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97章 王雱出手

第697章 王雱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片片棉田里,农户们穿行其间,带来了丰收的喜悦。
  
      赵曙站在田边,那些采摘下来的棉花都堆积在前方,让他触手可及。
  
      “好啊!”
  
      等得知这一片棉花能做多少被子,能织多少匹布后,赵曙欢喜的道:“人人都说祥瑞,可何为祥瑞?这就是祥瑞!”
  
      韩琦说道:“官家此言甚是。于庙堂而言,祥瑞就是民心。而这些棉花将会变成棉被,变成棉布……百姓冬天不再受冻,这便是民心!”
  
      赵曙点头,“那些种子不许乱弄,那个张八年……”
  
      张八年从沈安的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了,“陛下。”
  
      沈安觉得背后冷嗖嗖的,不禁猜测着张八年会不会干过耶律俊的买卖。
  
      密谍密谍,有时候也能充当杀手。
  
      赵曙说道:“棉花种在这里,想保密自然是不能的,不过能延缓就延缓些。特别是种子,封锁一下。”
  
      张八年应了,赵曙笑道:“此乃喜事,沈安殴打亲从官之事我就不计较了……”
  
      包拯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觉得沈安亏了。
  
      可这娃太年轻,现在很难办啊!
  
      赵曙表示不计较的同时,两骑进了汴梁城。
  
      “汴梁的风都是凉爽的,好啊!”
  
      陈昂摸摸被晒黑的脸,再看看王雱的脸,不禁笑道:“你原先是个白面书生,如今也成了黑炭,回家怕是家人都认不得了吧。”
  
      王雱淡淡的道:“皮囊而已,何须在意。”
  
      两人进了城,随后就分开了。
  
      王雱一路回家,敲开门后,里面的仆役皱眉道:“你是……你是小郎君?”
  
      我去!
  
      仆役再次确认了一遍,然后回身喊道:“小郎君回来啦!”
  
      王家马上就沸腾了。
  
      “我的儿……”
  
      吴氏一路跌跌撞撞的出来,差点吓坏了正在洗漱的王雱。他赶紧过去扶住母亲,皱眉道:“娘你急什么?孩儿在此又跑不了。”
  
      吴氏含泪看着他,怒道:“去了也不来信,娘担心你都哭瞎了眼睛……”
  
      那双眼睛里全是嗔怒和欢喜,哪里有瞎的意思?
  
      王雱满头黑线的道:“娘,孩儿好着呢!”
  
      “好个鬼!”
  
      吴氏正准备发飙,就听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传来,“雱哥……雱哥回来了?我的雱哥哟!”
  
      老夫人吴氏出来了。
  
      王雱过去扶着祖母,说道:“这大热的天您不该出来,孙儿洗漱之后自然会进去拜见您。”
  
      老夫人摸着他的脸,惊到:“雱哥怎么黑成这样了?这还怎么娶媳妇?”
  
      吴氏也很是担忧的道:“大郎,此次娘会给你相看人家,你可不许乱跑……”
  
      “还早呢!”
  
      王雱的手僵了一下,然后说道:“孩儿还未有成就,亲事先不急。”
  
      “不急不急,你就知道不急。等你爹爹回来了自然会收拾你……”
  
      稍后王雱才得了自由,他说出门有事,晚些回来,然后一溜烟就跑了。
  
      太阳很大,可王雱却像是有急事般的走的很快。
  
      当看到那个熟悉的店铺时,王雱的目光就再也移不动了。
  
      “这鹌鹑可不瘦,客官您不信去问问,我左珍做的鹌鹑若是有假,回头就关门回家去。”
  
      “下次再来啊!”
  
      左珍收了钱,得意的皱皱鼻翼,抬头就见到了王雱。
  
      “你是谁?”
  
      这是左珍的第一句话,然后她警惕的把钱收在袋子里,顺手拿起了一把菜刀。
  
      妇人的脸蛋依旧白嫩,杏眼依旧圆瞪……就连嘟嘴的模样都是那么有趣。
  
      王雱摸摸自己的黑脸,低声道:“某是王雱,某,回来了。”
  
      “王雱……呀!你怎么变的那么黑了?”
  
      左珍想起王雱走之前的模样,不禁就捂嘴笑了起来。
  
      “一个白面郎君变成了一个黑煞神,你这是去了哪?”
  
      王雱又看了她一眼,说道:“某去了南方,见识了些风土人情……”
  
      他缓缓说着南方的风土人情,左珍听了好奇,不时提问。
  
      最后左珍问道:“你去南方做什么?”
  
      王雱说道:“某去南方是经商。”
  
      “好挣钱吗?”
  
      “还行。”
  
      “……”
  
      王雱随后又去了沈家,得知沈安去了城外的棉田,就问了庄老实最近的情况。
  
      “……王琦此举是在卖乖,他坚持不卖,自然有人会赞赏他,此后好处多多。安北兄处置的软了些,家里可有人手?”
  
      王雱说的轻描淡写的,可庄老实却感到脊背一寒,就迟疑了一下。
  
      王雱见他不动,就皱眉道:“某与安北兄情同兄弟,别说是人手,若是急事,安北兄也得为某而动,你在等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