,大宋的文官至此开始了下滑。
  
      曾经的新政排头兵韩琦等人堕落了,成为了官僚。那些既得利益者在弹冠相庆……
  
      关键是赵祯在领略了强大的反对力量之后,他陷入了沮丧之中。
  
      帝王沮丧,重臣堕落,这样的大宋一直下滑,直至赵顼登基,重用了王安石。
  
      王安石疾风骤雨般的新政就是大宋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这根稻草却载不动大宋的国运,跟着一同沉没了。
  
      现在是嘉祐八年年底,即将到来的是治平元年。
  
      新帝王,新年号……
  
      这是一次机会。
  
      原先在登基时发狂的赵曙好端端的在这里,他正在看着外面,身形挺拔。
  
      原先坟头草三尺高的赵允让依旧健在,叫骂声依旧让人胆寒。
  
      濮议没有了,君臣和谐。
  
      这样的大宋如何?
  
      沈安感觉成就感爆棚。
  
      这就是我带来的改变和影响,未来的大宋将会走向何方,他心中渐渐有了些谱。
  
      赵曙回身问道:“你今日的进谏风险不小,你可想过我会发怒处置你吗?”
  
      “想过。”沈安说道:“但有的事必须要去做,不然臣会寝食难安。”
  
      赵曙笑道:“你说的是国事……还是大郎?”
  
      国事你就是效忠我,大郎那边你就是选择了情义。
  
      沈安和赵顼年少相识,在宫外时就和兄弟一般的相处,情义自然深厚。
  
      可赵顼是帝王,作为臣子你沈安自然该选择效忠帝王。
  
      至于情义,这玩意儿对于官员来说就是个奢侈品。
  
      官员会检讨自身,去发现自己的缺陷,而情义就是缺陷之一。
  
      对手会利用你重情义这个缺陷设下圈套,然后给你重重一击。
  
      所以情义不适合沈安。
  
      同时这也是赵顼想重用沈安的信号。
  
      效忠朕,朕便重用你。
  
      韩琦有些小嫉妒,他想起自己在沈安的年纪时才刚中进士,可沈安就已经要飞黄腾达了。
  
      年轻人,果真是前途无量啊!
  
      沈安抬头,微笑道:“臣今日进谏,为的是……大王。”
  
      韩琦猛地看过来,觉得沈安怕是昏头了。
  
      赵曙看着他,眉头渐渐皱起。
  
      沈安含笑,态度坦然。
  
       “为何?一般的臣子听到这等话,马上就会向我效忠。而你却不同。”赵曙突然笑了:“说说,我很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沈安说道:“人生百年,总得要坚持些什么。功名利禄是很重要,蝇营狗苟在其间自得其乐。可若是为此丢掉了情义,盖上十床棉被臣都会发抖……”
  
      “有所为,有所不为……”赵曙点点头,“今日我见识了人心,那么谁来告诉我,以后的军中怎么防备人心变动?”
  
      所谓的人心变动,就是军队的心不在大宋这边,不在皇帝这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