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87章 包场,你不配

第687章 包场,你不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杂学在大宋的名声不彰,大抵就是门躲在墙角里的学问。
  
      若非是沈安在太学里教授这门学问,估摸着没几个人知道。
  
      杂学之名,大部分人都觉得在儒学的浩大映衬下,沈安自惭形秽才取的这个名字。
  
      “杂学杂学,多,杂,但却不是杂乱,而是真的多。”
  
      面对这些跪在身前的学生,沈安侃侃而谈,说着自己的真实看法。
  
      杨彦抬头和其他人面面相觑,都欢喜不胜。
  
      这是答应了!
  
      “有人吹嘘自己的学问包含了天文地理,包含了万千大道,那是吹牛的。可杂学可以。”
  
      沈安说道:“所谓的大道,在某看来就是和世间万物紧密相关的技能。比如说杨彦在弄的那个切削床子,若是弄出来了,以后要制造东西谁不用?谁敢不用!?”
  
      杨彦兴奋的道:“待诏,这个床子弄出来之后,工匠们都用得上呢!”
  
      沈安傲然道:“不是工匠用得上,是大宋用得上!不管是兵器还是各等器物,切削都是加工的最重要手段。所以某说了,和儒学比起来,杂学才是正道!”
  
      十三名学生先是面色惨白,觉得这是在向一个庞然大物挑战,旋即又面带喜色。
  
      “儒学修身,杂学强国!”
  
      沈安的声音在室内回荡着,杨彦低头想着,喃喃的道:“儒学少不得,要学,传之千古。而杂学也少不得,大宋要用它来强壮身体,这样的杂学会不断进步……待诏,若是能看到那一幕,学生死都瞑目了。”
  
      他哽咽道:“学生自诩聪慧,可却突然丢弃了儒学,家中父母喝骂学生不悔,可太学里的同窗们却有些微词,那些人和我等渐渐疏远,孤独啊待诏。我等在太学就像是孤儿,无人理会。”
  
      沈安低头,“这是某的疏忽。那些学生的目标是科举,学杂学只是附带,所以他们觉得你们是发疯了。他们不想和疯子打交道,所以就疏远了你等。”
  
      怪不得今天郭谦说什么这些学生的目光倨傲,这哪里是倨傲,分明就是被孤立后的冷傲而已。
  
      你们看不起我们,没事儿,大家走着瞧。
  
      这是一种抗争的态度,倨傲毛线!
  
      郭谦老眼昏花了吧?
  
      这一刻沈安生出了弄掉郭谦的心思,让太学换个掌门人。
  
      “起来。”
  
      他叫起了学生们,说道:“你等整日窝在太学里不像话,今日听某的安排,闻小种!”
  
      门外闻小种应声,沈安吩咐道:“去潘楼,告诉那些人,今日,沈某要来。”
  
       “是。”
  
      闻小种的脚步声远去,沈安笑道:“今日你等可放下手中事,去樊楼享受一番,不过你等还是学生,女人是没有的,有的只是美食和美酒。去吧,今日尽情享受,不醉不归。”
  
      杨彦有些恍惚的道:“许久没出去玩了,有些怯呢。”
  
      这都要成宅男了啊!
  
      “赶紧去吧。”
  
      沈安坐在屋里,看着他们出去,笑道:“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有人愿意为了杂学舍弃了功名,这才是我最大的倚仗!”
  
      杨彦等人走在太学里,路过学堂时,那些同窗见他们往外走,就好奇的猜测着他们的去向。
  
      难道是被除名了?
  
      太学最近进行了一次辩论,就是进来读书是为了什么,最后科举以压倒性的优势成为大家进太学的最高选项。
  
      杂学是不错啊!大家也在努力的学。可杨彦等人却把儒学丢掉,专心去研究杂学,这种行径在大家看来大抵就是疯了。
  
      不和疯子做朋友,这是人的本能。
  
      “下课了!”
  
      这时正好下课,学生们都放弃了留在教室里刷题,蜂拥而出。
  
      “你们去哪?”
  
      他们一路追到大门处才追上了杨彦等人,有相熟的就问了杨彦。
  
      杨彦大抵满脑子都是各种材料和床子的构造,所以有些懵,闻言说道:“不知道,好像是吃饭。”
  
      “吃饭?”
  
      “对啊!待诏说吃饭。”
  
      对于学术痴汉来说,在哪里吃饭都是一个样,关键是别吵闹。
  
      那些学生们都失望的看着他们走出了大门。
  
      “待诏竟然请他们吃饭?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要力挺杨彦他们,肯定是。”
  
       “应当不会吧,王雱都没回来了,杂学就是一门学问而已,大家学过就好。”
  
      “咦!那是什么?”
  
      马蹄声突然传来,接着一辆马车缓缓驶过,最后停在大门处。
  
      车夫下车躬身:“请郎君上车。”
  
      杨彦有些懵逼:“这是什么?”
  
      “接你等去的车,上车吧。”
  
      沈安缓缓走出来,学生们赶紧行礼问好。
  
      乱哄哄的一片中,沈安指指马车,一个学生木然上去,随即马车离去。
  
      这时第二辆马车又来了,车夫同样下车行礼,请学生上车。
  
      那些太学学生们依旧在笑,觉得很有趣。
  
      当第十辆马车驶来时,没有人笑得出来。
  
      “待诏这是……这是要给杂学做脸呢!”
  
      “咱们说杨彦他们是疯子,可待诏却在力挺,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意思就是,他们的前程,待诏力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