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18章 大逆不道,鬼火

第618章 大逆不道,鬼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守护这份吵闹?”
  
      赵仲鍼迷惑了一下,然后说道:“是守护这份繁华吧。”
  
      沈安点头道:“是。”
  
      赵仲鍼坐直了身体,很是自信的道:“肯定能守住。”
  
      “对头呢?”
  
      沈安扳着手指头说道:“辽人第一,西夏第二,交趾第三……”
  
      赵仲鍼自信的道:“辽人如今渐渐保守,西夏人也就是不停的袭扰,至于交趾,上次你给了李日尊狠狠的一下,再动手他就得要掂量掂量了。”
  
      “有信心是好事,不过大宋最大的问题却不在外。”
  
      “我知道,三冗。”
  
      “你什么都知道。”
  
      “对,我琢磨了许久,觉着要向外,得先解决大宋内部的问题。”
  
      赵仲鍼意气风发的道:“首要是冗官,要学范文正,大刀阔斧的动手……”
  
      沈安幽幽的道:“范文正尸骨已寒。”
  
      赵仲鍼一怔,然后颓然道:“安北兄,这是割他们的肉,不会有人支持的吧?”
  
      这娃现在已经修炼的很出色了,至少不会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能为所欲为。
  
      老王前世搞的革新就是猛冲猛打,这里面铁定有赵仲鍼的想法在。
  
      年轻人,不能冲动啊!
  
      不然你迟早也是扑街的命。
  
      沈安见他颓然,就淡淡的道:“慢慢的来,比如说……改制如何?”
  
      “咦!”
  
      赵仲鍼一听就觉得有戏:“是啊!目前的官职太过纷杂,职权交缠颇多,各处都在怨声载道,若是借着改制的由头慢慢的动手……”
  
      这个叫做什么?
  
      “把青蛙放进冷水里,下面烧火,青蛙会觉着舒服,等它发现太烫却已经晚了,最后被烫死在锅里……”
  
      “这个很神奇啊!可却很有道理。”
  
      赵仲鍼起身道:“安北兄大才,我如今只觉着眼前一片光明,哈哈哈哈!”
  
      他被簇拥着回宫,路上就吩咐道:“去弄几只青蛙来。”
  
      杨沫愁眉苦脸的道:“小郎君,这时节没有青蛙呢。”
  
      赵仲鍼叹道:“蠢材蠢材,青蛙在冬眠呢!去庄上寻老农。”
  
      回到宫中后,赵仲鍼就去请示父亲。
  
      “烧火?”
  
      赵曙皱眉道:“宫中不许动火。”
  
      赵仲鍼挑眉道:“爹爹,炭火。”
  
      柴火会冒烟,咱用炭火。
  
      赵曙好奇的问道:“你要弄什么?”
  
      烧个炭火还请示,这是要烤肉吃吗?
  
      赵仲鍼笑道:“孩儿想做个试验。”
  
      ……
  
      杨沫提着布袋回宫了,“先前那些军士还检查了,见到是青蛙都吓了一跳。”
  
      炭火烧起来,铜盆架起来,赵仲鍼很期待的说道:“把青蛙丢进去。”
  
      杨沫打开布袋,愕然道:“死了两只。”
  
      不过还剩下三只,他把布袋倾倒在水里,三只青蛙就落了进去。
  
      没有呱呱呱的叫唤,在赵仲鍼期待的目光中,三只青蛙毫不犹豫的蹦跳了出来,随后往边上逃窜。
  
      “抓回来!”
  
      三只青蛙再次被丢进水里,此刻水微温。
  
      “又逃了!”
  
      “抓回来!”
  
      “跑了跑了。”
  
      来回几次折腾之后,赵仲鍼失望了。
  
      “假的。”
  
      他一脚踢翻了铜盆,炭火被水一激,顿时就冒起了白气。
  
      “小郎君!”
  
      赵仲鍼的脚被烫了一下,边上的王崇年惊呼一声,“去请御医来。”
  
      “住口!”
  
      赵仲鍼面色铁青的喝住了他,然后缓缓回了房间。
  
      一群人面面相觑,王崇年沉声道:“不许多嘴说出去,否则……”
  
      众人都应了,乔二却悄然去找到了赵曙。
  
      “大王,小郎君进了房间就没出来。”
  
      赵曙问了发生的事,就摇头道:“情深不寿,情深不寿……”
  
      乔二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庆宁宫却安静了下来。
  
      赵仲鍼在自己的房间里默然坐着,直至天黑依旧没动静。
  
      肚子在咕噜咕噜的叫唤,可他却丝毫没有用饭的意思。
  
      “这是失望了?”
  
      门外突然有人问话,赵仲鍼抬头,“爹爹,孩儿无事。”
  
      外面的赵曙叹道:“从你懂事开始,为父就是那个模样,所以你觉着没有依靠……直至你遇到了沈安,他就如同是兄长般的帮衬你,于是你信赖他。可这个信赖一旦发现掺假,你就会失望……”
  
      “你是怕什么?”
  
      “孩儿怕那些道理都是假的。”
  
      “杂学?”
  
      “对。”
  
      “你更多的是害怕别人辜负了你的信赖吧?”
  
      赵仲鍼默然。
  
      “那就去问,别憋着。”
  
      赵曙说道:“为父却觉着是你最近有些急躁了,你急躁什么?”
  
      “爹爹,官家……”
  
      父子俩同时沉默了下来,良久,赵曙说道:“为父在呢,你且安心。”
  
      赵曙每日都会见到赵祯,对他的身体状况更了解。
  
      那位至尊看似越来越好,可每当看到他眼中的血丝时,赵曙总觉得不对。
  
      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