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28章 沈安成道

第628章 沈安成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九十贯能买到这等艳丽的女子不算贵,可见那个将领急于脱困的心思。
  
      女子偷瞥了王安石一眼,心想这位可是名臣,若是能做了他的小妾,想来也还安稳。
  
      这年头的女人没多少奢望,最大的奢望就是安稳,若是再生下儿女,她们就觉得此生圆满了。
  
      王安石嗯了一声,女子正在欢喜,却听他问道:“娘子何在?”
  
      稍后吴氏就来了,“官人。”
  
      “把她退回去。”
  
      老王拂袖就准备出去,吴氏低声道:“官人,给钱了。”
  
      买卖都成了,你说送就送?
  
      王安石不满的道:“某喜欢清静,那个……你的夫君是谁,说出来。”
  
      女子报了,王安石吩咐道:“去个人,把她的夫君找来。”
  
      女子惊惶,稍后王家来了个大汉。
  
      “见过王公。”
  
      大汉就是被免职的武将,看着很是晦气。
  
      吴氏在后面听着。
  
      “带着回去!”
  
      吴氏嘴角噙笑,心情不错。
  
      老王和司马光一样只有一个女人,在外面的风评不错。按理吴氏该很幸福,可按照此刻的潜规则,当你年老色衰时,就该给自己的夫君找个小妾。
  
      所以她找了。
  
      如今她的表哥却不肯要,这让她如何不欢喜。
  
      “小人不敢。”
  
      “来人。”
  
      “郎君。”
  
      “给他们些钱,都送走。”
  
      “王公,小人……”
  
      外面传来了男子的哭声。
  
      这个男子卖媳妇自然不要脸,可在此时却是正常的举措。
  
      所以吴氏听到哭声就有些心酸。
  
      “都去吧,以后好生度日。”
  
      稍后脚步声传来,房门被打开。
  
      吴氏满心欢喜的说道:“这是官人自己送走的。”
  
      这可不是我善妒赶走的啊!
  
      王安石知道表妹的小心思,就说道:“是。”
  
      吴氏马上就眉开眼笑的道:“官人还没吃饭,快去把饭菜热了……还有酒。”
  
      王安石摇摇头,觉得女人的心思真的难懂。
  
      “官人,马上要省试了,也不知道大郎在哪,他也该去科举了。”
  
      “嗯。”
  
      王安石心中挂念着远在广州的王雱,说道:“此次省试怕是会很热闹。”
  
      “为何?”
  
      “沈安的题海之术尽人皆知,太学此次怕是艰难。还有那些斥责当下学风的……沈安会焦头烂额。”
  
      ……
  
      官员不是谁都能当的,以前是要看背景,后来要举荐,依旧是要看背景……
  
      直至科举一声炮响,百姓从此也能一窥以往高不可攀的官员之位。
  
      所以说科举是华夏最重要的发明也不为过,它缓解了官制的僵化,更缓和了社会矛盾。
  
      省试当天凌晨,贡院前多了一排军士。周围小贩云集,各种灯笼散着光,把周围映照的就像是白昼。
  
      渐渐的有考生来了,等人多了之后,小贩就开始了叫卖。
  
      祝青也来了,他含笑和江南东路的考生聚在一起说话,很是亲切。
  
      “太学的来了!”
  
      祝青闻声看去,就见外面来了一队人。
  
      别的考生都是零零散散的来,可太学的不同,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商议的,竟然是先集结,然后才来贡院。
  
      青衣飘飘的学生昂首进来,让人不禁心生艳羡。
  
      “好整齐啊!”
  
      人都喜欢依附强大的集体,而太学这种整齐的队形就显得很强大。
  
      他们左手矮凳,右手小几,背上背着考具,整齐划一,看着赏心悦目。
  
      郭谦亲自带队,祝青见了就低声问道:“太学的科举成绩于沈安可是政绩,他竟然没来吗?”
  
      “来了。”
  
      “在哪?”
  
      “在边上吃锅贴呢!”
  
      祝青顺着手臂看过去,就见不远处一个年轻人正在喝水。
  
      小贩在嘀咕着:“待诏吃慢些,您又不进去,干嘛这般急切?”
  
      沈安喝了水,打个饱嗝,然后走了过去。
  
      “见过待诏。”
  
      太学学生们齐齐招呼,贡院前的嘈杂都被压了下去。
  
      众人沉默,看着沈安缓缓走了过去。
  
      “他会说些什么?鼓舞?”
  
      祝青冷冷的道:“他会蛊惑。”
  
      他急促的道:“先贤的学问就被他这般亵渎了,可你看看那些人,他们就像是见到了大儒般的兴奋激动,这是……亵渎!他们在亵渎学问!”
  
      “不,闭嘴!某要听待诏说话。”
  
      祝青皱眉看了边上的同伴一眼,却见他双拳紧握,兴奋的在看着那边。
  
      这是利欲熏心之辈,某不屑与他并肩。
  
      他刚想退后,却想起了程颢的话,于是又打消了主意,只是眉间却多了厌恶之色。
  
      他看向了沈安。
  
      周围的人也在看着沈安。
  
      太学的师生们更是如此。
  
      上次的科举考试太学一鸣惊人,这次呢?
  
      学习方法已经传遍各处,褒贬不一,太学再无优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