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601章 咆哮皇城前

第601章 咆哮皇城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沈安走了之后,韩琦才说出了自己的担忧:“陛下,沈安的香露已然成了利器,皇城司的人利用香露收服了不少外藩商人,此次更是拉拢了李柏……臣担心……”
  
      若是沈安用香露生意勾搭些文武官员呢?
  
      这对于猜忌的赵祯来说就是丹药,可赵祯却笑道:“那个生意里有仲鍼的份。”
  
      韩琦一下就傻眼了。
  
      那个沈安竟然舍得把这么值钱的生意送给当时还在落魄中的赵仲鍼?
  
      这真是够大气啊!
  
      几乎是聚宝盆般的宝贝就这么送出去,谁敢说不是大气韩琦就能抽他。
  
      而沈安的这份大气今日就得到了回报。
  
      赵祯笑道:“当年他来到汴梁时,和妹妹孤苦无依,后来就去州桥夜市做小生意,朕还记得当时第一次吃了他弄的炒菜……很出色的年轻人。”
  
      曾公亮也深有感触:“臣在他的年纪时,还在家中读书。这一比较,臣就觉着……这么多年都是白活了。”
  
      赵祯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的虚弱,说道:“交趾人跋扈,那杨永顺派人刺杀沈安,朕怒不可遏,可那个交趾人竟然不在使团里,而是悄然潜入,否则朕哪里会放过杨永顺?”
  
      欧阳修咦了一声,说道:“陛下,既然能潜入一人,那是否还有更多?这些人在大宋各处游走,多半是想打探消息。”
  
      “西南最多。”
  
      韩琦很冷静的说道:“交趾就盯着西南。”
  
      赵祯叹道:“小小交趾却野心勃勃,不过大宋国势正盛,他们不敢入侵,此后要小心才是。”
  
      韩琦等人都应了,稍后回政事堂。
  
      政事堂里,曾公亮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道:“交趾人无耻!”
  
      沈安遇刺的事儿他先前才知道,只是忍着没发作,此刻他想起了在邕州时遭遇的交趾伏兵,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是无耻,不过此刻大宋的对手不是他们。”
  
      韩琦冷冷的道:“大宋目前要在意的是李谅祚。最近西夏人频繁异动,虽然人数不多,可却不是好兆头。”
  
      欧阳修骂道:“李谅祚小儿,竟然这般跋扈吗?”
  
      “秋高马肥,他若是要动手,估摸着已经结束了。”
  
      韩琦皱眉捂着肚子,说道:“老夫身体不适,今日怕是要歇息一下……”
  
      曾公亮见他面露痛苦之色,就说道:“身体大事,赶紧去,官家那边我等说一声就是了。”
  
      韩琦一路出去,正好遇到了苏洵。
  
      苏洵不算是出色,官职也不大,但却托了有个天才儿子的福,宰辅们都认识他。
  
      “见过韩相。”
  
      苏洵很老实的行礼。
  
      韩琦问道:“老夫记着你前些时日病了,怎么,这就好了?”
  
      苏洵笑道:“算是好了。”
  
      “谁治的?”
  
      韩琦随口问了一句,然后准备走了。
  
      “是沈待诏。”
  
      尼玛!
  
      韩琦觉得肚子更痛了。
  
      “是沈待诏指出了郎中开药的不妥之处,后来还给了东西,否则下官的烧没那么容易退。”
  
      苏洵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儿子苏轼犯病被沈安给治好了,虽然方法有些古怪,但终究是好了。他自己的病也是沈安出手点出了问题,否则看郎中后怕的模样,那药服用了,估摸是后果严重。
  
      老苏家的运气不错啊!
  
      苏洵心中欢喜,等到了礼院后,和他一起修书的姚辟早已来了。
  
      “老泉兄,听闻子瞻在凤翔府那边颇为得意?”
  
      “得意?没有的事。”
  
      苏轼写信回家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而凤翔府有陈公弼在,所以苏洵很是放心。
  
      为人父要谦逊,别人夸赞自家的孩子时别嘚瑟,所以苏洵只是习惯性的谦逊。
  
      姚辟点点头,拿起一本书,淡淡的道:“外面有人说子瞻跋扈,陈公弼看在你的面子上多次手软,此事你要小心。”
  
      苏洵愕然道:“不能吧?子瞻为人很好,再说陈公乃是我苏家的世交,子瞻怎会跋扈?”
  
      姚辟放下书,皱眉道:“空穴不来风,这是子瞻仕途的开端,若是任由人诽谤,终究不美。”
  
      诽谤与否姚辟不知,但这股子风潮却来得很快,很汹涌。
  
      苏洵点头谢了,然后有些心不在焉的开始做事。
  
      等下衙后,他出去遇到些别处的官吏,往日大家都是笑眯眯的,可今日大家的笑容却有些诡异。
  
      “老泉兄,外面说苏轼被陈公弼呵斥,就写文讥讽还击,这是藐视上官。”
  
      姚辟打探到了消息,担忧的道:“此事不简单。”
  
      苏洵点头,等回家后也不给苏辙说,自然的吃饭睡觉。
  
      而在宫中,赵仲鍼也是很自然的吃饭睡觉。
  
      他躺在床上,王崇年站在床边说道:“他们说您跋扈,而且交好的人大多如此,可见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赵仲鍼没反应,王崇年继续说道:“还有人说宗室中……宗室中有潜质的人无数,官家只记得当年的那人,却忘记了帝王不该讲旧情。”
  
      “这是说爹爹是靠着以前进过宫的经历,此次方能脱颖而出,靠的是旧情。”
  
      赵仲鍼睁开了眼睛,淡淡的道:“宫中对爹爹并不友好,有的人当年做了恶事,怕爹爹会清算,于是和外人联手造谣生事,无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