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45章 王安石发飙

第645章 王安石发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祯的身体依旧是那个模样,不见好转,可也不见恶化。
  
      卧床的时间一长,他也忍不住了。
  
      “都是不管用的庸医!”
  
      在无数次的失望之后,赵祯也怒了。
  
      官家发怒,宫中唯一能杠的就是皇后,于是有人就去请了曹皇后来。
  
      “这是怎么了?”
  
      地上有摔碎的茶杯,那些御医站在边上低眉顺眼的,从未有过的老实。
  
      赵祯气咻咻的道:“我的病情治了许久也未曾好转,可见他们是庸医。罢了,不是庸医,但治不了我的这个病。”
  
       若被认定为庸医,这几个御医就要倒大霉了。
  
      曹皇后看了那几个一脸劫后余生模样的御医一眼,说道:“那么就换人吧。”
  
      那几个御医的脸色又变了,看着如丧考妣。
  
      赵祯想了想,说道:“听宰辅们说孙兆和单骧诊脉不错……如今他们在何处为官?去问问。”
  
      陈忠珩一溜烟就跑去问话,许久才回来。
  
      “官家,孙兆在郓州,单骧在邠州。”
  
      曹皇后毫不犹豫的道:“那还等什么?快马把他们带回来!”
  
      赵祯喘息着说道:“好,让皇城司去。”
  
      到了这个时候,他只信任皇城司的人。
  
      曹皇后点头道:“好。”
  
      帝王在暮年总是喜欢猜忌,雄才大略如汉武,也不能免俗。
  
      随后赵祯就令人去找宰辅传话。
  
      “官家令弹劾医官宋安道等人。”
  
      韩琦欣慰的道:“官家总算是发火了,好事。”
  
      曾公亮也有些唏嘘:“宋安道他们诊治了那么久,可什么都没治好,官家算是仁慈了。”
  
      韩琦说道:“让人准备吧,随后就弹劾他们。”
  
      “韩相,王安石弹劾人……”
  
      这边还没开始弹劾,王安石的奏疏就来了。
  
      “什么意思?”
  
      韩琦只是看了一眼,就满头雾水的道:“王安石说酒精本是军中利器,可却被人截留。那些将士缺了酒精,多有伤亡……”
  
      曾公亮一怔,说道:“酒精就是用于伤口杀毒的。当初去西南时,军中就带有这个酒精,有人还偷了出来喝,被仗责,老夫刚好看到,这才知道酒精是做什么的。”
  
      韩琦把奏疏放在边上,说道:“官家在养病,暂缓。”
  
      最近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被政事堂截留了,然后私下和皇后通气完事。
  
      曾公亮说道:“此事该是枢密院……还有三司也该有份。”
  
      “那时候包拯还没担任三司使,这笔花销已经成了惯例,不关他的事。”
  
      老包的性子惹不得,最好别拉进来。
  
      曾公亮点头道:“如此也好,等官家的病情好转,再让枢密院清查。”
  
      他们觉得这样最好,可事情却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到了午后,没有得到关于此事通报的枢密院就迎来了王安石。
  
      “相公,知制诰王安石求见。”
  
      张昇抬头哦了一声,说道:“介甫来了,请进来。”
  
      稍后王安石进来,行礼:“见过张相。”
  
      张昇习惯了他板着脸,笑道:“介甫这是来寻老夫有事?话说本科的省试你和君实一起做了范镇的副手,听闻还有诗词唱和,是何诗词,让老夫听听。”
  
      本科省试的主考官是范镇,官名叫做知贡举,而他的两个副手就是王安石和司马光。
  
      这二位在天下文人的眼中大抵就是一时瑜亮,作为大宋的双子星闪耀京城,连做官都是并肩做同僚,有点儿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意思。
  
      张昇是宰辅,而且年纪也大,按理王安石该把自己的诗词说出来。可他却板着脸道:“张相,军中采买了酒精治疗伤患,可却有人从中截留……下官上了奏疏弹劾,可政事堂并未理会,如此,下官恳请张相出手惩治。”
  
      韩琦老儿,你们蝇营狗苟的想把此事给掩盖下去了,某不服!
  
      王安石此时还未经过在家守丧的那一段沉淀,做事直截了当,压根没什么委婉的想法。
  
      张昇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你弹劾了?”
  
      “是。”
  
      “韩相他们没理会?”
  
      “……”
  
      王安石板着脸道:“是。”
  
      他的态度刻板,张昇也板着脸道:“此事等韩相他们做主。”
  
      老夫不管了,你自己按照规矩办事。
  
      王安石看了他一眼,很是平静的告退。
  
      张昇等他走后,就发牢骚说道:“你说这个王介甫,老夫都七十一了,他一点都不知道缓和,这样的人为官,他定然是处处皆敌。”
  
      老张一语成谶,前世的王安石可不就是处处皆敌吗。
  
      他觉得王安石该消停了,可第二天就传来消息,老王利用自己职务的便利,把事情捅到了官家那里去。
  
      若是张昇肯骂人,此刻他定然要张嘴狂骂几句‘卧槽’。
  
      “他去找了官家?”
  
      “官家不是还病着吗?”
  
      “相公,官家今日临朝了。”
  
      赵祯今天召开了小朝会,当真是鼓舞人心。
  
      可就在小朝会上,王安石突然就弹劾韩琦,说他压下了弹劾的奏疏,这是在为军中贪腐张目。
  
      “……京城各处禁军都在操练,三司拨了无数钱粮,可得了什么?”
  
      韩琦的脸色铁青,若是可能,他想找个兵器和王安石拼了。
  
      王安石却压根没看他,板着脸说道:“臣这几日去询问了一番,禁军此次操练很是辛苦,时有受创者,可酒精竟然被克扣了,拿什么杀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