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34章 有人掉坑里了

第634章 有人掉坑里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初春的鸳鸯泊水波不惊,放眼看去,四周点点嫩绿。
  
      几只鸟儿从天空中滑翔落在绿地上,迈动着细长的腿进了浅水区。
  
      水草浅浅,鱼儿在其间游动。
  
      鸟喙在水中猛地一啄,一条鱼儿就被叼了上来。
  
      鸟儿仰头张嘴,几次之后,鱼儿就被吃进了嘴里。
  
      微风吹过,远近的水面微动。
  
      这里的水看着好似不流动,若是无风,周围的景致便如同是凝固了一般。
  
      直至一群骑兵冲了过来。
  
      鸟儿惊惶飞走,那些骑兵都大声的笑着。
  
      耶律洪基喜欢这种笑声,这会让他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战马低头寻找食物,耶律洪基看着远方,问道:“皇后在哪?”
  
      身边的人说道:“陛下,娘娘带着梁王在营地边上骑马。”
  
      耶律洪基冷冷的道:“浚儿还小,骑什么马?走,看看。”
  
      战马奔驰,激起一阵水花。
  
      一路上都有漂亮的鸟儿被惊起,扑啦啦到处乱飞。
  
      “鸳鸯成双成对,最是坚贞,这里最多的鸟就是鸳鸯,可见并无半点俗气。”
  
      萧观音站在草地上,双手握着,看着前方那些飞起的鸳鸯,惆怅不已。
  
      而就在身后,一个男孩正在侍卫的保护下骑马射箭。
  
      “娘,累了。”
  
      男孩射了几箭就策马过来撒娇。
  
      萧观音回身,歪着脑袋,无奈的道:“浚儿,那就歇息吧。”
  
      男孩长得粉雕玉琢,听到歇息他就皱眉道:“娘,先前孩儿读了那首词……”
  
      马蹄声骤然而至,耶律洪基下马,见男孩乖巧行礼,就笑道:“浚儿刚才说读了什么词?”
  
      这就是他和萧观音的儿子耶律浚,年方七岁。
  
      耶律浚朗声道:“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孩儿最喜欢前面的那一段,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还有八十二年,爹爹,什么八十二年?”
  
      耶律洪基颔首微笑道:“八十二年,说的是八十二年前宋人被咱们击败的日子,他们为此痛苦煎熬。”
  
      耶律浚若有所思的道:“可他前面的却是很有气势呢,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爹爹,我也想这样。”
  
      耶律洪基赞道:“我儿倒是豪迈,聪慧不凡,可见是天授。”
  
      这个儿子生而聪慧,而且还喜欢读书,深得耶律洪基的喜爱。
  
      耶律浚皱眉道:“爹爹,这词是谁作的?”
  
      耶律洪基看向了萧观音。
  
      萧观音说道:“这词是南朝的一个官员,叫做沈安作的。”
  
      “沈安……”
  
      耶律浚好奇的道:“上次听到爹爹提及此人,好像很恼火呢!”
  
      尼玛!这熊孩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萧观音自然知道是为了什么,就说道:“此事不该你管。”
  
      沈安在雄州干掉了五百余辽军精锐,让析津府的辽人士气大跌,而且还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
  
      比如说西夏最近有些咄咄逼人,大抵就是觉得大辽竟然连宋人都打不过,是不是变弱了,想来试探一下。
  
      耶律浚应了,萧观音带着他回去。
  
      帐篷里,萧观音教导道:“以后这些事别当着你爹爹说,明白吗?”
  
      耶律浚点头,萧观音见儿子乖巧,忍不住就摸了一把他的脸蛋,笑道:“浚儿就是老天赐给我的宝贝。”
  
      稍后她把儿子哄睡了,就去作词。
  
      案几前,她把毛笔一丢,说道:“一首词得了两句,后面却再无感觉,头痛。”
  
      她郁闷的呼出一口气,问道:“南边的还是没有吗?”
  
      边上的侍女说道:“娘娘,那位盐菜扣肉还是没有出新的石头记呢。”
  
      萧观音叹道:“那位大材斑斑,却任性,若是能见到她,我愿与她联床夜话,想来会很美。”
  
      沈安若是听到这话,大抵会直接懵逼。
  
      大名鼎鼎的萧观音竟然要和哥联床夜话?
  
      我去!
  
      那谈什么?
  
      孤男寡女……这个好像不合适吧!
  
      稍后传来了消息,明日狩猎。
  
      萧观音皱眉道:“每年四处游走,到处狩猎,却不知大辽的根在哪。长此以往,权利都落在了那些人的手中。”
  
      ……
  
      而在另一处帐篷里,耶律重元正在发火。
  
      “……什么皇太叔,都是骗子,那耶律浚聪慧,去岁受封梁王,这以后就是太子了,那他拿我父子置于何地?”
  
      他的儿子耶律涅鲁古眉间多了恨色,“爹爹,耶律洪基父子一直在哄您呢!他们把您给哄住了为他们卖命,到时候耶律浚上位为太子,咱们父子何去何从?那不就是眼中钉?”
  
      耶律重元闭上眼睛,腮帮子鼓起数次,说道:“上次有密谍自南边回来,说为父和南人勾结,出卖大辽,幸而耶律洪基说其中有诈,否则你我父子就要倒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