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13章 开恩吃肉,汴梁屁王

第613章 开恩吃肉,汴梁屁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安?”
  
      赵允良讥诮道:“他就是在中间搅和的,不过此人有些邪门,赵允弼就吃过他几次亏。”
  
      “郡王,晚饭要用什么?”
  
      这时外面有人进来请示。
  
      赵允良的咽喉上下滑动着,说道:“粥……”
  
      “爹爹。”
  
      赵宗绛目露哀求之色:“孩儿觉着咱们的道心够虔诚了。”
  
      赵允良抚须叹道:“官家的身体大好……”
  
      他看着请示的仆人,微笑道:“这是好消息,今日阖府上下……吃肉。”
  
      仆人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失礼的问道:“郡王……小人没听错吧?”
  
      这府里多久没吃肉了?
  
      赵允良皱眉道:“出去。”
  
      仆人狂喜着冲了出去,外面那些早已不再期待有肉吃的下人们都木然看着他。
  
      仆人奋力挥拳,喊道:“郡王有令,今日阖府上下……吃肉!吃肉!”
  
      那些下人楞了一下,有人瞪大眼睛问道:“吃肉?”
  
      这尼玛阖府上下得有大半月没吃过肉了吧,大伙儿看见鸟儿都想弄下来烤吃了。
  
      “吃肉,郡王有令,今日吃肉。”
  
      那仆人一溜烟往厨房跑去,众人这才相信了。
  
      “竟然吃肉了?郡王开恩呐!”
  
      “吃肉了!”
  
      “郡王英明!”
  
      “多谢郡王!”
  
      “走,去厨房!”
  
      一群人激动的往厨房跑,等到了那里时,只见几个面有菜色的厨子在咆哮:“吃个屁!府里许久都没采买肉了!”
  
      “去买菜!”
  
      管事就在人群里,他当即叫了几个大汉套上大车出府采买。
  
      “吃肉了!”
  
      华原郡王府的下人们都眼泪汪汪的守着,随着炊烟起,大家都吸着鼻子,等采买的拉着一些猪羊回来后,气氛沸腾了。
  
      “杀猪宰羊了啊!”
  
      这里气氛热烈,沈安在酒楼里也不差。
  
      “那些军士还不错,只是常年懈怠了操练,这才到死不活的。小弟去了这段时日,每日往死里操练,开始还有些人闹事,被小弟打了个半死,后面的都老实了。”
  
      折克行就像是饿鬼投胎,一桌菜大多是肉食,他一口菜一口酒,吃的酣畅淋漓。
  
      沈安皱眉看着,等菜吃的差不多后,就抬头吩咐道:“来菜蔬!”
  
      “安北兄,不要了吧。”
  
      折克行是武人,食量大,而且天生就厌恶蔬菜。
  
      “不可偏食。”
  
      沈安镇压住了他,然后趴在窗户边往下看。
  
      “你最近要小心。”
  
      “什么意思?”
  
      折克行正在提着酒壶灌酒,闻言打个酒嗝,眼中多了厉色:“可是有人要对您不利吗?谁?等某晚上去弄死他。”
  
      “不要喊打喊杀的!”
  
      沈安看到了一个熟人,含笑道:“最近的天气可能会有些变化,要留心。”
  
      折克行微微皱眉,“是……”
  
      他指着天上,见沈安点头,就松了一口气:“安北兄放心,若是有变,小弟能护着你们出城。”
  
      这个蠢货!
  
      沈安咬牙切齿的道:“老子有邙山军护着,用不着你来保护。”
  
      折克行一怔,挺直的腰软了下去,然后喝了一大口酒,才淡淡的道:“这汴梁城中也就是沈家能让某挂心,旁的……死活与某无关。”
  
      沈安微微摇头。
  
      折克行冷笑道:“折家被多番打压时,可有人出手?若非是您,折家这几年哪有好日子过?”
  
      沈安指着他,气得想抽人。
  
      “安北!”
  
      卧槽!
  
      他一生气就忘记了关窗户,外面那人却看到了他,就欢喜的来了。
  
      折克行见他面如土色,就以为是来了厉害的角色,“是谁?可要动手吗?”
  
      沈安摇头道:“不是动手……”
  
      他纠结的道:“是赵宗谔。”
  
      “那个汴梁屁王?”
  
      这下连折克行都没了胃口,他赶紧吃了剩下的羊肉,然后一仰头把酒喝了。
  
      两人严阵以待,稍后有人敲门,闻小种在外面打开门。
  
      “见过郎君。”
  
      “见过郎君。”
  
      赵宗谔笑眯眯的道:“今日天气不错,某出来散步,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安北,果然是好运气啊!”
  
      他笑的有些沉重,沈安心中一动,就问道:“郎君可是……有事?”
  
      赵宗谔看了一眼折克行。
  
      折克行微微垂眸,右手撑着地板,若是要动手,他瞬息就能暴起。
  
      沈安淡淡的道:“遵道是某的兄弟。”
  
      “兄弟好啊!”
  
      赵宗谔坐下,然后说道:“你有兄弟,可某却没有,不,是有等于无。”
  
      他一挑眉,就有了些冷意:“某遇到了些事……奇怪的事。”
  
      ……
  
      第一更送上,求保底月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