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宋大丈夫 > 第599章 杀使者

第599章 杀使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今的甲衣多半是锻打出来的,比如说西夏的甲衣,在三国之中最为出色,号称最坚韧。
  
      锻打自然不可能是黑色。
  
      黑色是热处理后的颜色,天下唯邙山军一家。
  
      这是出云观的舍慧带着人亲自弄出来的盔甲,虽然没比试过,但舍慧当时很是不屑的道:“西夏人的甲衣……那只是个笑话。”
  
      这位沈安眼中的‘首席科学家’不喜欢弄这些杀人的东西,大抵和后世研制核武器的科学家一样,大家都觉得制造杀伤同类的武器很没品。
  
      随着邙山军在南北征战,黑甲渐渐被人熟悉,连交趾人都知道。
  
      “是邙山军!是那个魔王来了。”
  
      前面的骑兵开始加速了。
  
      他们拉下面甲,呼出的白气从面甲里散了出来,从脸上飘过。
  
      那双眼睛冷漠的扫过来。
  
      呛啷!
  
      长刀出鞘!
  
      杀气腾腾!
  
      这不是来迎接我们的。
  
      “他们要杀人!”
  
      “他好大的胆子!”
  
      “他竟然敢截杀使者,来人,来人……”
  
      “救命!”
  
      天色越发的昏暗了,黑甲的骑兵纵马而来。
  
      战马轻嘶着,白气弥漫。
  
      前方的两个交趾人惊呼着,他们开始策马掉头,准备逃跑。
  
      骑兵轻松的追赶上来,长刀挥过。
  
      鲜血在没有夕阳的黄昏中飞溅而出,在杨永顺的眼中竟然是黑色的。
  
      “救命……”
  
      他惶然惊呼,左顾右盼,可无人来解救他。
  
      “李柏……”
  
      作为深宫内侍,他没有李常杰领兵的本事,更没有见过多少市面。但他很骄傲,从君王的信重中获取的骄傲。
  
      他一直骄傲着,无人能挡,直至在大宋遇到了沈安。
  
      “救命……”
  
      李柏在下马,然后虔诚的跪了下去。
  
      “你这个叛逆!”
  
      杨永顺虽然没见过多少世面,可对于人心的揣摩却是高手。没有这个本事他也无法从无数内侍中跻身而出,成为李日尊信重的近侍。
  
      李柏跪下,这是在求饶。
  
      “待诏,某并未参与此事,都是杨永顺……”
  
      那两个交趾人被斩杀,骑兵们冷冷的看过来。
  
      一匹战马打了个响鼻,摇晃着硕大的脑袋,白气就飘了起来。
  
      他们并未继续动作,可肃杀的气息却笼罩住了交趾人。
  
      除去杨永顺和一个军士之外,所有人都跪下了。
  
      “都是杨运顺,某还劝阻过他,可他是陛下的亲信,某没办法……待诏,某发誓今日之事守口如瓶,某做生意之事可以作为把柄。”
  
      李柏很光棍的把把柄递给了沈安,作为自己守口如瓶的见证。
  
      天黑了下去,杨运顺在等待着那两个大宋官员的到来。
  
      前方的骑兵让开了一条道,杨运顺心中大喜,喊道:“沈安杀人了!”
  
      昏暗中,一骑上前。
  
      来人一袭青衣,出来后颔首道:“贵使,久违了。”
  
      “沈安!”
  
      哪怕是天色昏暗,可杨永顺还是认出了来人。
  
      他的身体停住了颤抖,阴狠的道:“李柏,他会杀了你灭口。”
  
      李柏摇头,“不,某愿意作为内应,某愿意写下效忠大宋的文书。”
  
      “其他人呢?”
  
      沈安策马上前,身后是黄春和严宝玉。
  
      这是许了吗?
  
      李柏大喜,抬头道:“待诏,这些人中只有一人是杨永顺的心腹,某会说他们几人路上染病……是疫病,不治身亡……他们……”
  
      他看向了跪在身边的几人,喝道:“可愿戳尸?”
  
      这话以沈安的嫉恶如仇依旧是要敬佩一秒钟。
  
      那几人慌不迭的应了:“小人愿意戳尸。”
  
      所谓戳尸,就是在杨永顺被沈安干掉后,他们持刀去砍尸骸。
  
      这是一种另类的投名状。
  
      沈安微微颔首,策马缓缓而来。
  
      黑暗中有人喊道:“点火把!”
  
      火把逐一点燃,现场多了光亮。
  
      沈安策马到了李柏的身边,用长刀搁在他的脑袋上,说道:“某只杀杨永顺。”
  
      李柏被长刀压住脑袋,身体在疯狂的颤抖着。听到此话后,他狂喜道:“某等几人会乱刀砍死他。”
  
      “你很聪明。”
  
      沈安说道:“若非是大宋需要内应,某会从中挑选两人来善后,余者……翻船,懂吗?你们后续会走水路,可水路的风浪很大……于是船就翻了,只有两人活了下来,余下的人尸骨无存……”
  
      李柏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是,某知道了。”
  
      好狠的手段啊!
  
      他此刻再无半点侥幸,至于那两个随行的大宋官员,他们都是礼房的人,而礼房……
  
      汴梁有句话,说枢密院最大的是枢密使,礼房最大的却是沈安。
  
      不管谁做副承旨,都得要尊重沈安在礼房的话语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