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735章 智商碾压

第735章 智商碾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工头看着那些数字,仔细回想了一番自己扣下的钱,看向王雱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神灵。
  
      “王郎君,小人错了……”
  
      他仰头,泪水和鼻涕糊弄了一脸,哀伤的道:“小人家中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一家老小都要靠小人养活,小人不得已才……扣下了那些东西,只想暂时挪用,稍后就会还回来……”
  
      他说的很伤心,吴桐低声道:“王郎君,看他可怜,要不就放过他吧。”
  
      “蠢!”
  
      王雱指着工头的下半身说道:“看看他的裤腿里面,那是绸布!”
  
      学生们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抹绸布。
  
      “这是借的……”
  
      工头面色惨白的想把裤腿拉下去,可越是如此,露出来的绸布就越多。
  
      “知道绸布多少钱一匹吗?”王雱皱眉道:“做事要仔细,你们看他细皮嫩肉的,而且从不干活,就知道他不差钱。知道为何吗?”
  
      学生们想了想,陈彦第一个醒悟过来,“王郎君,他若是穷,那定然会少请人,自己上手干活还能多省一个人的钱……”
  
      “对啊!他既然说自己穷,那为何不肯干活?”
  
      王雱露出了一抹微笑,“就是这个道理,此人眼神狡黠,被质疑后不是解释,而是糊弄,可见是惯犯,赶紧报官。”
  
      稍后有巡检司的人来了,听到是这事就不想管,“这不是我们该管的事,你们自己送到开封府去。”
  
      王雱走过去,不满的道:“巡检司的职责有一个是缉拿盗贼……”
  
      “没错。”
  
      为首的头目振振有词的道:“这里哪来的盗贼?”
  
      “他就是盗贼。”
  
      王雱说道:“此人被雇佣建造校舍,我们给了钱,签订了契约。按照契约办事这个没问题吧?可他却在契约之外偷盗钱财,这不是盗贼是什么?”
  
      那工头傻眼了,喊道:“小人只是贪了钱,不是盗贼啊!”
  
      商业行为的贪污不算大事,可盗贼就不同了。
  
      按照大宋的律法,一旦确定工头是盗贼,那么他的结局铁定就是发配。
  
      几个巡检司的军士傻眼了。
  
      “还能这么个说法?”
  
      “当然能。”王雱很冷静的解释道:“那些钱财都是我们的,他不告而取,那不是盗贼是什么?”
  
      有军士纳闷的道:“那官员的贪腐是什么?”
  
      王雱的嘴角微微翘起,“当然也是偷盗!”
  
      安北兄,你说吏治艰难,可今日某就借这件小事,把汴梁官场惊动一番,让你看看某的手段!
  
      巡检司的军士们不敢擅专,就带着工头回了开封府。
  
      可开封府知府冯京一听也傻眼了,等问了事情是爆发在杂学的新校舍时,就黑着脸去找到了自己的岳父富弼。
  
      “贪腐就是偷盗?这个说法有趣。”
  
      富弼的眼中闪烁着精光,几次咬牙切齿,最终却颓然道:“老夫本想借此机会振作一番,可枢密使却不好干涉吏治,罢了,你送去隔壁,让韩琦他们头痛去。”
  
      冯京低声道:“丈人,这不是大事,要不……就压下去?”
  
      富弼淡淡的道:“丢给韩琦他们,大事小事让他们自己决断。”
  
      冯京又去了政事堂。
  
      “什么?”
  
      韩琦今日的心情不错,可等听到这事儿之后也有些头痛。
  
      “谁干的?”
  
      他觉得这事儿绝壁是某些想看他笑话的人干的,所以用力挥动手臂,大有一巴掌扇死那人的意思。
  
      “是王安石家的衙内。”
  
      “王雱?”
  
      “对。”
  
      韩琦面色铁青的道:“那小子是存心找事呢!散播出去。”
  
      这事儿王雱就是狡辩,韩琦偏生不好反驳,让他一口老血就想喷出来。
  
      “他这是在建言!”
  
      曾公亮抚须微笑,这一刻诸葛亮附体了。
  
      “说来。”
  
      韩琦有些不耐烦。
  
      “吏治是个大问题……”曾公亮高屋建瓴了一番,才说出自己的看法,“沈安聚集了几个年轻人,包括大王在内,整日就在琢磨什么革新、新政,王雱去了南方清查市舶司大放异彩,官家颇为看重他,以后有机会自然会进入官场……”
  
      “说重点!”
  
      韩琦想打人了。
  
      这位首相不好相处啊!
  
      曾公亮叹息一声,“他从南方归来之后就一直在忙着杂学的新书院,好似在蛰伏,可韩相,王雱的性子你可知道吗?”
  
      韩琦皱眉思索了一下,“听闻是个特别聪慧的,聪慧的年轻人多半倨傲。”
  
      “他那个不是倨傲。”曾公亮笑道:“那是高傲,大抵是觉着天下无人能与自己并肩的骄傲。这样的人他会蛰伏?这不就寻了个小事,一巴掌就打到了吏治身上。”
  
      韩琦捂额道:“此事不大,却让人心烦意乱。吏治弄不弄?弄了是个大麻烦,当年范文正的前车还在……要弄怎么弄?年轻人不管不顾,可最终还得咱们来收拾残局。”
  
      “谁说不是呢!”连欧阳修都有些不满,“此事传出去……那王雱怕是要焦头烂额了。”
  
      ……
  
      母亲的身体好,王安石的心情就好。
  
      每日在衙门里做事之余,他也喜欢思索一下大宋的未来。
  
      越思索他就越觉得大宋的问题没那么简单。
  
      修修补补的万言书又被搁置了,王安石很惆怅。
  
      “王公……”
  
      “别叫这个!”
  
      听到王公这个称呼王安石就觉得膈应。
  
      王公王公,更多代表着王爵和公爵的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