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77章 募捐

第677章 募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年进入夏季的汴梁热的让人惆怅,连最勤快的伙计都不肯出来吆喝,可见太阳的威力之大。
  
      临街的一家酒肆二楼的窗户被推开,苏轼的脑袋探了出来,喊道:“遵道”
  
      对面的酒肆二楼窗户被人从里面推开,折克行冲着他摇头道:“不来”
  
      苏轼纠结的道:“安北划拳太厉害来,帮某赢他,回头专门为你写首词。”
  
      呯
  
      对面的窗户被关上了,显然折克行并不买账。
  
      “给某写一首,今日便放你一马”
  
      沈安得意洋洋的想着苏轼为自己作一首词,要是传之后世
  
      某某某赠沈安北
  
      那哥的名字就千古不朽了。
  
      作为后世人,沈安知道要想青史留名就几条道:立大功,立不朽之言论,被人赞颂
  
      立大功他差不多做到了,至少以后会以名将之称名垂青史。
  
      立不朽之言论,他的几首诗词应当还行,可却不能和苏轼相比。
  
      若是苏轼专门写一首词来赞颂自己,那逼格
  
      苏轼怒而关了窗户,说道:“遵道和同袍在对面饮酒,怎么不过来”
  
      沈安喝了杯中酒,说道:“文武殊途。”
  
      苏轼叹道:“此次在原州,某倒是见识了将士们的武勇和无畏,可时事如此,奈何。”
  
      大环境如此,少数人无法扭转轻视武人的趋势。
  
      沈安给自己的酒杯斟满酒,说道:“某这里倒是有个主意”
  
      苏轼眼睛一亮,“快说快说”
  
      上次在原州时是严宝玉救了他一次,后续他杀敌时,边上依旧有人张弓搭箭在保护,这些都是沈安的安排。
  
      他和沈安自然不会客气,可那些将士们的境遇却让他有些不满。
  
      沈安说道:“此次征战阵亡了不少兄弟,抚恤是有的,可却少了些。对于某些人家来说比如说独子的人家不少,怎么办家中失去了顶梁柱,孤儿寡母怎么办”
  
      苏轼叹道:“会贫困,女子会改嫁,可带着孩子就算是改嫁日子也难熬,除非有钱傍身”
  
      大宋女人的嫁妆是属于自己的,可丈夫的产业却有些麻烦,按照规矩应当由儿女继承,但寡妇有管理权,等孩子长大后再移交。往往孩子长大后,这种局面就不能扳回来,于是出现许多由祖母、母亲掌家的情况。
  
      “夫死从子,说的就是家产,以及处置这些事的权利。”
  
      沈安以前一直以为夫死从子是丈夫死后女人要听儿子的,来到大宋才知道自己错了。
  
      所谓夫死从子,那是因为儿子有产业和大事的处分权,出面的也是他们。
  
      沈安突然觉得自己很没文化,但却没有丝毫心虚的道:“某问过了,独子战死的有一百六四人,这一百六十四个家庭将会面临上有老下有小,中间的顶梁柱却不见了的情况。”
  
      “那么多”
  
      苏轼问道:“独子为何要行武事”
  
      “穷的,军中的日子稳靠。”
  
      大宋军队每年消耗掉岁入的大半,可更像是一个养老院。
  
      沈安缓缓的道:“某想到了一个主意募捐”
  
      苏轼一听就不满意了:“那还不如找几个豪商寻些钱财管用,而且那犯忌讳啊”
  
      “不必担心犯忌讳,某会去解决。”
  
      沈安斜睨着他道:“要让汴梁百姓感受到武人的艰难,他们拿命在保家卫国,可依旧有人在叫他们贼配军,这可公平吗不公平那就捐钱吧,让那一百多户人家远离贫困。”
  
      “干不干”
  
      苏轼想了想,拿起酒壶咕噜噜的灌酒。
  
      呯
  
      酒壶重重的顿在案几上,苏轼喊道:“某干了”
  
      沈安起身道:“正好你这几日无事,等某从宫中出来就开始。”
  
      随后他就进了宫中,求见赵曙。
  
      “他不是在家里说什么消暑吗怎地愿意进宫了”
  
      从献俘之后,沈安就躲在家里避暑,据说每日琢磨美食,把家里的妻子和妹妹吃的眉开眼笑的。
  
      陈忠珩说道:“官家,估摸着是静极思动了吧”
  
      赵曙放下奏疏,冷冷的看着他,“你和沈安有些交情,可静极思动却不是好词,这是翻脸了”
  
      “臣不敢”
  
      陈忠珩一个哆嗦,一脸认真的道:“臣是为您做事,和外面不该有交情。”
  
      “出去”
  
      赵曙重新拿起奏疏,陈忠珩躬身出去。
  
      到了外面,有内侍过来低声道:“都知,官家心情如何”
  
      “没见某出来了吗”
  
      外面那么热,哪有里面舒坦。
  
      赵曙待的地方都有冰,凉丝丝的,让人只想待在里面不出来。
  
      那内侍缩缩脖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滚”
  
      稍后里面传来了赵曙的呵斥,陈忠珩挑挑眉,没有丝毫意外。
  
      官家对宫中人没有丝毫好感,这事儿算是积怨,没啥好说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