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712章 想一把掐死

第712章 想一把掐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文官入军,除非是暂时的,或是有别的用意,比如说李璋那种。
  
      李璋在殿前司就是看门狗的意思,为官家看着汴梁的军队。他这种算不得纯粹的武人,赵曙随时都有可能把他改为文官。
  
      文官就是文官,哪怕是行武事,也能随时转回来,大宋文武之间的界限由此可见一斑。
  
      常建仁的脸上干瘦,一双老鼠眼盯着沈安,说道:“下官是下了决心了,待诏若是不信……”
  
      沈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试探问道:“你得罪了谁?”
  
      宫中的贵人,马丹,宫中谁有老陈贵?
  
      常建仁唏嘘道:“是任守忠,他那边想要几幅画,可下官手上还有要紧事。他那边骄横不听解释,只说要让下官好看……”
  
      翰林书画院就是为宫中服务的,任守忠的手腕和人脉不错,想给常建仁穿小鞋比较容易。
  
      这个道理算是说通了。
  
      “为何不调去别处?”
  
      得罪了任守忠,大不了去下面州县任职就是了,怕个鸟。
  
      常建仁苦笑道:“下官……说来惭愧,下官多年来都是独来独往,醉心于画作中,找不到人啊!要不待诏……若是待诏……”
  
      见他两眼放光,沈安马上就说道:“罢了,此事某可以试试,不过你可会水性?”
  
      一个文官主动要求去水军中任职,这是什么神经……不,是什么精神?
  
      这就是不以文武为别的精神,这将会给那些‘文人至上’的家伙们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沈安觉得必须要打下去,而且要打爽了。
  
      所以常建仁想求他调动去州县任职时,沈安毫不犹豫的就打断了这个话头。
  
      常建仁的眼中多了绝望,起身道:“敢问待诏家中可有水池?”
  
      “有,在后面。”
  
      嗖的一下,常建仁就不见了。
  
      沈安一脸懵逼的追出去,见他往后面去了,就喊道:“别伤着他!”
  
      这可是宝贝啊!
  
      那边刚准备拦截的姚链避开,常建仁就冲了过去。
  
      “这人是急什么呢?”
  
      沈安跟在后面,想看看这货想干什么。
  
      过了前院的门,右边就是个水池,常建仁在奔跑中竟然开始了宽衣解带。
  
      卧槽!
  
      沈安冲着闻声而来的陈大娘喊道:“避开,让卓雪和果果别出来。”
  
      陈大娘楞了一下,然后还看了一眼,马上就后悔了。
  
      太辣眼睛了啊!
  
      那常建仁脱去外衣,就穿着一条裤子冲向了水池。
  
      他的上半身看着全是骨头棒子,特别是那些排骨,一根根的凸出来,实在是惨不忍睹。
  
      陈大娘呸了一口,赶紧回去。
  
      周二见自家媳妇看到了男人赤果上半身,就喊道:“都是骨头还亮什么骚呢!”
  
      常建仁冲到了水池边,纵身一跃,噗通一声就跳了进去。
  
      “别!”
  
      沈安痛苦的伸手,可还是晚了一步。
  
      因为果果还小,沈安担心她顽皮落水,所以水池里的水常年都只到沈安的腰部。
  
      常建仁这么一头扎下去……
  
      你的脑袋要不要了?
  
      沈安担心他的脑袋陷进池底的烂泥里出不来,就跑了过去,“姚链准备救人。”
  
      姚链刚应了,就见水面一动,接着一个顶着黑泥的脑袋就冒了出来。
  
      这就是常建仁。
  
      他满头满脸都是黑泥,可那双老鼠眼却定定的盯着前方,双手划动,就像是个小海豚般的往前游去。
  
      我去!
  
      沈安不禁赞道:“竟然比老子还游得好?!太过分了!”
  
      他招手叫来了闻小种,低声道:“我这里手书一份,你带着,天黑了去金明池找秦臻……”
  
      常建仁就这么在水池里来回游动,速度很快,而且不见疲态。
  
      “够了够了!”
  
      沈安觉得这厮的水性能甩自己几条街,就喊停。
  
      可常建仁却聪耳不闻,继续在池子里折腾。
  
      沈安麻木的坐在池子边上,吩咐道:“去,把烤架拿来,咱们烤肉吃。”
  
      于是池子里在游泳,那些沈安特地买来放进去的黄河大鲤鱼跟着折腾,一条被折腾死了,正好拿来烧烤。
  
      等常建仁靠边时,第一句话就是:“可行吗?”
  
      “太行了,早就叫你上来,你还游什么?”
  
      常建仁愕然,“你说什么?”
  
      他掏掏耳朵,却掏出了两团黑泥……
  
      沈安觉得这人实在,就说道:“去洗个澡换衣服,一起喝酒。”
  
      稍后再回来时,常建仁显得有些忐忑。
  
      “待诏,下官可能行?”
  
      烧烤架上,几十串味道可疑的肉在冒着青烟,沈安刷了些调料,然后深吸一口气,觉得后世人眼中的污染源是这般的清新。
  
      “吃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