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94章 有孕了

第694章 有孕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郎君,郎中来了。”
  
      听闻杨卓雪生病,庄老实亲自去请来了汴梁最擅长妇人病的郎中。
  
      郎中白发苍苍,但身板强健,步伐矫健,让沈安见了艳羡不已。
  
      因为郎中年纪大了,所以无需忌讳什么,就当面诊治。
  
      郎中只是看了杨卓雪一眼,就说道:“面色有些发白,不过看着还好,不是大病。”
  
      这话一下就让杨卓雪放松了下来。
  
      郎中诊脉不过十息,就皱眉问道:“本月的月事可来了?”
  
      杨卓雪摇头道:“没来。”
  
      “呀!”
  
      沈安一下就欢喜了起来,郎中一边诊脉,一边对他点点头,“郎君看来是有所耳闻,有心了。”
  
      杨卓雪懵懵懂懂的看着沈安,有些怯。
  
      沈安激动的浑身在颤抖着,说道:“别担心,不是病,不是病。”
  
      郎中放开手,起身拱手道:“恭喜郎君,恭喜娘子。”
  
      “什么?”
  
      杨卓雪还在懵懂,沈安已经欢喜的不可抑制了,喊道:“来人来人!”
  
      外面的陈大娘冲了进来,沈安对郎中拱手说道:“多谢妙手,还请接受沈某的谢意。陈大娘去告诉老实,诊金十倍。”
  
      陈大娘不解,郎中已经笑了,“听闻郎君家财颇丰,如此老夫就厚颜领受了。”
  
      陈大娘这时才反应过来,欢喜的道:“是娘子有了吗?”
  
      沈安点头,杨卓雪一下就傻了。她摸着依旧平坦的小腹说道:“哪呢?孩子在哪呢?”
  
      陈大娘笑道:“娘子放心,那孩儿现在还小着呢,等着会慢慢的长大。”
  
      她带着郎中出去,沈安走过去,俯身对杨卓雪说道:“卓雪,你要做娘了。”
  
      杨卓雪傻傻的看着他,说道:“可怎么没感觉呢?孩子在哪?”
  
      沈安伸手轻轻触碰她的小腹,说道:“就在这里面,卓雪,你要做娘了。”
  
      杨卓雪呆住了。
  
      她的脑海里此刻浮现一个画面:一个孩子正在自己的小腹里站着,好奇的仰头看着自己,然后喊娘。
  
      这是我的孩子?
  
      她睁开眼睛时,果果已经坐在对面,双手托腮看着她。
  
      “嫂子,孩子在哪里?”
  
      杨卓雪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李氏比较纠结这个,出门时都没教她男女之事,更没教她怀孕生子的常识。
  
      陈大娘回来了,见大小两个女人在发呆,就笑道:“这是喜事呢!可不兴发呆的。”
  
      果果好奇问道:“孩子在哪?”
  
      陈大娘尴尬的道:“此事却只有娘子才能知道。”
  
      果果哦了一声,然后有些失望的出去。
  
      花花跟在她的身侧,被太阳晒得有些蔫头蔫脑的。
  
      果果一路到了书房,见房门打开,就走了进去。
  
      “取个什么字呢?小名也得有,大名,男孩女孩都得准备好……”
  
      沈安在琢磨给孩子取名字,果果问道:“哥哥,是小侄子吗?”
  
      “这个兆头好!”
  
      沈安两眼放光的道:“若是小子,后面就随便生什么都行。”
  
      这年头不生儿子就是罪过,沈安也不能免俗。
  
      只要前面生个儿子,后续就从容了许多。
  
      果果幻想了一下小侄子,就觉得欢喜:“哥哥,那他会陪我玩吗?”
  
      “陪,不陪哥哥收拾他。”
  
      沈安高兴的合不拢嘴来,直至闻小种带来了最新消息。
  
      “郎君,那个王琦做的是羊生意,雄州那边的榷场有人专门贩卖羊到汴梁,他这边接了,然后转手再卖给那些商人……”
  
      “卖羊?”
  
      沈安淡淡的道:“耶律洪基每年四处游荡耗费了不少钱财,近年来辽人通过榷场贩卖的羊越来越多了,汴梁城中的那些酒楼并非没有别的选择……”
  
      闻小种不懂,沈安说道:“把王天德叫来。”
  
      在等待王天德的时间里,沈安琢磨了许多字,可琢磨来琢磨去,却发现哪个字都无法表达自己对孩子的喜爱和期望。
  
      “恭喜恭喜,恭喜安北了。”
  
      王天德来到沈家得知了消息后,说道:“这孩子是个有福的,要什么只管说,不管天南地北,总是能给他找来。”
  
      沈安揉揉眼睛,“此事还早,不着急。某叫你来是问个事,北边贩卖羊的大商人有几个?可能找来?”
  
      “能!”
  
      王天德不知道能不能,但先打包票了再说。
  
      沈安点点头:“叫去樊楼,就说沈某请他们喝酒。”
  
      稍后在樊楼里,沈安宴请了几个商人。
  
      “断掉王琦的羊,可否?”
  
      几个商人相对一视,其中一个试探道:“待诏,这个损失……不小啊!不知咱们能得到什么?”
  
      沈安微笑道:“沈某的友谊,够不够?”
  
      ……
  
      汴梁人喜欢吃羊肉,所以王琦的生意很好。
  
      大宋自己也养有羊,可却不能和北边的相提并论。王琦当初通过做官的同窗弄到了收羊的渠道,至此就开始发达了。
  
      如今他的生意稳当,每日只需早上去店里看看就好。
  
      他的店位于宝相寺的左边,一进去就是一股子羊膻味传来。
  
      “只剩下这些了?”
  
      后院里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十余头羊,还不够半天卖的。
  
      伙计也很纳闷:“郎君,今日他们没送羊过来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