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44章 改变

第644章 改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雱走之前没交代什么,因为王安石正当盛年,无需托付。
  
      可老王的母亲,也就是王雱的祖母却病了,这事儿沈安不出手心中过不去。
  
      “多谢包公,某这就去。”
  
      他叫闻小种去取了药箱来,然后拱手感谢包公。
  
      包拯颔首道:“与人为友,就当尽心。”
  
      沈安点头,随口道:“包公,那您为何没有几个朋友?”
  
      随后他就被一路追杀出了榆林巷,灰溜溜的去了王家。
  
      老包打小父母溺爱,所以是个宅男的性子。等大了之后,考中进士竟然不去做官,而理由是很奇葩的不舍得离开父母的身边。
  
      换做是后世,这等人定然会被人鄙夷为‘妈宝男’,可包拯就是实实在在的妈宝男,宁可不做官,也要守在父母身边。
  
      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合群的,幸而文彦博伸出了手,护住了他。两人一路相伴至今,堪称是知己。
  
      老文被罢相后,恰好遇到家中的白事,如今在守孝。
  
      对于官员来说,父母仙去必然要辞官守孝,后续的仕途就得看你的手腕和人脉了。
  
      比如说文彦博,他虽然在家守孝,可却一点都不慌。
  
      为何?
  
      因为他曾经多次催促赵祯立太子,而且赞同赵曙进宫。他早早的就站好了队,未来自然会有收获。
  
      只有老王是个倒霉的……
  
      “倒霉的……”
  
      沈安呆了一下,边上的闻小种警惕的在看着周围,没注意。
  
      老王好像就是这两年回家守孝去了吧?而且还一去不复返,英宗登基召唤他回来,他只是拒绝。
  
      那时的王安石大抵是觉得赵曙不够果敢,不足以让自己一展所学,所以就在家教书养望。后来赵仲鍼一上台,果然就把他拎了上来,一路飞升成为柄国重臣。
  
      不会是现在吧?
  
      沈安的心情有些复杂。
  
      从朋友的角度来讲,他必须要倾尽全力;可从政治的角度来看,王安石和他渐渐有些对手的意思。
  
      自古政争的根源大抵是利益纠纷,大家的思路不对。
  
      沈安的思路也出来了,是从容革新派。而王安石却是妥妥的激进派,两者之间有些不可调和的矛盾。
  
      一路到了王家,老王在上衙,吴氏听闻他来了还犯嘀咕,但好歹是自己儿子的好友,就叫进来,亲自见了。
  
      沈安低头行礼,吴氏见他拎着个箱子,心中一动,就问道:“安北……听闻你乃邙山一脉,精通医术?”
  
      沈安当初撒谎说自己的老师乃是邙山隐士,于是不少人说是邙山一脉。
  
      可邙山都是鬼啊!
  
      沈安硬着头皮说道:“某……那个……只是略懂些,先前听闻府上老夫人病了,想着元泽不在,某就来看看。”
  
      这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架势,吴氏一下就感动了。
  
      多好的年轻人啊!可惜早早的就成了亲,若非如此……
  
      长辈看晚辈,只要不讨厌,多半是越看越欢喜,吴氏就是这样。
  
      “家中的老夫人却是脚划伤了……有些肿胀,郎中也给了药。”
  
      是外伤?
  
      沈安心中一松,可等听到郎中给药时就问道:“敢问可消毒了吗?”
  
      “消毒?什么意思?”
  
      吴氏懵了,边上的仆妇更是一头雾水。
  
      “哎!”
  
      沈安叹息一声,说道:“邙山一脉对外伤的第一要务就是消毒。”
  
      吴氏一听就慌了,说道:“赶紧……安北且随我来。”
  
      沈安是晚辈,老王的母亲也大把年纪了,没啥避讳的,于是沈安被一路引到了老太太的卧室里。
  
      一进去沈安就嗅到了一股子浓烈的药味。
  
      床上躺着个老妇人,脸颊有些红晕,边上的仆妇正在扶着她喂水。
  
      吴氏过去低声说了些话,老妇人看过来,眼中多了些笑意:“是……是三郎认识的?”
  
      三郎说的就是王安石。
  
      吴氏一脸无奈的道:“是元泽。”
  
      老妇人哦了一声,看了沈安一眼,说道:“年轻人长得好看。”
  
      沈安干笑着,心想我可不英俊,老太太这是老眼昏花了吧。
  
      吴氏给老妇人盖上被子,然后露出了脚。
  
      这是一只肿胀的脚,受伤的部位是在脚底,伤口处呈青紫色,被药膏覆盖了,看不清。
  
      马丹!
  
      沈安有些怒了!
  
      “为何不切开?”
  
       已经发炎了,竟然不把脓水弄干净,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啊!
  
      吴氏不懂,沈安叹道:“此事再晚就麻烦了。”
  
      “安北这话什么意思?”
  
      吴氏毕竟是深宅妇人,所以有些谨慎。
  
      沈安也不好直接动手,就说道:“还请夫人请示王公。”
  
      下人去传话,晚些竟然是王安石回来了。
  
      这位可是个孝子,为了照顾老娘,和朝中争执过多次关于自己的任职方向。
  
      王安石急匆匆的进来,见老母无恙,就和沈安出去说话。
  
      他眼中多了些血丝,可见这一路都是在担心中度过的。
  
      “家母如何?”
  
      “伤口没处理好,那个郎中……还不如从军中寻一个郎中来。”
  
      沈安说的比较直接,王安石一拍脑门,啪的一声,引得吴氏从里面出来,一脸担忧的模样。
  
      王安石叹道:“外伤外伤,军中最擅长啊!”
  
      吴氏一听就急了,“官人,赶紧去请了来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